筆趣閣 > 絕世狂仙 > 第1185章 威脅與交易

第1185章 威脅與交易

一秒記住【筆趣閣 www.qrkqxv.com.cn】,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玉漱解釋道,“本宮是不是危言聳聽,倉道友想必很清楚,不過本宮不善于權謀之爭,這一切都是姐姐與父皇提前商議的,其實按照姐姐的推算,應該是高遠部落的寒桌會進入此地,與本宮爭奪,一旦寒桌勝出,家父便動用后手,滅殺寒桌,憑借精深的修為,壓制住反噬之力,滅掉高遠部落,而貴部落與朗明部落在父皇坐化后,勢必會被借機對皇族發難,到時候我們皇族與貴部落以及朗明部落,在逐鹿重鳴古國,一番動蕩在所難免,卻沒想到寒桌在進入此地之前,便被葉道友滅殺,更沒想到倉道友會提前進入此地!”

    蒼流候頓時吃驚的說道,“什么!寒桌被葉道友滅殺,這怎么可能,寒桌雖然只有元嬰中期修為,但是其真正的神通幾乎不弱于本王多少!”

    葉峰當即取出一面藍色令牌,一道法訣打出,令牌便飛至蒼流候面前,同時手中取出一把權杖握在手中。l

    那令牌正是得自寒桌儲物袋的一面令牌,而這權杖則是那名白發頭陀之物!

    蒼流候將令牌拿在手中,驚駭的說道,“果然是寒桌的令牌,還有鬼火丈,連鬼火頭陀居然也隕落在葉道友手中!”

    玉漱接著說道,“且不說倉道友能否擊敗本宮與葉道友聯手,即便最后能擊敗我二人,進入神殿換血成功,最后的下場,也不過引的父皇親手滅殺,并且將貴部落的高階族人盡數斬盡殺絕,到時候巫族大舉進攻之下,貴部落滅族是必然之事,而高遠部落與朗明部落,勢必聯手向皇族發難,部落空虛之下,高遠部落勢必引起五行靈族等幾個異族的進攻,朗明部落雖然因為人族有冥族牽制,但是冥族絕不會放棄占據朗明部落的機會。到時候我們皇族勝出還好,大可集合各部落收拾殘局,若是本皇族落敗,朗明部落勢必與高遠部落繼續爭奪皇族之位,經過漫長的廝殺,誰也休想輕易勝出,最后多半是兩敗俱傷,最終執掌皇族的,還不知是哪一個不起眼的部落,到時候媧族一盤散沙之下,滅族近在眼前。”

    蒼流候滿臉驚怒的說道,“流風部落身為皇族,怎會做出這等遺害無窮之事,就不怕遭各部落唾棄!”

    玉漱則不置可否的說道,“自古以來,被取代的皇族部落,哪一個部落最終不是被斬草除根,我們皇族部落被滅之前,還會在乎整個媧族的存亡嗎?”

    蒼流候臉色開始難看起來,不說自己能否這二人聯手的對手,即便僥幸取勝,若是玉漱所言屬實,也是玉石俱焚的下場,可是已經進入此地,就此退出,又實在心有不甘。

    一時之間,三人誰也不敢輕舉妄動,竟僵持在了原地。

    片刻之后,葉峰忽然說道,“葉某若是倉道友的話,絕不會未高遠部落與朗明部落徒作嫁衣的,趁此機會,不如跟皇族多提一些要求,以公主殿下未來重鳴皇的身份,想必一些不太過分的要求,也有權答應下來吧!”

    葉峰最后一句話,確是對玉漱說道。

    玉漱心領神會,當即說道,“葉大哥言之有理,另外兩大部落中,朗明部落心懷不軌,已經被皇族暗中清洗過一次,高遠部落蠢蠢欲動,只有貴部落跟我們皇族關系頗為緊密,一些不算過分的要求,本宮的確可以代表皇族答應下來。”

    見到蒼流候似乎仍未下定決心,葉峰接著說道,“進入內境的各種精銳可并非只有兩位,朗明部落的青娥仙子,黑山部落的月影紗,皆神通不弱,倉道友在猶豫片刻,待這二人進入此地,手中的籌碼可要減去一半。”

    沉吟片刻之后,蒼流候才長嘆一聲,說道,“既然公主殿下繼承重鳴皇是大勢所趨,本王也就不在強求了,不過公主殿下既然開口,本王也就不矯情了,我們倉羽部落與巫族乃是世仇,已經是眾所周知,公主殿下將來繼任圣皇之位,需從皇族出兵,助我們倉羽部落擊敗巫族!”

    玉漱臉色一變,說道,“巫族的實力還在貴部落之上,幾乎不弱于我們皇族部落,要擊敗巫族,需要皇族傾巢而出,這是不可能的,閣下若是想獅子大開口,還是免開尊口吧!”

    見到蒼流候面露不悅之色,葉峰接著說道,“雖然皇族無法助貴部落擊敗巫族,葉某手中倒是有一物,可以暗算巫族一把!”

    “能暗算巫族……?”

    蒼流候不禁露出一絲疑惑之色。

    這時,葉峰一扶儲物袋,一個拳頭大小的三足香爐出現在手中,古色古香,一股古樸的蠻荒氣息從中散發而出。

    “附心鼎!你居然得到了此寶!莫非巫族那幾人已經隕落在葉道友手中了?”

    見到此物,蒼流候不禁怦然色變,當年的鐵木統領,以化神期修為,身中附心咒,在倉羽部落陣營之內大開殺戒,被其余兩大統領聯手擊殺,成了倉羽部落的恥辱,奪到附心鼎,為倉羽部落一雪前恥,便成了倉羽部落高層的一大要事,只是此寶身為巫族的十大傳承寶物之一,看守嚴密,一直無機可乘,卻沒想到今日此寶居然送到了眼前。

    葉峰淡淡說道,“葉某僥幸之下,的確滅殺了幾名巫族,可惜被為首之人成了漏網之魚,不知此物倉道友可滿意?”

    蒼流候神色一變,沉吟半響之后,才說道,“此寶乃是巫族十大傳承寶物之一,雖然距離倉某的條件有些差距,卻也勉強可以接受了,好,此條件本王答應了。”

    就在蒼流候想要接過這香爐之時,葉峰忽然收起了附心鼎,隨即說道,“此物可是葉某之物,倉道友若要此寶,還需答應葉某一個條件才可!”

    蒼流候說道,“葉道友有何條件,不妨直說吧!”

    葉峰說道,“葉某在此地出現,可是頗為隱秘之事,還請倉道友立下心魔之誓,絕不將葉某的行蹤泄露出去!”

    蒼流候大笑著說道,“葉道友多慮了,本王可不是愛嚼口舌之人,只是本王也有三個條件,請公主殿下答應!”

    玉漱眉頭一皺,說道,“倉道友不妨直說吧!只是太過分的話,恕本宮無法答允了。”

    蒼流候說道,“在下的三個條件,對于公主殿下只是舉手之勞而已,第一,請公主殿下以重鳴真靈立誓,對于今日之事,既往不咎!”

    玉漱這才松了一口氣,說道,“此事倉道友多慮了,本宮可不是那種懷恨在心之事!此條件本宮答應了!”

    說完之后,玉漱當即咬破指尖,以重鳴真靈的名義立下了心魔之誓。

    蒼流候接著說道,“至于第二個條件,天拓部落乃是高遠部落安插在本部落邊境的一顆棋子,我們倉羽部落要拔掉這枚棋子,想必公主殿下沒有意見吧!”

    未等玉漱答應,蒼流候接著說道,“第三個條件,本部落與巫族開戰,一直身處下風,即使有附心鼎,也難以完全搬回劣勢,請公主殿下繼位之后,將離火焚天鏡,與離魂夠兩件寶物,相借百年,助我們抵御巫族!”

    玉漱沉吟片刻之后,說道,“第二個條件好說,天拓部落已經附庸高遠部落,不在皇族庇護之內,皇族部落不會過問什么,至于這兩件通天靈寶,乃是皇族立足的重寶,最多相借十年,而且也不能白白相借,倉道友還需另外未本宮做一件事才可!”

    蒼流候說道,“好,十年便十年,至于公主有何吩咐,不妨直說吧!”

    玉漱說道,“本宮進入神殿之內,尚需耽擱數日,最忌他人打擾,這數日之內,若是有其他人進入此地,還請倉道友幫忙阻攔一二!”

    蒼流候毫不在乎的說道,“此事只是小事一件,倉某答應了,公主殿下放心,有倉某在,絕不會讓其他人在踏入通天臺半部!”

    說完之后,蒼流候又咬破指尖,接連立下兩道誓言,第一道誓言乃是答應葉峰,絕不將今日之事透露分毫,而第二個誓言,則是答應玉漱守護此地,防止他人進入。

    見到此幕,葉峰總算放下心來,重鳴誓言對于媧族本就有極高的約束力,在這媧族的圣地之內,以重鳴真靈立下心魔之誓,束縛之力自然更深一層。

    葉峰當即便將手中的附心鼎一道法訣打出,緩緩漂浮到蒼流候眼前,說道,“倉道友收好此寶,此地就拜托倉道友守護一二了。”

    蒼流候大喜的接過附心鼎,愛不釋手的把玩片刻,說道,“葉道友放心便是,有本王把手此地,自然不會有人打擾兩位!”

    葉峰這才與玉漱,信步走向階梯之上。
农村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