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 >

    “智妍你表現的那么的安靜,真的是怪讓人不習慣的。”金鐘國看向已經有大半年沒有見過的樸智妍說道。

    “我們的智妍少女現在是不是還十分的會打架?”盧洪哲擠眉弄眼的對著樸智妍問道。

    要輪關系的話,盧洪哲跟樸智妍的關系要比金鐘國跟她的關系要更親近一些。

    畢竟當初可是一塊合作英雄豪杰那節目那么長時間,關系比與樸智妍不經常碰面的金鐘國要親近也是非常正常的事情。

    “最近閑暇的時候,有去重新進行訓練,實力在慢慢恢復當中。”樸智妍露出一副不好意思的表情說道。

    不過對于心里對自己的實力逐漸恢復這點,還是有著一絲小竊喜。

    “這也是我最近只敢跟她斗嘴,不跟再她打鬧的原因。”李智恩瞥了樸智妍一眼,撇撇嘴郁悶的說道。

    “我十分能理解智恩你的想法,這就跟我們不敢隨意跟鐘國哥還有澤晗打鬧一個道理。”HAHA感同身受的對著李智恩說道。

    “如果你們自己不來找茬,我也不會隨意對你們使用武力,只能說那都是你們自找的。”金鐘國沒好氣的說道。

    “最可憐的還要屬我們光洙,每個星期都少不了要受一些皮肉之苦。”HAHA嘆了口氣說道。

    “有時候我都在想,那孩子經常會做出一些犯傻的舉動,是不是因為被鐘國哥你們精神和肉體的折磨給弄的精神不正常。”盧洪哲摸著下巴說道。

    “這點你可就錯了,就算在石哥和鐘國哥不折騰他,光洙那小子的精神也并不是很正常。”HAHA這時又站在金鐘國他們這邊,為他們開脫道。

    “你這家伙到底是站在哪邊的,這立場能不能堅定一點。”盧洪哲無語的看著HAHA說道。

    “抱歉抱歉,因為涉及到的對象是光洙的緣故,所以我下意識的就那么說了。”HAHA尷尬的說道。

    “從你們的表現我就能預想到光洙平日里跟你們相處的時候,是什么樣水深火熱的情況。”盧洪哲語氣唏噓的說道。

    “得了吧,你可并不是那種會對光洙生出同情心的人。”HAHA翻了翻白眼說道。

    “人在不同階段,會有不一樣的心態,我現在就是到了會對光洙都能心生同情的階段。”盧洪哲攤著手說道。

    “光洙聽了你這話,肯定不會有一絲感動的想法,沒準還會懟上你幾句。”HAHA篤定的說道。

    “就算不在場,都少不了被鐘國偶吧你們拿來調侃一番,光洙偶吧確實是挺可憐的。”權侑莉掩嘴輕笑著說道。

    “如果真的覺得可憐,你就不應該在那里偷笑。”sunny看著她說道。

    “我這哪里是在偷笑,明明是在光明正大的笑。”權侑莉搖了搖食指說道。

    “好像也是。”sunny想了下,點了點頭說道。

    “光洙那家伙會倒霉,大多也是他自己做的,你們沒必要同情他。”HAHA對著崔秀英她們認真的說道。

    “話說光洙偶吧他最近的臭手情況有沒有變好一些?”崔秀英好奇的問道。

    “不要說變好,現在的情況貌似是越來越嚴重,都到了我們真的想要帶他去做點什么的程度。”

    “要不咱們找時間約上光洙偶吧去算卡羅牌?”

    “我有個朋友之前推薦了我一家店,聽說算的挺準的。”

    權侑莉對著崔秀英她們說道。

    “我是沒有意見,雖然我并相信卡羅牌這東西,但湊熱鬧去看下你們算卡羅牌的過程,我還是非常樂意。”崔秀英比劃了個OK的手勢說道。

    有過算卡羅牌經驗的sunny對此也是沒有意見,雖然當初算的結果并不是特別準,但這過程還是挺有意思。

    所以sunny并不介意跟崔秀英她們這些小伙伴再去一次。

    更何況這次她們還打算帶上人生沖充滿了各種意外性情況的李光洙一塊前去,到時候肯定會更有意思。

    樸智妍對此的興趣也是極大,再加上她這陣子也有非常多的空閑時間,需要找些事情來消磨時間。

    而李智恩雖然也有要去湊熱鬧的想法,但她也不確定自己是否能抽出那個時間。

    畢竟她接下來很長一段時間,真的是有非常多的事情需要忙活。

    “如果你們真的打算帶著光洙去算卡羅牌的話,請記得一定叫叫上我和鐘國哥。”

    “這樣重要的時刻,又怎么能少得了我們兩個跟他關系親近的哥哥在場。”

    HAHA非常鄭重的對著崔秀英她們說道。

    “得了吧,你到底抱著什么想法,大家心里都清楚的很,沒必要在那說的冠冕堂皇的掩飾自己的想法。”盧洪哲吐槽著說道。

    “鐘國哥,洪哲他一次又一次的對咱們進行挑釁,我覺得咱們應該做些什么。”HAHA轉過頭對著金鐘國說道。

    “我也覺得應該做些什么,不過為了公平起見,這個任務就交給你了。”金鐘國拍了拍HAHA的肩膀說道。

    HAHA的心思那么明顯,金鐘國又怎么可能看不出來,不過他今日是完全沒有卷入HAHA和盧洪哲這對好基友的‘戰爭’當中的想法。

    “東勛啊,做人還是要靠自己的。”盧洪哲擠眉弄眼的對著HAHA說道。

    HAHA氣不過,然后就決定以足球游戲來進行對決,待會輸的人要被勝利的人來彈額頭。

    對足球游戲有一定接觸的盧洪哲非常爽快的答應了HAHA的提議。

    對于HAHA的實力,他還算是相當的了解,水平應該跟他差不多,勝負應該是五五開的情況,所以值得嘗試一下。

    然后接下來就進入了兩人的對決時間,這讓李澤晗他們心里都是稍微松了口氣。

    畢竟盧洪哲和HAHA他們的斗嘴戲碼雖然有趣,但看的多了,也難免會有膩味的感覺。

    這會換成游戲對決的新戲碼,他們自然是喜聞樂見。

    而這場對決的最終勝利,則是被HAHA給成功的拿了下來,讓他在今日一直處于下風的‘戰局’的當中,成功的扳回了一城。

    而在剛剛對決之中,跟HAHA斗智斗勇了一番的盧洪哲雖然有些不服氣,但還是愿賭服輸,接受懲罰。

    反正在彈額頭這塊,HAHA其實并不是很擅長。

    他本人對于忍痛這事,也是向來都非常有自信,認為自己能輕松的扛過去。

    不過這淡定的情緒在HAHA提出要讓金鐘國來代替他執行懲罰的時候,就瞬間消失殆盡。

    接著他就表現出了強烈的反對想法,不允許HAHA在沒有事先跟他進行溝通的情況下,就擅自做出讓金鐘國來代為實施懲罰的決定。

    在金鐘國本人對此沒有什么意愿的情況下,HAHA最終還是沒能如愿的讓金鐘國來代替他實施懲罰。

    而看著盧洪哲在被他本人親自實施了懲罰后,那一副不痛不癢的樣子,HAHA是氣不打一處來。

    明明是他獲得了對決的勝利,也順利的施行了懲罰,卻有一種他輸了的錯覺。

    這樣的情況實在是讓他非常的不甘心,所以心里又開始琢磨起新的計劃,心里是發誓一定要從盧洪哲那里找回場子。

    看著就差沒把自己的心思刻在臉上的HAHA,盧洪哲臉上是揚起了壞笑,不過他此時也沒有多說什么。

    腦袋也開始重新運轉,開始構想一些能對HAHA可能采取的行動進行反制的計劃。

    李澤晗他們見狀,都選擇了暫時無視兩人,另外找了個話題,開始聊了起來。

    “好了,時間差不多了,我也該走了。”金鐘國看了下時間,站起身對著李澤晗他們說道。

    “這才剛五點,鐘國哥你用不用那么早過去。”HAHA也看了下時間,然后不解的看著金鐘國說道。

    “你這說的什么傻話,別忘了鐘國哥他還要先去接上嫂子,然后才一塊前往鐘國哥他預約好的那家餐廳。”盧洪哲搶在金鐘國開口前,先一步開口對著HAHA說道。

    “倒是把這一點給忘了。”HAHA恍然的說道,不過他很快又換了一副不爽的表情看著盧洪哲說道:“我這也就是一時沒有反應過來,你那語氣為什么會讓人那么的不爽。”

    “這個話真的是有些多余,明明咱們調換立場,你也會那么說我。”

    “心里應該是能理解我為什么會應該那樣的語氣說那些話。”

    盧洪哲輕佻欠揍的語氣說道。

    “鐘國哥你看看,你還在這里的時候,他都敢這么對待我。”

    “待會你不在了,指不定他還會做出什么讓人發指的事情。”

    HAHA轉過頭看向金鐘國說道。

    “HAHA你什么時候變得那么沒有自信,明明以前在洪哲面前是從不會示弱。”金鐘國好笑的說道。

    “估計是終于認清了現實,知道自己不是我的對手,所以才會這樣。”盧洪哲一副看穿了真相的表情說道。

    “我怎么可能會不是你這家伙的對手。”

    “只要我認真起來,分分鐘都能讓你這家伙哭著向我懺悔。”

    HAHA摘下自己的帽子,扔到了地上,情緒十分激動的說道。

    “懺悔自己應該手下留情,不應該把你欺負的那么慘?”盧洪哲用著不確定的語氣對著HAHA問道。

    “是懺悔你為什么那么不自量力的來挑釁我。”HAHA忍著撲過去揪住盧洪哲衣領使勁搖晃的沖動說道。

    “我看你們兩個還是實實在在的打一架吧,免得一碰面就在那里打嘴炮。”

    “還不如男人一點,用簡單粗暴的方式里解決這個問題。”

    金鐘國雙手環胸看著兩人說道。

    “我倒是不介意那么做,就是不知道HAHA他是什么意思。”盧洪哲無所謂的說道。

    “家里的長輩從小就教育我碰到事情要用文明一些的方式來解決問題,簡單粗暴那套并不是很適合我。”HAHA一本正經的說道。

    “這可不像是玩Hip hop和雷鬼的人的處理方式。”盧洪哲好笑的說道。

    “誰說玩Hip hop和雷鬼的人就不能用文敏貴一些的方法來解決問題,你這完全是對玩Hip hop和雷鬼的人的偏見。”

    “傳出去你立馬會成為這兩個圈子的公敵。”

    HAHA用著看大逆不道罪人的眼神看著盧洪哲說道。

    “洪哲你剛剛那話可千萬不要在外面說,很容易引起誤會。”金鐘國對著盧洪哲叮囑道。

    “放心,這樣的話,我也只會拿來私底下跟熟悉的朋友開開玩笑而已。”

    “我可不像HAHA那么的沒有分寸。”

    盧洪哲在試圖讓眾人放心之余,也沒忘記抓住機會再損一下自己的好基友HAHA。

    金鐘國在告別眾人后,就不再耽擱時間,直接離開了李澤晗的家,駕車前往吳智善現在所在的位置。

    李澤晗在金鐘國離開后,也起身返回了廚房,因為已經到了該正式準備晚餐的時候。

    HAHA見狀,也按時壓下了跟盧洪哲繼續斗嘴的想法,也一塊前往了廚房,準備幫李澤晗打一下下手。

    盧洪哲則在崔秀英她們的招呼下,一塊玩起了其他能消磨時間的游戲,因此兩人正式進入了休戰期。

    大概過了二十分鐘左右,結束了午休的金高恩抱著孩子一塊回到了客廳。

    注意到母子倆到來的崔秀英他們,趕緊過去幫忙接過了孩子。

    讓臨近預產期的金高恩來抱著孩子,他們看著難免會有心慌的情緒。

    金高恩也沒有跟他們客氣,非常直接接受了他們的幫助。

    雖然孩子還小,體重對他們這些成年人來說算不上什么,但她現在的這個狀態,多小心一些,并不是什么壞事。

    視線在客廳這里一掃而過,在注意到李澤晗和HAHA并不在客廳后,金高恩就認定兩人一定是在廚房準備晚餐。

    原本金高恩是琢磨著過去廚房一趟,但在崔秀英他們的勸說下,只好打消了這個念頭。

    眾人的勸說也是出于對她的關心,這讓金高恩是非常的受用。

    反正她也不是非要到廚房那邊去不可,客廳這里有著崔秀英他們的陪伴,她也不會感到無聊。

    在眾人都各自找到事情消磨時間的情況下,一個半小時悄然而逝。

    在有HAHA全力配合的情況下,李澤晗順利的完成了晚餐的準備。

    在完成了擺桌工作后,兩人就前去招呼眾人前來用餐。
农村小说 足球指数即时赔率 老时时彩软件 AG疯狂马戏团游戏技巧 篮球比分188直播吧 龙虎赌博怎么玩的 香港最准的六肖期期准期准118 北京十一选五技巧 黑龙江36选7 325棋牌游戏下载 拍摄婚礼怎么赚钱 玩时时彩大小单双技巧 北京pk10稳定计划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