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晚風渺渺浮往昔 > 第一百五十六章 騎在你的脖子上拉屎

第一百五十六章 騎在你的脖子上拉屎

一秒記住【筆趣閣 www.qrkqxv.com.cn】,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我們家夢黎清白的就跟一張白紙一樣,我從小到大看得嚴實了,連男孩子的手都沒碰過。這個孩子肯定是謹言的,不可能是別人的,哪里還用做親子鑒定,搞得這么麻煩。大伯媽撇撇嘴。

    這是陸家的規矩,妻子生的都要做,何況是外人生的。陸夫人陰陰的說。

    花夢黎垂下了頭,拽了拽母親的袖子,露出可憐兮兮的模樣,媽,其實我早就放棄妻子的位置,不想跟曉芃爭了,我現在只想做個妾。我和曉芃畢竟是姐妹,這樣爭來爭去的,會傷感情的。其實只要謹言愛我和孩子,名分什么的不重要。

    花曉芃可不是這樣想的,她有顧及過姐妹之情嗎?有想過要把你的位置還給你嗎?大伯媽握住了女兒的手,孩子,你就是太善良了,這樣會被欺負的。花曉芃從小就嫉妒你,什么都要跟你爭,什么都要跟你搶,你總是讓著她,讓她越來越囂張,都騎在你的脖子上拉屎了,你不能再這樣了。

    花曉芃無語了,你們兩個在這里演戲唱雙簧,何必呢?等親子鑒定出來,陸家自然會給花夢黎一個交代,在做親子鑒定之前,你們就算是演得聲淚俱下也沒用啊。

    花夢黎拭了拭眼角的淚水,曉芃,我也是想自己的名分定下來,好讓你安心啊,這樣你就不會總想著爭來爭去,大家都可以平靜的過日子。

    花曉芃覺得聽到了本世紀最大的冷笑話,這是不是叫賊喊抓賊。

    花夢黎,一直在爭的人是你,不是我。

    你看,你又這么說,你在心里就篤定我要跟你爭,想要把自己的位置奪回來。如果能把我的名分定下來,你不就能安心了嗎?

    花夢黎一副比竇娥還冤的模樣,說完,就走到了陸謹言的面前,把頭靠在了他的手臂上,仿佛在尋求安慰。

    陸謹言的臉上沒有一絲表情,仿佛戴了一個面具,也沒有說一句話,只是幽幽的瞅了她一眼,你真的想要做妾?

    嗯。花夢黎點點頭。

    好,我答應你。陸謹言低沉的說。

    有點星光飛進了她的眼睛里。

    太好了,她成功了,陸謹言答應了,她就知道只要自己努力,不放棄,就一定能達到目的的。

    謹言,謝謝你!她興奮的撲進了他的懷里。

    花曉芃的心臟像被狠狠的撞擊了一下,隱隱作痛。

    果然是心愛的女人,為了她,可以不惜違背家規。

    謹言,必須做完親子鑒定才可以。陸夫人提醒道。

    沒關系,如果親子鑒定的結果有問題,就按照她自己說得,從世紀大廈的天臺跳下去,以死謝罪!陸謹言深黑的眸子里閃過了一道極為陰鷙的寒光。

    花夢黎激靈靈的打了個寒噤,背脊冒出了冷汗,她極力維持著平靜,佯裝出凝肅而坦然的神情,好,如果我但凡有一點不干凈,就讓我一尸兩命,不得好死。

    陸謹言勾了下嘴角,似笑非笑,明天,我給你契約。說完,徑直朝樓上走去。

    花夢黎和母親對視了一眼,兩人都露出了不易察覺的得意笑容。

    這只是第一步,第二步,就是趕走花曉芃,坐上少奶奶的位置。

    花曉芃覺得自己應該是平靜的,無論有沒有那份契約,花夢黎都會一直留在陸謹言的身邊,不會離開,畢竟他們有孩子了。

    可是心里終究像被什么東西刺了下,很難受。

    她也不知道自己為什么會難受,天要下雨,娘要嫁人,她根本就沒有資格去管,何必自尋煩惱?

    回到房間,她蜷縮在了沙發上,睡午覺,放空大腦,把所有的煩惱都驅逐出去。

    陸謹言走了進來,你今天戰斗力十足。

    那又怎么樣,還不是敗了,我是傀儡,你們是真愛,我永遠都是戰敗的一方。她的嘴里像含了一片檸檬,極致的酸澀從舌尖一直蔓延到了五臟六腑。

    陸謹言扣起了她的下巴尖,目光悠悠劃過她的臉,帶著幾分研判的色彩,你是在吃醋嗎?

    不敢也不會,這不是傀儡該做的。她甩開了他的手,抓起枕頭蒙在了頭上,就像一只鴕鳥想把自己藏起來。

    但陸謹言不準她逃避,一把拉開了枕頭,丟到三米開外。

    家規都記熟了嗎?

    全都背下來了。她把頭撇開了,不去看他。

    第56條,背!他命令道,語氣極為霸道。

    她想了想,低聲的說:家族成員有需要納妾的,妻子可以召開家庭會議,提出否決意見……

    記得就好。他走到了吧臺前,倒了一杯威士忌,加上幾塊冰,輕輕的晃動著。

    花曉芃望著他,滿眼的困惑。

    這是什么意思?

    為什么讓她背這一條?

    總不至于要讓她召開家族會議吧?

    她想著,又立馬否決了。

    這是不可能的,他巴不得把花夢黎正式引進門呢,怎么可能讓她否決呢?

    我睡一會,你自便。她說完,就閉上了眼睛。

    陸謹言的臉上有了幾分陰郁,猛灌了一大口酒,把酒杯往桌子上用力一擱,就走了出去。

    接下來的時間,花夢黎都在歡慶自己的勝利。

    她相信,后面的戰爭,自己還會有更多的勝利,要讓花曉芃節節敗退,最后乖乖從少奶奶的寶座上滾下來。

    花曉芃盡力不再去想這件事了,這不是她可以控制的,她只是個傀儡,所有的事都只能由陸謹言說了算。

    她只有服從的義務,沒有拒絕的權利。

    晚飯之后,她去花園散步,到了八點鐘回去沐浴,然后繼續睡覺。

    最近她的胃口好多了,但是經常犯困了,每天都想睡覺。

    陸謹言進來的時候,臉上帶著暴風驟雨的氣息,看到地鋪上的人,眼睛立刻冒了火。

    又睡了?

    這女人是豬神附體嗎?

    今天晚上,她吃了三大碗飯,胃口好像出奇的好。

    現在又睡得像死豬一樣了。

    沒看出有半點異常的狀態。

    心態真是見鬼的、該死的、異常的平和。

    他的嘴角繃緊了,牙關咬得緊緊的,伸出手來,捏了下她的臉。

    看她是真睡,還是裝睡。

    她被捏疼了,在睡夢中揉了揉臉,翻了個身,又不動了。

    顯然,是真的睡著了。

    該死的女人,該死的豬神!

    能吃能睡,身體肯定恢復了,不用睡覺了!

    他一把掀開了她的被子,動作十分的粗暴,起來,豬神,不準睡了!

    手機看書,盡在·無名小說手機版M.xt.M
农村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