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重生之巨變 > 第684章 自作自受

第684章 自作自受

    胡銘晨那樣一說,大家才注意道,從小龍捂著大腿的指間,隱隱的有血浸透褲子顯現出來。

    “你還好意思說,你這小伙子真是不知道輕重,你都把人給打出血來了,警察同志,我覺得你們現在應該將他給抓起來,他這是明目張膽的毆打他人,絕對不請輕饒了,這個事情,我們也絕對會在新聞里面報道出來。”女記者對胡銘晨剛才暗批他的言語本身就很不滿,現在逮著這么好的機會,當然就不打算放過他。

    為了讓胡銘晨好看,女記者甚至隱隱的有威脅施壓那位警察的意圖。意思就是,你如果現在不把胡銘晨這種逞兇者給抓起來,那就別怪我到時候曝光你們。

    那位警察對女記者這種頤指氣使,指手畫腳的態度很是不感冒,對她的施壓,更是反感。

    “記者同志,他就是輕輕的拍了一下,算不上你說的那么嚴重吧。”警察偏不聽她的道。

    “還不嚴重,這人都出血了,還不嚴重嗎?難道要缺胳膊斷腿?”女記者惱火道。

    “記者小姐,你這是干什么,就因為你是他們打電話叫來的你就偏袒他們?難道你就不想知道他為何會出血?人家都說記者的嗅覺特別靈,總能捕捉到關鍵,現在看來,也未必全部如此,有些記者就真的比較遲鈍。”胡銘晨冷嘲熱諷道。

    對這個記者,胡銘晨是真的看不下去了,哪有他這樣的,根本不是站在中立的位置。

    “我......我不和你們說了,你們慢慢扯,我要去醫院,林泉,走,今天就這么算了,趕緊送我去醫院,他們就是一伙兒的。”小龍這時候偷看了胡銘晨和那位警察一眼,彎著腰裝出一個痛苦的表情道。

    “好,好,走走,我送你去醫院。”林泉懂得小龍的意思,趕緊攙扶著他,就要往外走。

    “等等,急什么。”胡銘晨伸手拉住小龍的胳膊,“一個大男人,就這么點小傷,搞得多嚴重似的,這事情還沒處理完呢,怎么就溜,你們不是要三千塊嗎?一會兒老板娘就給你們了。”

    “你干什么,你讓開。”林泉一把推開胡銘晨。

    “警察同志,這你們都不管嗎?難道人家受傷了還不能去醫院治療嗎?”女記者指著胡銘晨質問現場的那位警察道。

    “你們等等,讓我看看你們的傷勢如何。”警察沒搭理那位女記者,而是走到小龍和林泉的跟前,“你站好了,我看看。”

    “不用,不用,警察同志,不用了,問題不大,問題不大,小事情,不麻煩你了。”小龍趕緊擺手拒絕。

    “還是看看的好,剛才還有人替你們打抱不平呢,說是你們很嚴重,我毆打你們,還要警察抓我。你們要是你給看看,怎么知道傷勢怎么樣,怎么讓我被抓起來伏法啊。”胡銘晨翻了翻白眼揶揄道。

    這時,那位女記者真的是氣得夠嗆。胡銘晨尖酸刻薄的針對她也就罷了,那兩個家伙還不好好配合。

    這等于她在前面拉,而兩位則是在后面扯。你們不是都要去醫院了嗎?怎么又變成問題不大,小事情了呢?你們到底搞的什么鬼啊。

    “是啊,警察同志,不用看了,我帶他去找個診所買張創可貼粘一下就行了,有我呢。”林泉也跟著說道。

    “創可貼?我怕創可貼不行吧,這么嚴重的傷,那怎么也要抽血化驗,拍片檢查,再縫針住院什么的,哦,估計醫藥費就得三千呢。警察同志,你還是好好查看一下人家的傷口,如果真的嚴重,我愿意承擔這些醫藥費,咱們可不是那種不負責任的人。”胡銘晨話里有話的冷嘲熱諷道。

    警察同志滿含深意看了看胡銘晨,而胡銘晨只是朝他笑了笑,哪里看起來像是一個覺得這算有事的人啊。

    “你放開手,我幫你看看,我學過急救,如果真的嚴重有需要的話,我可以先幫忙做一下簡單包扎再去醫院。”那位警察蹲了下來道。

    “不,不.......不用了,這都是血,免得弄臟你的手,我們自己就可以搞定。問題不大的,我自己有感覺,謝謝你了警察同志。”小龍說這話的時候,還向后退了一步。

    小龍的架勢,就是不希望警察觸碰他的傷口,至于為什么,他心里面很清楚。

    “警察同志,是的,不麻煩你了。今天的事情就這么算了,我們不追究了,我們不追究了。”林泉跟著向后退了一步道。

    “不追究?你以為你們說不追究就不追究嗎?你們不愿意追究,可是這真相還得搞清楚啊,再者說了,你們不追究,那也得問人家店家干不干啊。”胡銘晨站在哪里瞟了瞟眼道。

    “人家都不愿意追究了,你還想怎么樣?做人別那么過分。”女記者道。

    “過分?我并不覺得哪里過分。他追不追究是他的事,可是我們在座的這些人,我們有權利知道真相是怎么樣的,這決定了我們還會不會光顧這家店,就這么簡單。更何況我一開始就已經斷定是他們的問題了,就這么放他們走,那我的猜測到底是對還是錯,你給說說。”胡銘晨慢條斯理道。

    “我管你是對還是錯,關我什么事。”女記者乜了一眼胡銘晨道。

    “既然不關你的事,那你就閉嘴,你就該干嘛干嘛去,真以為記者就了不起了啊。”胡銘晨也動氣了。

    “你......”女記者指著胡銘晨氣鼓鼓的。

    “我什么我,你們不是要證據嗎?我說了,這就是給你們找證據,我哪里錯了?你跑來這里干什么?你不也想找到證據嗎?”胡銘晨根本不給女記者說話的空間,立刻就給她頂回去。

    “小伙子,那證據在哪里?”警察同志問胡銘晨道。

    “你只要看看他的傷口,看看他為何會流血,你就找到證據了。”胡銘晨回應道。

    眾人的胃口都被提了起來,大家都想知道,那到底是個什么樣的證據,他們還想知道,為何胡銘晨輕輕拍了一下,對方怎么就流血了。

    “嗯,那我就看看,你們站好別動,讓我看看。”警察同志點了點頭道。

    “不看了吧,都是血,臟,別看了,我已經沒什么事情了,好了。”小龍心虛的說道,而且他也不彎腰了,站直了起來,和一個沒受傷的正常人別無二致。

    “我現在不是關心你的傷怎么樣,我是在辦案調查,希望你們配合。”警察同志沉著臉道。

    本來剛才小龍的手是捂著自己大腿的,現在他站直了之后,右手竟然伸進了自己的褲兜里,不再捂傷口了。

    “別動,讓我看看,我警告你別動,否則別怪我不客氣。”警察同志板著臉道。

    “好好,你要看就給你看,你看吧。”說著小龍將右手從褲兜里掏出來,兩只手伸直了展開,將剛才受傷的地方暴露給警察同志。

    那位警察在小龍的大腿上摸了摸,保險起見,他還將對方的褲腳挽起來,然而除了看到大腿外側有一個小口子之外,并沒有什么奇特怪異的地方。

    “怎么樣?警察同志,啥也沒有,現在我們可以走了吧?”小龍略微得意的說道。

    “現在你有何話說?簡直就是信口雌黃,那個小口子就是證據嗎?真是嘴上沒毛,辦事不牢。”女記者抓住機會了,開始奚落胡銘晨。

    小龍和林泉也不等警察同志發話,他們就要往外走。

    就在這時,方國平竄出來,只見他一把捏住小龍的右手。

    “你干什么?你干什么?你放手。”林泉急忙去拉扯方國平。

    方國平另一只手輕輕一攘,就將林泉給攘得連續后退幾步,還撞到了一張餐桌。

    “你這是干什么?放肆,放開他。”警察同志盯著方國平道。

    方國平一句話沒說,而是將小龍的右手舉了起來,然后另一只手則是將他握成拳頭的手指頭一個一個掰開。

    小龍很不愿意配合方國平,可是方國平的手捏得太緊太用力了,他掙不脫甩不開也推不掉,就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手指頭被他掰開。

    隨著小龍的右手張開,大家看到了,他的手掌心放在一個小東西,警察同志拿起來一看,是一片和剛才從烤魚鍋里面撈出來的很相似的玻璃片。

    “警察同志,現在這算證據清楚了吧?他的褲兜里要是不放著這么個東西,我拿盤子輕輕一拍,他怎么可能會受傷,那盤子怎么可能會裂開?那玻璃片,就是他吃得差不多了放進鍋里面去的。估計本來是想放兩塊,可是不知道怎么想的,放了一塊,留了一塊。呵呵,沒想到自己帶的東西傷到了自己,是自作自受嗎,記者同志,現在你又怎么看呢?你總不會覺得,這玩意是店家給放進他口袋里面去的吧?”胡銘晨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坐下來慢慢悠悠道。

    那個女記者這時哪里還能幫著小龍他們說話啊,羞愧的瞪了胡銘晨一眼,轉身就走了,后續的故事也不拍了。

    “你們兩個,跟我們到所里面走一趟吧。”
农村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