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絕寵逃妻:毒手俏公主 > 第2942章 你做了什么

第2942章 你做了什么

    這下的他可是慌了神的,趕忙的這就是手腳并用的胡亂的拍打著,甚至于的是不顧形象的原地打滾著。“該死。”

    “走開,走開,快點的走開的。”

    “哎喲喂,我的腿,哎喲,可是的疼的要命的。”好是一陣兒的忙活的,這人的是貼在地面上的快速的挪動的,之后的是蹲坐在了地上的,雙手的狠狠地拍打完畢雙腳之后的,定晴那么的一瞧的,哎喲喂,好家伙,雙腳一路向上的尤其的一雙小腿的上面的布帛的被燒灼的完全的不成樣子的了,蜷縮著儼然的復雜的圖騰似的緊緊的貼在了上面的看去一片如墨,上上下下的看去的如果的不是知道的這是人的腿的,怕是第一眼的要經不住的認為了的這是一截被烈火給燒的焦暗了的柴火。

    “呲,我的腿,可惡,可惡,倒是的傷了自己的,這該死的。”

    “到底的是什么的速度的,這個……”

    正是抱怨間的頭頂驟然的一抹陰影籠罩而下,倒是的也沒有的什么的特別的其他的尖銳的攻擊什么的,可是的冷不丁的倒是感覺的是整個人的跌進了蛇洞里面的,四面八方的到處的都是致命的毒蛇的吞吐著信子的惡狠狠的沖著他的是漫步圍攻而來。

    “糟了。”

    “跑啊,你倒是的跑的啊,哼,可是的想要走的有那么的容易的嗎?”是正面,略帶了的幾分的挑釁甚至于是戲謔的嘲諷,陸謀差不多的是在五六丈開外的這正是的沖著這邊的緩緩走了過來的。火光在他的身邊的尤其的是在身后的搖曳的將他的身形的是給渲染的尤其的是懾人,人倒是沒有的至于的而這影子的被斜向的拉的長長的這倒是的已經的將人的是給籠罩了進去的。

    并且的他還是的沒有的停歇的,正是的在不停的更加的靠近。

    一步一步,腳步這下的竟是被放大了無數倍的似的宛若遠古戰場之上的戰鼓蕾蕾之間的敵方鐵騎援軍鋪天蓋地而來,氣勢滔天之間的好像的是要將這邊的一切的都是給吞下了肚子。

    看他的手里面的,倒是也沒有的提著兩枚機械弓弩的那么的慎重的了。或許的是看穿了的彼此之間的差距的明顯的,或許的是在他的眼中的這場戰斗的已經是到了終點的,所以的人僅僅的就是的一枚弓箭的遠遠的瞄準。對于他而言的勝負已定,這剩下的唯一的說要做的就是的一個,對于結果的定義的其實的不過的是他的手指是什么時候的按下了這機械弓弩的扳機的而已。

    “你倒是的跑的啊,你倒是的玩火的,瞧瞧的這邊的被你的給鼓搗的模樣的簡直的是一片狼藉的。”

    “哼,可是的吧,你選擇錯了的隊伍,你選擇了的一個最不應該的幫忙的人。”

    “李玉夏的倒是的厲害的,哼,可是的吧,今兒個的卻是的他的死期的了,誰是幫著他的就是的一個死字。”陸謀許是的經歷了一番的綿長戰斗的肚子里面的一肚子的氣的沒處撒氣,所以的倒是也不那么的著急的要人性命的,而只是的一面的繼續的靠近一面的說著話。

    五丈,三丈,距離正是在靠近,越來的越是靠近,距離正是以極驚恐的速度迅速被壓榨。靠近的對于的一個弓箭手的來說的是有些危險的程度的了,然而的吧他卻是依舊的沒有停歇的意思。“可惜了的,本是的沒有打算的殺太多的人的。至于的你的,下了黃泉的記得不要恨了我的,你要怨的話,那就是的怨的你自己的是跟錯了人的,你就是的恨了的那李玉夏的吧。”

    “恨李爺?”四圖正杰沖著地面淬了一口,“呲,這可不是一個下屬應該的做的事兒。”

    “你倒是的正經的奴才的,這人還沒有的給你的什么的呢,這就是的打算的為了人的不惜丟了性命,你這樣的奴隸一個,即便的死了的倒是也是不算虧了你。”

    “你就是活該。”

    “如此的,這就是的首先的解決了的你的吧。”陸謀說話的越發的冰涼的了,腳步的也是的走的越發的靠近的了。到了近處的眼瞅著的貼近了地面的尚且的是有些許的小火焰的橫亙的也是不在乎的了,徑直的腳下的就是直接的踏步其中的但求的是以最為直接的方式的靠近了目標的,他一定的是耐心的全部的耗費的干凈的了,所以的這才是迫不及待的要將一切的敲定。機械弓弩隨著腳下的微微調整著的以保證的隨時是能夠的將目標的給扣在了攻擊范疇之內。

    “結束了,就是的到此……”

    咔擦,

    動作之間的似是有什么的清脆的叫喚了一聲的,很像是的桌案上的玻璃杯子被碰翻摔碎在了平地上頭。“什么?”

    “哼,破案時的事兒的還沒有的結束的呢。”

    “你做了什么?”陸謀心頭沒來由的發慌,眼瞅著的正面的原本是蜷縮在在那兒的人的倒是忽然的向著側向的滾動了開去的。他哪里的是肯的,他直覺的是意料到了有些情況的,雖然的到了這會兒的尚且的不知道的這具體的端倪的到底是什么的,然而的吧,這邊的唯一的可以的確定的事是絕對的不好的放過了的到了嘴邊的肥肉的。

    扳機扣動,機械弓弩急急的就是沖著地面上的翻滾的人的追了出去。

    陸謀這邊的也是不敢的停留,有事兒,絕對的是有事兒的,要不然的人不會的是那樣一副古怪的表情的,那模樣的分明的就是陰謀得逞的架勢。這可絕對的不是一個處于下風的人的應該有的模樣。

    熱,好熱,哪里的來的這般的炙熱的、熱烈的熱量的,好像的自己整個人的被架在了火爐子里面的烘烤。開始的是熱的,到了后頭的這熱量的就是迅速的演變的有些過分的甚至于的是不能夠的忍受的了,再是的后頭的這就是的直接的演變成了的撕裂似的劇痛。

    這一切的尤其的是在下半身的來的尤其的清晰而又突兀的,這當中的最為的特別的就是的小腿的,
农村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