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他的溫柔 > 第1360章 當年秘密

第1360章 當年秘密

    第1360章  當年秘密

    從婚紗店里出來,蔣昕薇和許心悅又去附近的一家高級服裝店里拜訪了一位她們的師姐,她已經在服裝界擁有非常知名的名氣了。

    時間不知不覺到了傍晚時分,蔣昕薇晚上要回項宅吃晚餐,兩姐妹便分開了,許心悅為了不擔擱她去項宅的時間,也拒絕了蔣昕薇送她,她攔了一輛路邊的的士回家。

    坐在的士里,許心悅秀美的臉蛋上,不知不覺的涌上了一層憂傷,纖細的睫毛下,瑩潤的眸子仿佛隱藏著不為人知的秘密。

    的士司機是一個三十出頭的,他倒是很少拉過這么安靜又漂亮的女孩子,他不時的從后視境打量著她,心想著,這女孩子不會是感情挫折了吧!

    許心悅的目光看著窗外的風景,仿佛在看,又仿佛在發呆。倏地,她猛地叫了一句,“停車,我要下車。”

    司機非常迅速的把車拐進了旁邊的一條停車道,身后的女孩立即拿出手機付了錢,推門下車。

    司機有些納悶,不是沒有到目的地嗎?

    許心悅站在街道上,她的目光,直視著對面那一座被高墻圍起來的建筑,那是一所外觀像是時尚大廈,可是,它的里面卻是一所高級的私人醫院。

    站在這個熟悉的地方,很多的前塵往事如潮水一般的涌上來。

    還有那是她人生里,經受了最疼痛的時刻,分娩之疼,她在這里疼了一天一夜,身邊圍著陌生的人,她還記得那個孩子的哭聲,那么的響亮,周邊的人,一片的喜悅慶祝。

    而她也記得自已不知為何,也激動的落下了淚水,那是神圣生命來到這個世界上的時刻,同時,也是她和肚子里的孩子告別的時刻。

    她那會兒,忍著疼,探起頭,偷偷的看向那個孩子,醫生用柔軟的毛巾裹著,聽到醫生們在贊美著這個孩子干凈漂亮。

    她只匆匆的看了一眼,孩子便被抱走了,這輩子再也和她沒有關系了。

    雖然她只是代孕的工具,可是,那十月懷胎的陪伴,她和那個孩子也有了深厚的感情。

    許心悅咬了咬唇,渴望的看著那所門衛森嚴的大門,想像著,有沒有可能再看那個孩子一眼,哪怕只是遠遠的看一眼。

    那是顧家大少爺的孩子,那個她連面都沒有親自見過,連話也未交談過的男人,可笑的是,他是孩子的父親,而她的堂姐是孩子的母親。

    聽說顧家大少爺五年前出車禍暈迷不醒,顧家為了留下血脈,尋找了出色的女孩做為捐贈者,而這個人就是她的堂姐許安安。

    而代孕者便是她,她急需要錢救治外婆的病,所以簽下了一份協議,多么可笑混亂的一件事情。

    許心悅不知不覺發呆了半個小時,最終還是沒有運氣等到那個顧家的小少爺,她四年前出國之后,便再也沒有聽過顧家的消息了,也不知道那位大少爺后來醒了沒有。

    而許家,早已經沒有她的位置,自父母去世之后,她就被趕了出來,許家的一切都與她無關了。

    她也懶得再看見那對母女的臉色,現在,她靠自已在服裝界有了一些成就,養活她外婆這邊的家人是沒有問題了。

    許心悅嘆了一口氣,心不在焉的走向了旁邊的人行道,她一時沒有看清楚,剛才還是綠燈的,這會兒突然就紅燈了,她才剛踏出幾步,就聽見一句急剎車。

    “滋滋”的磨擦地面聲,還有一串急促的鳴喇叭,嚇得許心悅僵在原地。

    只見一只霸氣的賓利車頭正離她不到半米遠,她趕緊后退回去,有些慌張的看向了車里。

    只見開車的司機隔著玻璃都瞪她一眼,仿佛還有一雙眼睛在盯著她,在后座上,一個男人的俊顏也沉郁難看。

    “大少,您沒嚇著吧!”司機回頭緊張的問。

    “沒事,走吧!”低沉的男聲啟口,隔著后座那一面防偷窺的深色玻璃里,男人的眼睛掃過亂闖馬路的女人,看著那張慌張的俏臉,男人那深色琉璃的眸子猛地縮了一下。

    僅僅的一眼,從這張臉上,他竟然感到了一絲熟悉感,只是,他并不知道這該死的熟悉感是來自哪里的。

    這輛黑色的賓利緩緩的駛向了醫院的大門方向。

    許心悅拍了一下胸口,這下不敢亂發呆了,剛才好險。

    她現在可不希望自已出什么事情,因為馬上她就要成為好姐妹的伴娘了,不想錯過這場婚禮。

    許心悅又攔了一輛車,車子駛過了一片繁華的商場,旁邊的廣告牌林林立立,她也從這上面看見了一張熟悉的臉。

    許安安。

    她已經是躋身一線的女明星了,許家的家世令她在娛樂圈這個地方混得風聲水起,短短的幾年,就站到了一線的位置。

    許心悅腦海里,猶記得在月子中心的時候,她趾高氣揚的看著疲倦虛弱的自已,一臉嘲諷的樣子。

    “許心悅,能為我和顧承霄生孩子,那是你這輩子的福氣。”

    “以后,可不許出現在我們身邊,更不能拿這件事情去向顧家邀功,你只是一個工具而已。”

    還有她一臉自信的在她的面前炫耀著,以后整個顧氏集團都將是她的,因為,繼承顧氏集團的是她的親生兒子。

    對于這一點,許心悅毫無所動,只是為那個孩子有這樣一個母親而感到悲哀吧!

    此刻,在醫院的頂樓里,一名五十出頭的醫生正在休息室里,他的身邊站著一名女助理,她似乎有些緊張。

    醫生猜出她的緊張來自何處,立即睨了她一眼,“都五年了,你還緊張什么?”

    “顧大少爺來了,我擔心…”

    “那個秘密,你必須爛在肚子里,到現在,都五年了,誰也不知道當年發生的事情,顧氏集團只要一個繼承人,至于生母是誰,沒什么重要的。”

    “那孩子是真得長得很漂亮,只是…你有沒有發現,她的眉眼之間,和那個女孩很像?我怕顧家的人發現。”

    “哼!怕什么,那個女孩早就消失了,顧家的人怎么也不會發現的,誰讓那個捐贈者的卵子沒用?只能用代孕者的了。”

    護士深呼吸一口氣,盡量不去想這件事情。
农村小说 北京pk赛车官网开结果 365彩票极速快三规律 全民欢乐捕鱼下载 趣头条看新闻赚钱违法吗 什么鸡最好赚钱 七乐彩票开奖结果 海南有番麻将怎么打 四川金7乐 keno稳中方法 上海11选5今开奖结果 ag捕鱼输几百万 辽宁35选7开奖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