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重生十二歲 > 第430章 送瘟神

第430章 送瘟神

    第430章 送瘟神

    孫陶悶了幾秒,吐了口濁氣“錢已經不足以讓他給你賣命了,才植完發,旅游去海島上養著了。”

    “真禿呢?”段敏敏傻眼,不夸張的說頭發可是男人的第二生命,“是我給他的壓力太大了嗎?”她小心的問。

    孫陶酷斃了“他是家族遺傳,沒你照樣禿。”

    “你這么安慰我,我就好受多了。”段敏敏內疚來的快去的更快,“那不用錢讓他給我賣命的方法你有嗎?”

    孫陶邪惡一樂“有,激將法,他不回來你就找他對頭的律師事務所,保管他火燒屁股的跑回來。”

    好,就這么辦,段敏敏一錘定音,不是她不放過祖浩光,其實敏銳從創立至今,也有法務部,但這個部門在祖浩光團隊的映襯下形同虛設。

    她用老祖的人用順手了,換別人總是達不到她心中的預期,大個也曾經勸過她,公司的事務越來越多,實在舍不得祖浩光這個人才,他們可以花大價錢挖過來。

    但這根本不現實,祖浩光進敏銳是屈才,人往高處走,他一個律師界扛把子,老板當的風生水起,又是律師世家,人脈根基在圈子里數一數二,他吃錯藥了退下來到敏銳打工,換個傻子也明白不可能,所以段敏敏從來沒對祖浩光提過挖他。

    好在祖浩光也有眼色,早早把事務所搬到了敏銳的附近,兩家中間單隔著一條街,業務往來不可謂不方便,偶爾沒事還能聚個餐,一般都是祖浩光買單,畢竟他在敏銳賺的盆滿缽滿,敏銳對他而言也是絕無僅有的金主爸爸了。

    要不說父子沒有隔夜仇了,接到段敏敏電話的祖浩光,一聽說她要換對頭的事務所果然一通咆哮,責問她怎么敢輕易破壞他們親密無間的合作關系。

    段敏敏的耳朵被吼的生疼,她掏了掏“我有什么辦法,你要任性放整個事務所大假,我的生意又不能延后,匯進的牌子有多硬你也清楚,我找事務所能找那些上不了臺面的嗎?”

    “所以你胳膊肘往外拐。”祖浩光森森的磨牙。

    “能和你對著干的事務所,你自己說是不是有兩把刷子,我拐也是因為你不懂事。”

    段敏敏宛若渣男把祖浩光氣笑了“你少推卸責任,問都不問我接不接,上來就通知,我是你員工嗎?你威脅誰呢?”

    “威脅你。”段敏敏渣到底了,“管用嗎?”

    能不管用嗎?和匯進的律師團隊角力是種殊榮“管用,管用。”祖浩光怒發沖冠,剛植好的發險些炸毛射出去,他咬著后槽牙惡狠狠的,“老子上輩子欠你的,等著,我把休假改輪休,你什么時候要人,要多少?”

    段敏敏這邊和孫陶小聲嘀咕了幾句回到“你是專業人數你看著辦,但你必須到場,時間盡快別超過明天。談合作還要等匯進的通知,你隨時待命。”

    “段敏敏,合著你是剃頭擔子一頭熱。”祖浩光服的夠夠得了,“你那么有把握匯進能看上你敏銳。”

    “賭嗎?賭輸了你可不要又怨我找其他事務所。”

    “不賭,費用從明天算,三倍,你說的啊。”

    段敏敏一口唾沫一口釘“我說的。”

    再忙也有告一段落的時候,和祖浩光通完電話,她終于歇了下來滿臉麻木。

    孫陶見她像泄氣的皮球,看看手表時間也不早了,讓關權也別回公司了先送她回學校。

    段敏敏癱在座位上,瞪著死魚眼“不去公司,那我還不如剛才和雷教授一起下車,跑來跑去浪費。”

    孫陶冷笑“你缺一腳油錢?真以為我送你回學校,你是忘了學校外面還住了個林銳吧?”

    被戳到軟肋的段敏敏一陣心虛,卻不甘示弱的懟了回去“我看是你想偷懶找夏天姐玩。”

    “是啊。”孫陶大方承認,“我有情有義,立志做個新好男人,敏敏,你也該緩一緩了,放大家一條生路吧。”

    “行行行。”搞得她多鐵血似得,她知道所有人都累壞了,原定回公司也是打算獨自看看科教投資的資料,但老板不下班,員工多半會舍命陪君子,她頓了頓,“這周末的星期六差不多完了,讓他們休個完整的周天吧,下周我們也學學祖浩光,安排輪休,大家養精蓄銳后面的仗還長著了。”

    輪休好,極好,孫陶求之不得,枯木的臉上揚起了希望,開車的關權同樣喜不自勝,跟送走瘟神般的直接送段敏敏去了林銳的家。

    她下了車,看著關權用堪比賽車級別的提速逃離現場,苦笑著轉身上了樓,打開房門,疊墅里亮著燈。

    她耷拉著腦袋往客廳走“林銳,你在家嗎?”

    身后的廚房里探出一顆頭“談完呢?”

    段敏敏把背包丟到沙發上,又往回走“沒談,干坐著被人相品相去了。”

    “相中你了嗎?”林銳縮了進去。

    “勉強相中了。”段敏敏跟在他背后,廚房里一片狼藉,是林銳的手筆沒錯,“我不想吃西餐,膩。”

    “阿姨做的飯,我負責加熱。”

    段敏敏“……”加個熱也能搞成戰火紛飛,厲害,她也沒勁兒幫忙收拾了,隨他折騰吧,靠著墻瞇了會兒眼,突然被抱了起來,她頭歪在他懷里蹭了蹭,有好聞的飯菜香,饑餓和瞌睡人類兩大欲望在拉扯,她舔舔唇,“我睡一會兒再吃飯好嗎?”

    感覺到臉頰上落了一個親吻,不等林銳的回答,瞌睡戰勝了饑餓,她睡著了。

    這一覺,段敏敏悶頭睡到了天亮,補足了精神她被餓醒了,饑腸轆轆的出了臥室一股豆漿的香甜飄來,她抽著鼻子撲了過去。

    林銳正在餐桌邊擺著碗筷,見段敏敏小牛樣的沖來,一把攔住她的腰“先洗臉漱口。”

    段敏敏掙扎撲騰“讓我吃一口油條,就一口。”

    林銳無情的撈著她走進衛生間“刷了牙再吃,吃了再洗臉。”這是他的讓步。

    段敏敏立刻乖乖的接水擠牙膏,而林銳閑的無事陪在她身邊順便刮了個胡子。兩人并排在鏡子前儼然一對新婚小夫妻。
农村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