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緣來妻到,掌心第一寵 > 第二百六十九章 沉浸式游戲副本

第二百六十九章 沉浸式游戲副本

    ♂? ,,

    三年前,球迎來大進化。

    其中昆蟲的進化最為明顯。

    它們憑借強大的破壞力和繁衍力,開始橫掃整個地球。

    而最為恐怖的是,發現的蟲類中,少部分進化出了自愈力和高智商。

    人類成了唯一一個被神拋棄的種群,沒有任何的變化。

    從食物鏈的頂端,跌落至底。

    大難當頭,各國摒棄前嫌,組成聯盟。在各區建立保護區。

    這里除了人類外,沒有任何的動物。

    但是因為資源有限,注定有無數人要犧牲在血口下。

    這是一場人類的內部挑選,能留在保護區的人,都是幸運的人。

    “玩家注意,這次的副本是完沉浸式副本,所有玩家在游戲開始后很快會忘記這是個游戲,更好的體驗身臨其境的感覺。”

    “劃重點:此副本無法調節痛感,如果玩家受傷死亡,痛感和現實中一樣。另外,提醒所有玩家面對敵人和絕望時,團結和的戰友是唯一的希望,祝大家游戲愉快!”

    林宇:……

    投訴!傻逼系統給老子等著!

    眼前一黑一亮,林宇就看到面前的地上裂出一條縫,然后鉆出一只黑色的大蟲子。

    他驟然一驚,那蟲子像汽球般開始脹大,片刻間便長到有兩米高。頭部微微一轉,緊緊盯著他。

    “啊啊啊啊啊!”有人尖叫,林宇這才發現不遠處有個穿著校服裙的妹子。

    “快趴下——!”他反應過來,大聲吼道。

    順手撿起旁邊扁了一半的鐵球,恰恰打在蟲族的復眼上。

    巨大的力道,將蟲子軀體帶得一歪,像刀一樣的前肢堪堪擦過女生的頭部。

    女生的理智終于連上了四肢,哭喊著往林宇那邊跑去。

    有人嘶聲喊道:“保護區被突破了!”

    周圍都是尖叫聲,林宇環顧四周,發現是一個操場,有許多人正倉惶逃竄。

    場地瞬間清了干凈,能跑的跑了,只剩下他們這幾個被蟲子擋住去路的可憐蛋。

    “他媽有槍們倒是射擊啊!”林宇看到遠遠的有幾個人手里端著槍,卻沒有第一時間沖上來,而是尖叫著丟下了武器。

    林宇:“……”

    就是這樣的時刻,怯懦的拋棄隊友,不過是在加速團隊的死亡。

    林宇眼都紅了,罵道:“們跑屁!把武器留下!”

    這種時候,必須要有人站出來,穩定場面,安撫人心,林宇正準備過去撿武器,就看到一個長相清秀的少年,比他動作更快的拿起一張弓還有幾只箭。

    卻是放在手上掂量了一下,然后又丟了回去。

    林宇就看他屁顛顛的跑去,然后空空如也的回來,哭笑不得的罵道:“是豬嗎?”

    少年看他一眼:“弓箭是木頭的,沒用。”

    林宇:“……”

    是他的錯覺嗎?總覺得這個眼神很熟悉。

    蟲族突然移動了一下位置,堵住了唯一的出口。

    林宇顧不上多想,現在要緊的是怎么出去,或者……干掉這只惡心的蟲子!

    剛剛跑掉的那幾個拿槍的人想借著僥幸,從旁邊的縫隙間穿過去。

    旁邊的少年卻皺眉喊:“回來!們逃不過它的攻擊范圍!”

    然而并沒有人在意她的聲音

    。

    蟲子直接伸出長臂,帶著倒勾的觸手,將跑到附近的人勾到身邊。

    隨后的場面血腥而震撼,門口迅速被染上了一片紅色。

    林宇身后的妹子直接暈了過去,林宇也想吐,但是他更多的是氣憤。

    “別跑!別他媽過去送死行不行!都回來!”

    飛濺的鮮血,終于讓那幾個傻逼明白現實,他們這樣是逃不出去的,跑到一半的幾人又趁機回來。

    “想活命的,都到這里來!”林宇道,“這就是一只低等的蟲族,還落了單,大家不要自亂陣腳,雖然不知道們是學什么的,但既然敢來這個副本也要有起碼的認知吧!”

    “嗚嗚嗚……我是醫學院的,我就和系統說想強身健體,就被丟到這個副本了。”

    “我也是,我是后勤學院的,我就想鍛煉一下身體,不是要和蟲族打我,我不玩了我要下線啊啊啊啊啊……”

    此時那只蟲子屠殺完那幾個人之后,開始尋找新的目標。

    隨后它的頭穩定在了這邊的方向。

    站在林宇身前的男子道:“如果……如果一個人被選中了,就是命運。其他人趁機逃跑吧。反正就是疼一下,就可以下線了。”

    眾人:“……”

    兩邊正在僵持。忽然間,巨蟲的背面,傳來一聲仿若天外的呼喊。

    “寶貝兒——!”

    眾人循聲望去。

    一位金發的勇士,舉著一桿標槍,從大蟲的背后沖了過來。

    五官非常俊俏,陽光下更是顯得虛幻。

    他大聲吼道:“靠!別吃我女朋友!!”

    “我去!”

    林宇第一次見到迫不及待往蟲子身邊沖的人類,不禁想要感慨一下真愛無敵。

    他環顧了一周,還沒能發現這位勇士的女朋友究竟是誰,蟲子已經朝他追去。

    剛剛還宛如勇士的人扭頭就跑。

    眾人:“……”

    林宇旁邊的秀氣青年大吼:“射!”

    有槍的孩子們集體恐慌無措:“射哪里?”

    那位前來送死的同志遠遠喊道:“打它的神經線!”

    孩子們哭嚎道:“所以說他的神經線在哪里啊!”

    “脊椎!”林宇面無表情,覺得這個副本他肯定過不了了。

    孩子們:“這玩意兒還特么有脊椎?!”

    最后林宇受不了,直接搶過槍射擊,子彈打中蟲子前肢的關節處,將其扯斷。

    蟲子身形一晃,動作慢了下來。

    林宇沒有停頓,繼續射擊,成功廢了它一邊四條腿。

    他挑眉道:“學著點,有哭的功夫,十條腿都夠讓卸光了。”

    “我寶貝兒呢?”勇士折回來,看見了撲在地上的學妹,將人翻了過來。舒了口氣道:“哦沒錯是的是,寶貝兒。”

    林宇催促道:“把寶貝兒背上,快走!”

    眾人往操場門口沖去。

    巨蟲撲倒在地,又朝著他們一個挺動。

    旁邊幾位再次尖叫。

    林宇頭疼道:“過過過!在它面前跳什么?展示有腳嗎!”

    確保所有人都出了門,林宇兜底,也往門口跑去。

    “門被鎖了!”有人哭喊道,“電網也開了,不能走。學校這是什么意思?”

    另一人臉色煞白

    道:“封閉了操場?是不救我們?”

    眾人拍著門板,對著監控激動喊道:“不!開門!快開門!”

    林宇蹙眉。

    剛剛出現的,不過是一只低級進化的蟲族而已,教科書上很清楚的介紹過。

    學校里有不少的高級武力警衛,怎么可能會因此就封鎖操場。

    外面一定發生了什么,或許比這里還要可怕。

    想到這一層的人不止她一個。

    下一秒,金發勇士背著女友,林宇拽著之前的勇士,四人重新沖回操場。

    停在門口還不知所措的數人,看見他們移動,咬咬牙也跟了上來。

    一群人浩浩蕩蕩的開始原路返回。

    林宇:“不是傻的?”

    勇士怒道:“才是傻的呢!”

    林宇:“什么名字?”

    勇士:“蘭德爾。”

    “蘭德爾戰友。”林宇道,“要往哪里跑?”

    蘭德爾道:“二樓的儲藏室!那里有食物和水!”

    二十幾個人,盡數涌進了只有五十幾平米的儲藏室。

    林宇見外面沒人了,迅速落鎖。

    眾人癱軟在地上,神色萎靡。

    不知道該說是緊繃還是放松,他們終于有機會能考慮未來。

    腦海中不可抑止的回放先前的一幕,越發焦灼“這里真的能躲嗎?”

    “躲哪兒不是躲?起碼這里有吃的。等學校開門再說吧”

    “學校為什么要閉場?他們真的知道發生了什么嗎?”

    “不知道的話怎么可能被閉場?”

    “通訊也被屏蔽了,這下該怎么辦?!”

    明明應該是最安的保護區,他們反而變得孤立無援。

    從沒有過類似的遭遇與經驗,話語間一片悲觀。

    照林宇說,再嗶嗶都是白瞎,因為真的很吵。

    秦晴挪挪屁股,硬擠出一個位置:“師父,坐這里!”

    林宇靠到他旁邊,看了一眼叫秦晴的少年。沒有任何介紹,他就知道這個人是他徒弟?奇怪,他這么怕麻煩的人怎么會收徒?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保護區被突圍了?那蟲子是怎么出現的?”

    “我看見是有人碰了蟲卵。”

    “是誰?保護區里怎么可能有蟲卵?”

    眾人紛紛望向蘭德爾。

    蘭德爾抱緊懷里的人,瞪眼道:“們想做什么?”

    一個身材魁梧——雖然這邊都是體育生,身材都很魁梧——這位應該用肌肉魁梧來形容。

    肌肉兄道:“只是想問問清楚,也看見了,現在是這么個情況。”

    心情是會傳染的。

    他們這樣草木皆兵的模樣,讓林宇很不舒服。

    “他如果能解讀生物進化的秘密,還會呆在這里?”林宇道,“現在分析原因有怎么用?不如分析分析現狀。”

    林宇呼出一口氣:“都先做個自我介紹。”

    “做自我介紹干什么?不就臨時避難而已,還要來場深入交流?”秦晴對那邊幾位同志非常的不友善,尤其是射擊部的幾位。

    林宇白他一眼,說道:“這樣死了以后好歹有人可能記得,聽見名字的時候,想到有那么一號人。這樣可以以死者而不是失蹤人士的身份出現在搜救名單上。”
农村小说 海南4+1 七乐彩杀号彩宝贝 qq麻将作弊器 好友房 踢球者190aa即时指数 云南快乐10分开奖 秒速飞艇 四川股票配资哪里好 qq麻将下载安卓手机版 彩金捕鱼中文版下载 吉林快3 时时彩五星选双胆技巧 11选5走势图选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