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恐怖小說 > 北宋大丈夫 > 第962章 歸信侯,您的功勞可夠嗎?

第962章 歸信侯,您的功勞可夠嗎?

    啪!

    王雱捂著臉退到了邊上才站穩。

    來的是十余個大漢,為首的身材魁梧,臉上還有個雀兒的刺身,一說話那雀兒的身體就一動一動的,頗為靈動。

    左珍的手垂下,問道:“陳神刀是來要錢的嗎?我卻給過了。”

    大宋的市井潑皮有許多愛好,比如說刺青,比如說取匪號。

    以前沈家買肉的那個屠夫匪號叫做無敵,而這個潑皮的匪號要謙遜些,叫做神刀。

    神刀神刀,說明此人的刀法不錯。

    陳神刀目光轉動,盯著左珍說道:“錢不夠。”

    “是當初說好的。”左珍的面色有些蒼白,“這些錢我每月都給,當初……當初都說好了是那么多。”

    左珍知道這條街的商戶就自己給的比例最大,但好歹剩下的錢還能活命,所以她就忍了。

    至于為啥她給的比例最高,那就涉及到潑皮的節操了。

    但凡淪落到收保護費的潑皮,基本上節操都掉光了。所以別看水滸里面那些所謂的義氣,你仔細看看細節,那些所謂的義氣好漢對待百姓可沒啥好臉,殺人不眨眼,不要臉說的就是他們。

    一言不合就殺人,殺了人還弄成饅頭……

    劫道、搶劫……

    收保護費,收女妓的保護費……

    這些所謂的好漢不少都是人渣,實際上就是潑皮。

    而欺軟怕硬就是他們的本能,所以第一個拿孤身一人的左珍來下手,這是一個美妙的選擇。

    沒有強搶民女的戲碼,有的只是貪婪。

    “某只要錢,給了錢你就能在此炸鵪鶉……”

    陳神刀靠在門外,伸手拿了一只生鵪鶉在手心里掂著,沉聲道:“給了錢就能平安,以后誰欺負了你,你只管報某陳神刀的名號……”

    “沒辦法了嗎?”

    左珍突然笑著問道。

    陳神刀搖頭道:“某很想給你網開一面,可某的兄弟們要吃飯,要飲酒,他們還有相好的,隔三差五要給些錢鈔……不然……女人見錢眼開,下次再去就不開門了。”

    左珍笑道:“我只是個弱女子……”

    她的手緩緩放下去,握住了菜刀。

    這是王雱給的,有一次王雱要了鵪鶉沒帶錢,就隨手用這把菜刀抵了。

    這把菜刀鋒利無匹,左珍從那時起就覺得王雱是個紈绔子弟,拿錢財不當回事,后來就不肯再收他的錢。

    陳神刀伸手想去摸摸左珍的臉蛋,神色輕蔑。

    “一個女子也敢和某這般說話,你這是……嗷!”

    他的身體突然一震,然后緩緩側身。

    王雱手中拎著一張不知道從哪弄來的矮凳,剛才就是他一凳子劈在了陳神刀的腦袋上。

    陳神刀伸手摸了摸腦袋,再收回來時,上面全是血。

    十多個潑皮都怒了,“弄死他!”

    弄死是不敢的,但打斷腿什么的卻不是問題。

    就在此時,陳神刀眼角發現有光亮閃過,就下意識的避了一下。

    刀光閃過,陳神刀的手臂上鮮血飆射。

    “賤人!”

    陳神刀剛想動手,卻見左珍提住了油鍋,然后傾倒過來。

    “跑!”

    什么神刀,在滾油的面前也狼狽不堪。

    一個潑皮跑慢了些,小腿被滾油潑了半截,頓時慘嚎著往遠處跑。

    “找郎中來!找郎中來。”

    那小腿的皮就像是爛泥般的流淌下來,看著頗為滲人。

    “閃開!”

    王雱被兩個潑皮圍攻,不過片刻后就落了下風。

    就在此時,左珍拎著菜刀上來了。

    這個女人的眼中多了瘋狂之意,但凡有阻攔的就是一刀,而且壓根就不管這一刀會造成什么后果。

    一個潑皮被一刀砍中手臂,那深深的傷口把他嚇尿了,嚎叫道;“哥哥,某死了,某死了。”

    十多個潑皮竟然被一個女子給弄的大亂,隨后王雱被一拳撂倒后,竟然沒求饒,也沒叫喊,只是咬牙切齒的看著這些潑皮,那眼神陰冷的能讓人做噩夢。

    陳神刀捂著腦袋過來了,看到左珍漸漸被圍住,就罵道:“抓住她,某要讓她好看。”

    “某是王雱!”

    王雱可以不在乎自己被狂毆,可卻不能坐視左珍吃虧,他喊道:“家父王安石,你等是找死嗎?”

    他在外面不樂意提及自己的父親,更希望旁人提到王安石時會驚訝的道:“原來您是王元澤的父親?”

    可現在他屈服了。

    他也知道了原來名氣有那么重要。

    因為潑皮們在聽到王雱這個名字時壓根沒反應。

    王雱是誰?

    臥槽!

    等說到王安石時,有潑皮說道:“哥哥,好像是大官。”

    陳神刀看了王雱一眼,不屑的道:“大官的衙內會來這里?他們只會去青樓,而不會來這里調弄左珍。所以定然是假的,打!重重的打!”

    左珍一聽就慌了,揮舞著菜刀喊道:“你快跑,別管我,快跑!”

    “某要弄死你們!”

    王雱的眼睛都紅了。

    周圍的商戶都出來了,沉默的看著這一幕。

    但沒人伸出援手,甚至都沒人敢仗義直言一聲。

    陳神刀本來見到那么多商戶出來有些心虛,等看到他們不敢出手時,不禁得意的喊道:“打斷他的腿,哈哈哈哈……”

    “咳咳,這個……打斷腿不是個好習慣。”

    一個突兀的聲音傳來,陳神刀罵道:“哪個糞坑里爬出來的蛆蟲,讓某看看……”

    人群分開一條道,沈安當先走了出來。

    他的身邊是聞小種,加起來兩人,可看著卻有有些地主惡霸上街調戲女子的愜意。

    “那個啥……”

    沈安緩緩走了過來,問道:“巡檢司的人呢?”

    外圍有人喊道:“巡檢司的和他們是一伙的。”

    從古至今,警匪勾結就是個大問題,大宋的情況尤為嚴重。

    “官匪勾結!這不好。”

    沈安走了過來,一個潑皮罵罵咧咧的靠近,“哪個糞坑里爬出來了你這條蛆蟲……”

    “棍子!”

    沈安伸手,聞小種遞過去棍子。

    “你敢打你爺爺嗎?哈哈哈哈!”

    天氣冷了,紫外線也弱了,沈安的皮膚漸漸白皙了些,看著有些文弱書生的味道。

    于是潑皮就以為他是想路見不平一聲吼……

    一個文弱書生竟然也敢打抱不平?笑死哥了!

    呯!

    沈安一棍就把他抽翻在地上,就在潑皮慘叫時,抬腿奮力一踩。

    咔嚓!

    “啊……”

    凄厲的慘叫聲中,王雱抬頭,含淚道:“安北兄!”

    以他的智商,自然能猜到自己走后,沈安出于關心就跟了來,所以只帶了聞小種。

    這等兄弟情義讓從小就性子孤拐的王雱感動的淚如雨下。

    沈安連續兩腳踩斷了潑皮的兩條腿,回身沖著陳神刀微笑道:“你想斷幾條腿?”

    “你……你是誰?”

    剛才沈安出手干凈利落,身手很不錯的樣子,陳神刀難免有犯嘀咕。

    “某家姓沈。”

    “姓沈?弄死他!”

    陳神刀指著沈安喊道:“弄死他!”

    潑皮中有三人沖了過來,沈安擺擺手,對聞小種說道:“某許久未曾殺人了,手癢,你盯著邊上就是了。”

    很久沒殺人了?

    這人是誰?

    左珍退到了后面,扶著鼻青臉腫的王雱問道:“他是誰?”

    王雱摸摸烏青的臉頰,說道:“他是某的兄弟。”

    這一刻王雱覺得自己多了個兄弟。

    “你的兄弟?可他看著很兇。”

    沈安獰笑著沖了過去,手中的木棍當做是長刀劈斬下去。

    五棍之后,三個潑皮就倒在了地上。

    沈安按照慣例,依舊踩斷了他們的腿。

    這條街上頓時被慘嚎聲籠罩住了。

    那些商戶和行人都面色慘白的看著這一幕,有人喊道:“歸信侯,您的功勞可夠嗎?”

    沈安抬頭笑道:“夠,還有剩余。”

    “他是沈安!”

    一個潑皮雙腿一軟,就跪在了地上,“歸信侯,小人有罪!小人有罪!”

    “歸信侯,小人……跑啊!”

    幾個潑皮撒腿就跑,沈安笑吟吟的道:“一人五十貫!”

    “歸信侯?”左珍終于知道來人是誰了,可見到沈安一句五十貫后不追擊,就問道:“五十貫什么意思?”

    王雱笑道:“他有錢的嚇人。”

    “動手!”

    那些潑皮先前肆虐時商戶們只是旁觀,沒人敢仗義出手,可此時沈安一句話后,人人奮勇。

    一個商戶在潑皮從身邊跑過時陰險的伸腿,然后臉上的五官皺成一團。

    呯!潑皮倒地,周圍的人一擁而上,瞬間里面就只能聽到慘叫聲。

    一個潑皮被兩個大漢拿下,喊道:“有本事就比比拳腳,出錢算什么本事?”

    沈安笑吟吟的過去,“可某就是有錢!奈何……你卻只能斷腿。”

    左珍側過臉去,然后慘叫聲傳來。

    “沒事,他的功勞還剩下許多。”威脅解除,王雱多了些旁的心思。

    “你那個……衣裳……”

    他伸手去指左珍的胸前,可左珍卻還在戒備狀態,下意識的就是一拳打去。

    呯!

    王雱捂著眼睛,“某只是想說……你的衣裳拉下來了。”

    左珍單手捂著胸前,面紅耳赤的道:“我不是故意要打你,我只是……”

    “你一個人不容易,那些男子覬覦你的美色,你這樣才是個好女人。”

    這邊有些卿卿我我的味道,沈安在那邊已經走到了陳神刀的身前,問道:“欺行霸市爽不爽?”

    陳神刀已經呆滯了,沈安問話后,他下意識的道:“小人……歸信侯,小人……”

    呯!

    沈安一棍就抽翻了他,然后直接用木棍打斷了他的腿。

    “干什么的?住手!”

    巡檢司的人來了,見到地上躺著十多個雙腿被打折的潑皮,不禁都怒了。

    這是何等的殘忍啊!

    而且這些潑皮和他們有千絲萬縷的關系,每月他們能因此拿到不少好處,所以幾乎和兄弟一般。

    “來了?”

    沈安緩緩回身,微笑道:“你等是自己去自首,還是某出手打斷雙腿?”
农村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