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歷史小說 > 妖醫傾城,鬼王的極品悍妃 > 第658章:因為他是鳳驚冥,我是白子衿!

第658章:因為他是鳳驚冥,我是白子衿!

    秦瑤也跳下床,披頭散發的就跑過來,杏眸中盡是緊張和擔憂。

    “子衿,你可算回來了,沒事吧?”

    將二人似乎要將自己檢查個里里外外,白子衿內心感動又想笑,她對二人笑道:“我沒事了,瑤瑤你趕緊將頭發梳起來。”

    秦瑤見沒事了,吐了吐舌,頭:“你可不知道我倆差點被嚇死,剛才你如果不出來就穿幫了。”

    白子衿粉唇揚起淺笑,她沒想到二人會如此為她打掩護,細心得讓她眼角發酸。

    秦瑤迅速的將頭發梳理好,隨意編了兩個小辮子,俏皮的甩在背后,格外嬌俏甜美。

    三人坐在案桌前,白子衿本想讓二人先吃,可二人卻要先知道她到底怎么了。

    白子衿星眸閃過苦澀,她牽強一笑:“我也不知道。”

    自從鳳驚冥將兩顆珠子帶走后,白子衿便再沒出現過這樣的情況,她都以為沒事了,可今天的事給了她暴擊。

    所以壓根不是混沌之珠的問題,而是她自己。

    “待會兒我問一下師兄,看是否會危及到孩子。”這是她最驚恐的問題。

    被殺意籠罩的自己,就像是一個六親不認的惡魔,感覺不到任何痛楚,仿佛就是一個為殺人而存在的機器。

    她萬一在打斗中傷及胎兒……這是白子衿最害怕的。

    提及贏若風,秦瑤一呆:“子衿,贏若風回神醫門了。”

    “什么?”白子衿愣了,柳眉輕皺,“什么時候的事?他沒和我說過。”

    “就今天他將你帶回來之后。”秦瑤如實說道,“鳳子宣還和我說,贏若風托他照顧你幾天,他會很快回來。”

    白子衿揉了揉額頭,她心里有一種很不好的預感。

    贏若風一般不會直接離開了,這邊不和她商量也就算了,居然還趁她昏迷的時候離開。

    神醫門難道出事了?

    想到這個可能,白子衿心里有些擔憂:“姣姣,你幫我打探打探,最近神醫門是否發生了什么大事?”

    “好。”沉姣點頭,她猜到了白子衿的擔憂,安慰道,“你也不過太過擔心,至少目前我沒聽到任何消息。”

    萬宣商行雖然不是專門的情報網,但消息還是很靈通的。

    白子衿頷首,她現在只能往好的想。

    “子衿,需不需要我叫幾個御醫來給你看看?”秦瑤還是擔憂白子衿的身體。

    贏若風不在,也只能叫御醫來看了。

    白子衿搖了搖頭:“我知道你的好意,但我的情況御醫應該解決不了,唯一慶幸的就是發作不那么頻繁,我傳信給外公,外公或許有辦法。”

    沉姣和秦瑤心里一涼,她們都注意到了白子衿用的字眼,或許……

    白傲是當今世上醫術最好的,都只能或許嗎。

    “其實你們也不用太擔心。”白子衿見二人愁眉苦臉,揚起淺笑安慰她們,“就像剛剛,我還是能控制的不是嗎?”

    白子衿的安慰并沒有起到任何作用,二人心里還是很擔憂,不過臉上卻強顏歡笑。

    “吃飯吧,不然要涼了。”白子衿將筷子遞給二人,端起飯碗夾了一口菜。

    二人卻有些心不在焉。

    突然,秦瑤看了一眼沉姣,咬了咬牙還是問出了她們最想問的一個問題:“子衿,你真的見到了鬼王嗎?”

    白子衿夾菜的動作一僵,然后對二人牽強一笑:“我說了你們也不信吧。”

    白子衿話里的酸楚讓二人有些難過,她們不是不信,只是一時間有些無法接受。

    而且白子衿告訴她們的時候,還是夢魘醒來的時候,她們都以為白子衿在說胡話。

    “我們信。”沉姣點頭,然后凝視著白子衿緩緩開口,“子衿,你不在的時候,我們有了一個很可怕的猜測。”

    白子衿星眸微閃,看著二人。

    秦瑤接著道:“有人利用烈歌他們威脅鬼王,讓鬼王成為他的棋子,替他做事,故而他不能來找你。”

    白子衿的手攥緊了筷子,勉強一笑:“嗯,我知道了。”

    白子衿不是傻子,其實她早比兩人都先想到這個可能,但她不太愿意承認。

    正如沉姣所說,若真是這樣,那實在是太可怕了。

    她和鳳驚冥已經什么都沒有了,不僅什么都沒有了,還淪為人的棋子,白子衿心疼得無法說話。

    “子衿,你難道不想找到鬼王嗎?”秦瑤見她漫不經心的樣子,有些疑惑和著急。

    子衿醒來的時候可不是這樣的,她那么激動,甚至就是因為太過激動,而她們的話刺激到了她,才會突然像變了一個人一樣。

    子衿做了那么多,她被君玄歌囚禁,亂他的朝綱,還燒了蒼玄的皇陵可不就是為了鬼王嗎。

    現在鬼王回來了,他回來了!

    “想啊。”白子衿淡淡一笑,沒人知道這輕飄飄的兩個字下面,纏綿了多少思念和痛苦。

    白子衿抬頭看向秦瑤,突然揚起淺笑,星眸炯炯有神,一字一句鏗鏘有力:“但他定會回來找我的,一定會的!”

    如此篤定的白子衿,讓秦瑤和沉姣都愣住了,她們原本還想著安慰子衿來著,現在看來是她們想多了……

    也是,白子衿和鳳驚冥什么時候需要她們來安慰了……

    “怎么,不明白?”對上秦瑤茫然的杏眸,白子衿嫣然一笑,“因為他是鳳驚冥,而我是白子衿!”

    驕傲卓絕如鳳驚冥,怎會輕易的被人利用呢,哪怕有烈歌等人做威脅,白子衿也相信他一定能自救并且反殺利用他的人!

    這,就是白子衿對鳳驚冥的自信。

    當時所有人都覺得閻王是需要一個人質,后面白子衿才想清,恐怕阿落是黑衣人對她拋出的誘餌,鳳驚冥是為了救她。

    否則,他為何會出現得那么巧。

    “可萬一他不回來了呢。”秦瑤喃喃道。

    沉姣頗為無語的看了秦瑤一眼,這是傻了嗎,怎么說出這樣的話。

    白子衿聳聳肩:“那我就不要他了,世上美男子無數,我又這么沉魚落雁閉月羞花,重新找百八十個,讓他自個兒哭去吧。”

    “噗。”

    “噗。”

    二女皆是忍俊不禁,這都什么和什么啊,莫名其妙的又給她們喂狗糧。

    她們招誰惹誰了啊!汪汪!!

    “唉,這飯沒法吃了。”秦瑤裝作委屈的將碗筷一摔,臉上的笑意卻甜美得很。

    也只有鬼王,能讓子衿如此信任吧。

    白子衿瞥了她一眼:“鳳子宣的飯你吃不吃?”

    秦瑤臉立刻一紅,她嗔瞪了白子衿一眼。

    白子衿和沉姣立刻哈哈大笑,引得秦瑤又羞又臊,她雖然在柳柳面前沒臉沒皮,但是比起白子衿還是小巫見大巫……

    “笑笑笑,你們笑個屁!”秦瑤氣得叉腰爆粗,杏眸含著羞怒呵斥二人,“子衿你不要以為你現在有我的干兒子了,我就沒法子收拾你了!”

    “那你來啊。”白子衿將肚子一挺,嘚瑟道。

    秦瑤伸出青蔥玉指,氣得發顫,下一刻,她突然看向沉姣。

    沉姣心里生出一股不好的預感。

    “我拿子衿沒辦法了,還拿你沒辦法?”秦瑤像是想到了什么,得意的一笑,然后對白子衿擠眉弄眼。

    “子衿,我和你說,沉姣在將軍府藏了個男人!”

    白子衿震驚了,看向沉姣。

    卻見一向穩定大方的沉姣,臉色隱隱有些發紅,她站起來就要收拾秦瑤:“秦瑤,你是不想活了是吧?!”

    “所有人姣姣你真的藏了個男人?”白子衿仿佛刷新了對沉姣的認知,那震驚的眼神讓沉姣臉有些滾燙。

    沉姣惱怒,要去打秦瑤,秦瑤早已退到柱子后面,一邊躲著她一邊對白子衿伸出兩個手指頭。

    “不對不對,是兩個!好像有一個叫白玉!”

    沉姣咬牙切齒,將秦瑤攆得滿屋子亂跑:“秦瑤你竟敢在將軍府安插眼線,你給我站住!”

    “略略略,我就不。”

    看著二人歡喜冤家一樣,白子衿笑得不行,她一邊笑一邊揶揄。

    “我這屋子里的東西可都是價值千金,摔壞了可都要賠的。”

    最終秦瑤跑累了,她哪兒有沉姣能跑的,氣喘吁吁的躲在白子衿身后,忙忙示弱:“我錯了我錯了,姣姣你大人有大量放過我吧,給我一次改正的機會,我保證沒有下次,好好做個人。”

    白子衿被秦瑤的話惹得啼笑皆非。

    “你的保證有用,豬都能上樹!你用鳳子宣發誓我就相信你。”

    秦瑤:“……”

    最終畏于沉姣的武力,秦瑤還是委屈巴巴的用鳳子宣發誓了,二人才和平的坐回案桌前。

    白子衿不由得感慨一句:打蛇打七寸,知秦瑤者莫若沉姣!

    不過――

    “姣姣,那兩個男人是誰,有你心儀的嗎?”白子衿興趣滿滿的看著沉姣,那火辣辣的眼神別提有多八卦了。

    秦瑤也看向了沉姣,她只是在將軍府有個小眼線,只能知道有人進出。

    這個問題她也想知道!

    沉姣看著兩人火辣辣的眼神,臉一紅,咬牙呵斥:“你們倆不如去當說書的算了!”

    “又不怪我們,誰讓你是鐵樹,現在終于開花了我們肯定好奇啊。”秦瑤咂咂嘴。

    當然……說實話的下場就是被打。

    “姣姣,你別想跑,今天不給我倆一個交代,就休想從鬼王府離開。”白子衿笑瞇瞇的。

    但那笑容格外的賤。
农村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