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 >

    “黃公子?什么黃公子?”唐楓隨口問了一聲。

    那男子說道:“就是黃公子,黃公子是京城最囂張的人之一,家里有錢有勢,誰也得罪不起!”唐楓氣憤道:“就因為他勢力大,你們就任由他們這么欺負,剛才你差點沒命了知不知道?如果這么縱容他們,那有第一次就會有第二次,你們應該做的是拿起法律的武器

    保護好自己。”“你不了解那黃公子所以不怕,但是在我們眼里他就是魔鬼,我們普通人根本得罪不起,只能忍氣吞聲,這樣才可能在京城混下去,否則我們在這里呆不下去,甚至會被他

    們的人活活打死!他們太兇狠了,無法無天的!”那女子說道。

    唐楓說道:“好吧,這個事情暫且不論。我現在把你送去我醫館治療,先治好他的傷再說。”

    他前面只是偶爾來京城,現在也只是剛來,對京城這邊的情況確實不了解。

    不過每個地方有好人,也就有惡人。

    只是沒想到會有那么兇惡,讓人聞風喪膽的惡棍。

    “難道這是第二個趙暢么?”唐楓暗暗想道。

    天子腳下都那么猖狂,目無王法,只恐怕比趙暢還要囂張狂妄!

    那對兄妹不準備報警,唐楓也沒強迫什么,那是對方的事情,和他這個事外人沒什么關系。對方不報警未必就是不好的選擇,既然得罪不起,那就不要得罪,面對有錢有勢的人的欺凌,對于平民百姓來說,放棄抵抗,這確實是一個妥善的選擇,不然恐怕得不償

    失。

    唐楓當然也沒有就那“黃公子”多問什么,他沒興趣了解對方,對方和他風馬牛不相及,也和他沒有任何牽連,他可不是那種多管閑事的人。

    隨后,唐楓將那傷者帶去他醫館。

    很快他們來到了醫館中,并將傷者安排在了一病房里面,進行后續的治療。

    盡管他的傷勢已經控制住,當仍然很嚴重,需要做后面的治療。

    不過后續治療對于唐楓來說不是什么難事,很快就能治愈。

    “醫生,真是太謝謝你了,謝謝你救了我哥,剛才要不是你幫忙,我都不知道怎么辦了。”那女子感激道。

    唐楓搖頭道:“不用客氣,那是我應該做的。”

    那女子說道:“我還不知道你尊姓大名,該怎么稱呼你。我叫王蕾,你叫我蕾蕾就可以了。”

    唐楓說道:“唐楓。”

    “原來是唐醫生,這華夏醫館是你開的嗎?”王蕾問道。

    唐楓點頭道:“是的,是我的,你放心地把你哥放在我這里治傷就可以了。這么晚了,你一個人回去不安全吧?要不要送送你?”

    對于王蕾這種楚楚可憐的美女,他天生有股憐香惜玉之心。

    這么晚了,已經是凌晨兩點,他哪里放心對方一個人回家,那很不安全。剛才他們兄妹倆遭到那伙歹人攻擊,很有可能是因她而起,她長得那么漂亮,那黃姓公子哥起了色心,對她有非分之想,而她不愿意,所以對方不停騷擾,甚至大打出手

    。

    電視里不都是這么演的嗎?

    現實里的劇情應該也差不多吧?

    王蕾毫不猶豫地搖頭道:“我哥受那么重的傷,我不可能拋下他一個人在這里,我要留在這里照顧他。唐醫生,再次謝謝你了。”

    她再次深深鞠了個躬,鄭重地感謝。

    唐楓說道:“其實我們醫館的醫務人員會照顧好他的,你不用擔心,不過你想留在這里照顧他也可以,你自己做主吧。有什么事可以打我電話。”

    隨后他將自己的電話號碼告訴了對方,對方也留下了聯系電話。

    再說了幾句后,唐楓道別走開了。

    不過他沒有立馬把這個事情拋在一邊,而是叮囑手底下的人,讓人留意一下王蕾,如果她要回家,讓人暗中護送一下。

    過后他才回到自己房間,上床睡覺。

    睡沒多久天便亮了,不過短短的時間之內他已經休息好了,精神抖擻。

    早晨他出去修煉了《太虛混沌真訣》。

    上午,他在醫館處理事情。

    期間他打電話告訴了云老,讓對方派人拿藥物。

    那幾味靈藥他已經煉制好,可以拿去了。

    接到電話,云老自然高興地答應了下來。

    沒多久,他派人過來取藥了。

    拿到藥后,云老打來電話,笑盈盈地說道:“小唐,藥已經拿到了,真是太謝謝你了。我們拿了你這么多藥,要不要付你醫藥費啊?”

    唐楓說道:“云老,你這么說真是太見外了。能為國家做點事情是我莫大的榮幸啊,這是我分內之事,是我的責任。”

    云老道:“你為國家做貢獻了,大家會永遠記住你這個英雄的。”

    “客氣了。”唐楓道,“如果少了,直接跟我說就是了,一般的藥物我還是能拿出來的。”

    “沒問題。”云老答應道。

    兩人在電話里有說有笑地聊了一陣。

    過后,云老道別掛上了電話。

    很快到了中午,中午吃了飯,唐楓離開醫館,趕去醫院那邊處理事情。

    大部分在醫館排隊診病的病人已經轉移去了醫院,那邊事務顯然更繁忙。

    到了醫院后,唐楓來到門診。

    當走進他所在的科室的大門的時候,看到有人在爭吵。

    “我要見唐醫生,讓我去見唐醫生吧。”一女子哽聲哀求道。

    那女子二十五六歲的年紀,穿著樸素,但面容干凈,秀麗。

    “你快走吧!唐醫生可不是你相見就能見的!”一男子叫道,那是一身穿制服的保安。

    那保安氣勢洶洶,高聲惡氣地,態度很是不友好。

    “你讓我見見她,我有非常重要的事情找他!求你了!”那女子仍然哀求道。

    那保安厲聲說道:“我說了不行就不行!唐醫生不是你能隨便見的,需要特批的,你沒有資格!走吧!再不走別怪我不客氣了!”

    他正要動手趕人,強行將對方攆走。就在這時,唐楓大踏步走了上去,喝道:“你干什么?怎么能對病人那個態度?”
农村小说 鸿运国际娱乐城怎麽赌钱 11选5任八稳赚 即时比分直播 双色球计算公式99% 快乐十分微信群 美拍吃播怎么赚钱 北京麻将小游戏单机版 广西快3 重庆时时现场开奖视频 男人赚钱的才艺 东方6+1 网上真人麻将赌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