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契約首席:沈少寵上癮 > 第804章 夠狠夠準夠絕

第804章 夠狠夠準夠絕

    誒?

    飛鏢?

    梁靜不知該說什么好。

    在當代冷兵器盛行的世界,居然還有人用飛鏢這么古老的武器?

    他們是認真的嗎?

    盡管有點想笑,但對他們信心滿滿地手握飛鏢,梁靜心底,多少有點怵。

    沈擎傲面不改色地命令著身前的人質:“放我們走。”

    反觀被沈氏夫婦挾持的“二牛”,完全不擔心自己的安危,反而放肆地笑道:“你們覺得,是你們的手快,還是我兄弟的鏢快?”

    “你可以試試。”

    沈擎傲的膽子,超出了“二牛”的預料,也超乎了梁靜的想象。

    但她不敢拆沈擎傲的臺,畢竟他倆現在是綁在一根繩上的蚱蜢。

    “殺了我,你們也別想活著走出這里。”

    “我賭,你更惜命。”

    沈擎傲忽然湊到“二牛”耳邊,小聲說了句話。

    這句話,連梁靜都沒聽清。

    “二牛”的臉色,白一陣青一陣的,而后像是陷入了沉思。

    沉默不言的“二牛”,讓其余幾個賞金獵人方寸大亂。

    “老大,你倒是說句話,是不是他們威脅你,是的話,你就眨眨眼。”

    “老大,如果你死了,我們肯定會為你風光大葬的!”

    “你說什么鬼話呢!老大才不會死!老大要帶領我們,統一世界!”

    ……

    聽完賞金獵人們的豪言壯語,梁靜和沈擎傲同時嘴角抽搐。

    額,憋得好難受。

    他倆會不會成為世界上第一對被笑活活憋死的夫妻?

    “咳咳,不想你們老大死的,就趕緊給我們讓路!”

    梁靜清咳兩聲,煞有介事地威脅那幾個智商欠費的賞金獵人。

    “不行!”

    他們齊刷刷地再次拿槍對準沈氏夫婦,異口同聲道:“老大說過,沒拿到東西的話,別說人,連只蒼蠅都不能放走!”

    好吧,他們雖然又笨又傻,但總算還有點可取之處——夠忠心。

    “那我現在就帶你們去拿東西,這總行了吧。”

    現在,最“聰明”的還在他們手里,而且,似乎連他自己都還沒想明白,自己到底要什么。

    至于其他幾人,呵呵,不足為懼。

    “真的?”他們半信半疑地盯著梁靜。

    “愛信不信,不信拉倒!”

    “信信信,我跟你去拿,你老公留下來做人質。”

    “不行!”

    沈擎傲和他手里的“人質”同時開口反對。

    “你們是不是傻!誰讓你們亂答應他們條件的!”

    盡管作為人質被挾持,但“二牛”脾氣,還是一樣大,訓起他小弟的話來,絲毫不減半分。

    “靜兒,你不能跟他單獨去,我不放心。”

    “對不起老大,我們錯了。”

    又是一波齊刷刷的道歉。

    梁靜有點懷疑,眼前這幾個人,真是布萊·克雷恩口中,那種惡貫滿盈,殺人不眨眼的兇殘賞金獵人?

    “玩膩了,這場鬧劇,也該謝幕了。”

    趁著沈擎傲分心之際,“二牛”金蟬脫殼地迅速從他手里逃脫。

    “既然你知道那副畫的下落,那你就說出來,免得……”那人慢悠悠地從兜里掏出一把飛鏢,對準沈擎傲的位置,狂狷一笑,“我的飛鏢不小心飛出去……”

    “你敢!殺了我們,你就永遠拿不到那副畫!”

    梁靜緊張地恐嚇著“二牛”,然而后者接下來的舉動,卻大大出乎她的意料。

    “砰!”

    一抹鮮紅的液體顏色,瞬間浸染了沈擎傲的右側肩頭。

    “不好意思,我平生最恨兩件事,第一,被人當成人質,第二……”那人輕淺笑開,眸子里卻透出詭奇的冰寒,“被人威脅。”

    “傲,你沒事吧?”梁靜緊張地拽住他的衣袖,看著他強忍住疼痛的模樣,她心疼極了。

    “我沒事。”

    沈擎傲頂著一張泛白的臉色,努力擠出一抹笑意,故作鎮靜地安慰她。

    “當然沒事,我下手,可是很準的。”那人眼神陰狠,隨即嗜血一笑,“那么下一次,是腦袋,還是心臟?”

    “你敢!”

    梁靜筆直地擋在沈擎傲面前,后者想要推開她,卻因牽扯到傷口,而重重地咳嗽起來。

    額前的冷汗,也越冒越多。

    “好一對情深意切的小夫妻,只可惜,你們的恩愛,只能秀到今天了!”

    “二牛”緩緩抬起手臂,飛鏢的位置,從腦袋慢慢往心臟方向移動。

    在生死危急關頭,沈擎傲用盡全身力氣,奮力一推,將梁靜推到一旁的地上。

    “砰!”

    “啪嗒!”

    一記悶聲后,那枚銀色飛鏢,險險地擦過沈擎傲的左側肩頭。

    “是誰!”

    “二牛”環顧周圍一圈,目光最后,定格在一處狙擊死角。

    “沒想到你們的援兵,這么快就到了!”

    “二牛”不以為然地挑了挑眉,不緊不慢地從懷里又掏出一枚飛鏢。

    結果,一股霸道的氣沖勁兒,將他手里的飛鏢打落,彈飛了一段距離。

    “那位神秘朋友,不妨出來,咱們比劃比劃。”

    因為躲在暗處幫沈氏夫婦的狙擊手,用的是貼身匕首。

    大小跟飛鏢差不多,但殺傷力,卻毫不遜色于飛鏢。

    甚至,比“二牛”的飛鏢,更厲害。

    “二牛”很清楚,他們現場這些人的一舉一動,全在那個神秘狙擊手的視野之下。

    一旦有人試圖追蹤他的下落,不是被勸退就是被擊斃。

    他不會讓自己兄弟白白犧牲的!

    也是他考慮不周,過早地將底牌全部攤了出來,僵持到現在的局面,是他失算了……

    “放棄吧,我們的援兵到了,你的奪寶計劃,破產了!”

    梁靜看完沈擎傲的傷勢后,擔心傷口惡化,所以想要速戰速決。

    “那可不一定,畢竟狙擊手只有一個人,而我們這里,一二三四五……”

    “二牛”試圖在人數上向梁靜施壓,但她也不是吃素的,更不是被嚇大的。

    “你怎么知道我們只有一個神秘幫手?”

    但實際上,她也不知道布萊·克雷恩到底派了多少人支援他們。

    不過,合理范圍內的嚇唬對方,一來能給自己壯膽,二來也能撐撐場面。

    “二牛”半信半疑地又掃視了周圍一圈:“你別想框我,我受過的傷,比你見過的……”

    “砰!”

    “砰!”

    “砰!”

    一連三發一模一樣的匕首,穩穩打在“二牛”腳邊周圍,分毫不差。

    這匕首丟得,夠準,夠狠,夠絕!

    梁靜裝出一副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的表情:“哎呀,原來還有三個狙擊手……”
农村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