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心尖蜜寵:帝國總裁疼入骨 > 第1015章 在乎和不在乎

第1015章 在乎和不在乎

    第1015章 在乎和不在乎

    聞言,姜星楚腦海中冒出了一大堆黑人問號?那個人?誰啊?

    思來想去找不到答案,她一臉疑惑地問“那個人是誰?”

    姜春陽就這樣,想一出是一出,有些事,他自己心里倒是很清楚,但別人不知道他在說誰呀!

    姜春陽看了一眼池牧野,欲言又止。

    “我在這里不方便嗎?需要回避一下?”池牧野問。

    “不,沒事,不用。”姜春陽說,“星楚,我說的是把我治好病的人,這人太厲害了,連醫院里都拿著沒辦法的東西都能搞定,絕對是個人才。人家辛辛苦苦的把我救好,咱們得好好感謝人家啊!”

    “是該謝謝。”

    “所以我打算,趁著我今天出院,趕緊去感謝感謝人家吧!這種事,早去了比較好,顯得有誠意一些……”姜春陽安排道。

    姜星楚挎著小臉沒說話。

    姜春陽疑惑地看著她“怎么了,是不是不方便?”

    “爸,實話跟您說吧,我沒見過給您治療的那個人。前段時間,有個男的來找我,說是要給你治療。我答應了。后來,對方幾次送來了藥,但我沒見過那人啊……”姜星楚一直沒把這件事告訴姜春陽。

    一來,還不知道效果如何,倘若不了解情況就吹大牛皮把人家說的多么多么厲害,萬一治不好姜春陽,這就打臉了;

    二來,姜星楚連對方的底細都不知道,擅自安排人家給姜春陽治療,這像是在博弈。

    讓姜春陽知道了,倘若打心底對這事不相信,心理上會發生變化。在心理作用促使之下,他要是身體出現哪個地方不舒服,就把責任推到藥上,這樣下去事情就麻煩了。

    姜星楚這樣做是抱著搏一搏的心情,死馬當活馬醫。當時不適合跟姜春陽說,所以沒說。

    “是這樣啊!”姜春陽聽姜星楚解釋完,非但沒生氣反而很高興,“我的身體被沈如蘭折騰的不行了,你這樣做很對。至少,你賭對了。呵呵,不管怎么樣,咱們得感謝感謝人家啊……”

    “可是……”

    “我知道你聯系不上他,不過,事在人為。多花費一些時間查查這些事也無所謂,關鍵的是,你要嘗試著去弄清楚這些……”姜春陽吩咐道。

    姜星楚點點頭。

    姜春陽的情況比較特殊,給他治病肯定要花不少的錢。對方分文未收,這終究是說不過去。

    再說,人情什么的最難還了,姜星楚覺得,很有必要找對方聯系一下,給他一筆錢。

    姜春陽完全康復了,再確認一下,明天早上就能出院。

    出了病房,姜星楚和池牧野坐在走廊的長椅上,感慨頗多。

    姜星楚太意外了,她還以為,姜春陽要死死地抓住公司,牢牢地掌控住這些財富。沒想到,他竟然放棄了。

    也許吧,沒了女人可以養,他不需要那么努力了。

    人都有犯傻的時候,在某些時候犯糊涂,做一些讓人鄙夷的事。

    不管如何,結果是令人欣慰的。姜春陽他,真的變好了。

    “你說,你爸爸會不會還要改變?”池牧野說,“我的意思是,朝著壞的方向變?”

    “應該不會了,他那么貪財,肯把股權交給我,這已經很不可思議了。”姜星楚道。

    “嗯,恭喜你,楚兒。”池牧野真心道。

    “還好吧!”她回頭,“小舅舅,你看我這個樣子,不太適合去公司。所以,公司的事,麻煩你了。”

    “既然要幫忙,楚兒打算給我發多少工資呢?”他問。

    “呃,這個嘛,不會虧待你的!”

    “好,薪水太低了我可不干。”他玩笑。

    姜星楚忍俊不禁,池牧野也就這樣說說玩笑罷了,她知道,哪怕是沒有回報,他也會很努力地把公司管好。

    正是因為太了解他了,姜星楚不想辜負了他,更得給他發很多工資,還要給他股權。不然,白白讓人家幫著自己做事,她對他的虧欠只會越來越多。

    “給你爸爸治療的那個人,到底是怎么回事?”池牧野試探著問。

    恐怕沒人比他更了解事情的前因后果。故意裝作不知道,然后找姜星楚問問,是為了弄清楚這丫頭知道一些什么,好做打算……

    “聽說,那個人是個什么少主,很神秘的樣子。我沒想到,他會主動找上門來……”姜星楚發現,有些不敢跟容霆說的事,到了池牧野這里就沒了防備。

    比如說現在,跟池牧野說那個神秘少主的事,她一點負擔都沒有,心里很輕松。

    也許,這就是在乎和不在乎的區別吧!

    池牧野認真地聽著,不時跟個好奇寶寶一樣問出幾個問題。

    見姜星楚態度還算冷靜,不像是知道什么事,并且,她對那個被稱作“神秘少主”的人除了好奇還有感激……幾件事結合起來,讓池牧野吃了一顆定心丸。

    只要姜星楚對這個不排斥就行,若她很排斥,那么,這將會不利于他們今后的相認。

    現在只要鋪墊的足夠好,他慢慢地跟她透露一些事。那么等到以后,就算姜星楚知道了他是誰,也不會出現太大的問題。

    姜星楚滔滔不絕地說著自己的見解,說到一半,她停下來,會說話的大眼睛盯著池牧野。

    池牧野不自在地摸了摸自己的鼻子,道“楚兒,怎么了?”

    “小舅舅,我能不能請你幫個忙啊?”

    “什么忙?”

    “你幫我查查那個人是誰好不好?我自己沒多少本事,也不敢跟懟懟說這事,只好請你幫忙啦……”姜星楚笑道。

    “不敢跟容霆說,卻請我幫忙,這算得上是我們之間的秘密嗎?”

    “嗯啊,算!”

    “好,我幫你。”池牧野嘴上答應的很痛快,心里卻犯難了。

    讓他去自己調查自己,這不是在沒事找事嗎?可話說回來,跟姜星楚之間多一些秘密沒什么不好。至少,這樣可以讓他們擁有更多的聯系!

    隨后,池牧野送姜星楚回了容府。

    等她進門,他低聲嘆息。

    總有一天,他會把姜星楚從這里帶走,讓她回到他的身邊。

    這是他精心設計的計劃,會成功的。

    在所有的計劃中,有一個不確定因素,那就是顧彤彤。

    顧彤彤的事兒比他想的有點多。所以,池牧野琢磨著,得趕緊讓她出局。

    誰想到……
农村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