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凡塵一劍 > 第239章 一起來

第239章 一起來

    眾人的視線中,元三劍和小球兒都停下了腳步。

    緊接著那名白衣劍修便一個人走到了街道的正中央。

    兩旁的街道墻頭上蹲了不少年輕人,望著那神色平靜的劍修,眼神中都充滿著一絲驚訝與玩味神色。

    “嘖嘖嘖,這個劍閣的家伙不把鎮魔城放在眼里啊,就是不知道有沒有魏禪那樣的實力。”

    不知道有誰說了一句,言語間暗藏禍心,瞬間氣氛就變得詭異了起來。

    陸沉環顧四周,先說了第一句。

    “我只想打一場。”

    話音落下,不遠處的年輕武夫們先是一楞,隨后流露出忍俊不禁的玩味笑容,稍微有些年輕的更是發出了毫不掩飾的鄙夷恥笑。

    街道最右邊一個酒攤上坐了好幾人,零零散散,有面容俊美清冷的少女,有少年武夫,聽見這話都是冷笑。

    其中那名曾經在城墻上跟陸沉有過一面之緣的蠻家蠻七位于桌子的首位,聽見這話微微搖頭,不置可否。

    元三劍更是捂住了臉,低聲道:“完了,這下丟臉丟大發了,哪有人一場還沒打就說只想打一場的,這不是已經慫了嗎?”

    小球兒微微搖了搖頭,說道:“我覺得陸師叔不會是這種人。”

    元三劍問道:“為啥?”

    小球兒想了想,說道:“我覺得陸師叔是很能打的那種,雖然全身上下雖然沒流露出絲毫劍意,但是整個人給我的感覺卻很....很好。”

    元三劍眉毛微挑,“很好?”

    “嗯...就是很仰慕又很親近的那種感覺。”

    元三劍揮了揮手,好奇道:“我呢?”

    小球兒望了他一眼,癟了癟嘴。

    元三劍翻了個白眼,無奈道:“好吧好吧。“

    人群中的安靜突然被打破。

    一個粗布麻衣的青壯漢子竟然從天空直接掉落在地面,巖石地板直接被砸出無數裂縫。

    他咧嘴笑道:“打一場?可以,你要是直接被我打服了,或者實力就那么一點,那么自然就沒人愿意跟你打了。”

    元三劍大聲道:“師叔!這家伙叫做寧晨,境界馬馬虎虎,脾氣倒挺大,最喜歡吹牛!”

    寧晨翻了個白眼,罵道:“滾你娘的蛋,鎮魔城養了你小子十幾年,還養不熟你個狼崽子!”

    全場哄然大笑,就連那些跑來看熱鬧的的年輕人都是笑的極為燦爛。

    元三劍雙手環胸,不屑道:“我可是劍閣弟子!還是最頂尖的那種,才不屑跟你這個半吊子武夫呆在一起!”

    顯然,元三劍在城里賣弄的年輕人中算是混的相當不錯。

    事實上,元三劍和小球兒都算是城內土生土長的孩子,平日里都在一起廝混打鬧,早就被接受

    更深一層的原因便是元三劍的修為天賦相當不錯,甚至可以說得上恐怖,在城里面勉強能跟得上第一階梯,這還是他比其他人都小上好幾歲的關系。

    寧晨頗為無奈地搖了搖頭,然后轉過頭說道:“看在那小白眼狼和小球兒的面子上,沒興趣跟你捉對廝殺,就比一場,我不會讓你輸的太難看。”

    人群很是平靜。

    面對七大圣地的傳人,寧晨展現出如此高姿態,卻沒有人感覺到不妥。

    前些時日七大圣地的傳人來此,比如那雷音寺的傳人九念,又或者滄海陳楚,本來城內年輕人商討的最佳人選便是寧晨,只可惜最后由于閉關的緣故,所以才錯過了那幾場頗為壯烈的切磋。

    而在城內,除了蠻家那幾個武夫之外,便數寧晨的實力最為得人信服。

    陸沉聽見這話,卻搖了搖頭,說出第二句話。

    “你們再找幾個城里面最能打的。

    微微頓了頓,陸沉環顧四周,說道。

    “然后一起上吧。”

    .....

    .....

    最怕空氣突然的安靜。

    城墻上有一頭蠻荒之地常有的巨鴉飛過,帶來陣陣寒風。

    所有人的臉色卻頓時僵住了。

    蠻七握著酒杯的手停滯在半空中,那突然一抖的臂膀顯然也證明了他此刻的驚愕。

    寧晨一楞,下意識的撓了撓頭。

    這是個什么意思?

    一挑一百?

    前些時日據說那個當今年輕一輩最強者的魏禪都沒有這么囂張吧?

    元三劍和小球兒也驚的不輕,前者認真說道:“陸師叔今天是不是沒睡醒?或者時差還沒倒回來?”

    小球兒連忙搖頭,也是瞪大了水靈的眼睛。

    人群短暫的沉默過后,取而代之的便是不可掩飾的憤怒,

    顯然,陸沉這種充滿著蔑視的態度讓他們感受到了侮辱。

    一個雙拳被鐵砂包裹的少年猛然一拍桌子,罵道:“媽的,這家伙是真的瞧不起我們啊!”

    寧晨的臉色也冷了下來,認真道:“我覺得你最好將這句話收回去,我們這些人可不會將什么規矩,等會要是控制不住脾氣出手,真會把你打死的。”

    陸沉卻沒有說些什么,默默握住腰間劍柄。

    事實上

    ,他真的沒有故意蔑視別人什么。

    董躍海說挑戰的人會很多。

    而他只想打一場。

    思來想去,所以這種方式最合適。

    至于會不會打輸什么的....陸沉還真沒有考慮過。

    霎那間。

    人群中一道長虹掠過,直奔陸沉而去。

    正是那雙拳被鐵砂所包裹的少年,此刻雙拳綻放出璀璨靈氣,空氣都轟隆作響。

    與此同時,又有七八個少年出現在陸沉四面八方,皆是一拳毫無保留遞出。

    這些都算是城內最年輕的一波少年天才,十三四歲,心高氣傲,與元三劍差不多。

    聽見陸沉的話后,幾個眼神對視便已經擬定了行動。

    像是寧晨這一伙人則是神色平靜的看著這一幕,沒有任何動作。

    下一刻。

    沒有絲毫預兆,街道正中心轟然炸開。

    陸沉站在其中,僅僅只是維持握住劍柄的姿勢,尚未出劍,那八名少年武夫皆是身形如短線風箏一般向后砸去,盡是直接砸入街墻大坑中。

    這時候,眾人才看見一道圓柱劍氣如龍卷一般沖旋轉著天而起,卷起了無數狂風落葉。

    劍氣化龍卷。

    “這招酷啊!”

    元三劍眼神一亮。

    寧晨整個身軀猛然蹦緊,如臨大敵,背部微拱如大龍,同時右手伸出示意身后所有人不得出手,仿佛霎那間就變成一個純粹武夫。

    陸沉看見這一幕,說道:“也罷,一個一個來也行。”

    “若是要在這里住下去,既然總得要打架,那么干脆一架打服。”

    這是董躍海離去前說的最后一句話。

    “狂妄!”

    寧晨整個人瞬間消失,同時他所在的地面也是炸出一個大坑,無數裂縫蔓延而出。

    陸沉神色坦然,古劍云笙出鞘半寸。

    劍氣如流云瘋狂傾斜,眨眼便在身前形成一個劍氣領域。

    砰砰砰!

    寧晨人未到,拳未到,雙拳如幻影瘋狂地砸在劍氣之上。

    僅僅半息,劍氣光幕炸碎。

    寧晨右拳向后拉滿,隨后重重轟出。

    一道磅礴靈氣化為猛虎直奔陸沉胸口。

    后者拔出身后長劍,長劍未出,旋轉著橫劍在前。

    又是一聲炸響。

    陸沉整個人站在原地,長發和白衣尾端向后漂浮,身軀卻八風不動。
农村小说 出组三规律及胆号规律 内蒙古时时彩 黑龙江福彩快乐10分开奖结果 安卓通用版麻将作弊器 四川快乐12开奖号码 河北20选5 全天北京pk10稳定计划 炒股第100天 时时彩稳赚200 欢乐捕鱼人大海秘宝怎么打 急速赛车 比分直播足球爱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