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凡塵一劍 > 第223章 太白

第223章 太白

    中神州官道之上,由南往北,有四人緩緩前行,轉眼便就是半月,離那地龍宗也僅僅只有數千米的距離。

    罩諄絲毫沒有因為壽元緣故而流露出絲毫的落寞憂傷,反而心胸越加的開闊起來,沿路所遇到任何風景,都會下意識停留觀看一番。

    “陸小哥,從小瓶洲一路而來,要去何處?"

    “萬古蠻荒。”

    “咦,那可是傳說中的大兇之地,陸小哥你這躺可有安全保障?”

    “修行就是游歷,慢慢來便是。“

    “哈哈,有理有理。”

    半路上,罩諄談性極高,經常與陸沉一聊便是半日,這讓古靈和南月都有些面面相覷。

    要知道自家師傅除了好管閑事以及怕死兩個特點,再之后便是沉默寡言,極少與外人說話了,這些時日如此反常倒是怪事。

    人間萬事,仔細琢磨。反常便有妖。

    少年南月突然意識到了什么,湊到老者身旁先是朝著陸沉恭敬彎了彎腰,然后一臉神秘兮兮道:“師傅,您是不是近些時日有了破境的預兆?所以心性也變了不少?”

    古靈聽見這話,下意識笑道:“不可能啦,師傅這輩子最大的念想就是成為道教三境上的道家神仙,若是真的感受到了契機,肯定早就拿來跟我們炫耀了!”

    老者神色如常,哈哈笑道:“這話可說不準,指不定你們師傅啥時候突然就想明白了,一舉破境,到時候不光你們,就連地龍宗都得好好巴結巴結師傅了。“

    少年少女皆是眼神一亮。

    他們師傅罩得住道人所在得山頭向來人丁稀少,到了這一代也就只有他們兩個徒弟,自然資源和名聲都比其他弟子少了很多,若是師傅真的成為了地龍宗屈指可數的道教神仙,那么估計事情都變得有趣了。

    古靈惡狠狠的握住拳頭,說道:“師傅您可真的要爭氣!到時候讓那些看不起我們的人都驚掉下巴。”

    罩諄笑瞇瞇點頭道:“好說好說。”

    閑談之中,陸沉停下了腳步。

    眼前便是一座巍峨大山,而山的后方再走五十里,便是地龍宗。

    “到了。”

    罩諄同時停下腳步,朝著陸沉彎腰行禮。

    少年少女一路走來自然也猜到了陸沉的意思,同樣彎腰作揖。

    陸沉望著老人,說道:“世上常說天意不可違,但還有一句話,叫做人定勝天。”

    罩諄欲言又止,最后還是什么都沒有說出口。

    陸沉仿佛沒有看見,轉頭望了眼少年。

    南月感受到了目光,下意識朝前走了幾步。

    結果陸沉卻再次將目光移到了少女身上,說道:“多謝你幫我換的靈幣,作為回報,我這有塊劍閣的牌子,你拿著,若是出現任何事,可以來找我,不過只能用一次。”

    少女懵懵懂懂拿起了牌子,只看見一塊平平無奇的玉牌上刻著陸沉二字。

    看見這一幕,罩諄老人流露出了一絲欣慰的笑容,仿佛再無心結。

    陸沉平靜道:“那就先這樣,保重。”

    未等三人說話,陸沉的身形化為了虛影,瞬間就消失在遠處。

    南月瞪大了眼睛,說道:“師傅,高人都是這樣來無影去無蹤的嗎?”

    老人也是望著那處,臉色羨慕,嘴卻頗為不服道:“這有啥,師傅也會啊,只是不稀罕而已,老夫向來不喜歡弄些虛架子。“

    “哦.....”兩個徒弟同時符合了一聲,顯然很是沒有誠意。

    罩諄道人毫不在意,只是笑呵呵道:“到家了,回家回家。”

    .......

    地龍宗的位置與大唐邊城的方向有些偏差,于是陸沉從原路返回,途中經過了一個叫做地龍鎮的小鎮。

    顧名思義,這里由于地龍宗的照拂,人口不算少,街上也有些熱鬧。

    陸沉從大街上穿行而過,經過某座二層客棧時,突然下意識望客棧二樓的窗戶旁望了一眼。

    那里被一座花紋簾幕遮擋著,看不見里面的情形。

    沉默片刻,陸沉沒有停留,離開了小鎮。

    剛過不久,一位頭發花白背部佝僂的尋常老人來到了客棧大門,隨后緩緩上了二樓。

    二樓窗戶旁坐著一位兩鬢斑白的黑袍男子,說不出來具體年齡,看似半百,但精致完美的五官之上帶著淡淡笑意,一舉一動,瀟灑寫意,滿是儒家名士的風采。

    “慕容狂,聽到你的簡訊之后,我可在這里等了你太久。”那人笑道。

    正是殺榜第一的慕容狂坐在桌子之上,平靜道:“沒辦法,本想借著機會去渾水摸魚,可是人家早防范好了,蘇長游的兒子,也就是劍閣那個蘇安,拿著他爹的法器就在城里等著我,你說說,我能怎么辦?。”

    黑袍男子面色溫和,打趣道:“離那次比試已有近半年時光,這半年你消失不見,難道又想著去重建你的血魔教?”

    百年前被整個魔教尊稱為慕容先生老人的大魔頭,如今被一個后輩如此打趣,此刻卻沒有絲毫異樣,只是冷淡道:“家事而已,就不老您費心了。”

    黑袍男子站起身,推開窗戶望著外面,說道:“你可以在外面保留你的血魔教種子,只是希望你能清楚,當今七大圣地坐鎮大陸,所謂的重建血魔宗自然不用多想,只能靜靜等待一個完美的時機,而跟我合作就是你最好的機會。”

    慕容狂皺眉道:“我已經幫你做了很多事情,到底是什么時機?難不成你影殿還妄想同時掀翻七大圣地?要真是這樣,我奉勸你們早點自我了結,可別攔著我。”

    “堂堂殺榜第一的司徒魔頭,怎么只有這點兒膽氣?”

    黑袍男人笑瞇瞇道:“就算真是,難道你就怕了?”

    老人臉色一沉,問道:“真是這樣想的?"

    俊逸男子笑道:“不可說,不可說啊”

    慕容狂最討厭這種云里霧里的東西,但是卻又發作不得,只能故意惡心對方,帶著微嘲的笑容問道:“對了,你一個書院棄徒,偏偏要我去打量打量洛長河坐鎮的長安城有多強,是為何?難不成后悔了?覺得自己以前不走,現在掌管長安城的就是你?”

    影殿,書院棄徒,長安大陣。

    若是有心的人聽見這句話,只怕心中遲早翻起了滔天大浪。

    眾所周知,當年書院首徒驚艷長安城,后叛離書院加入影殿的故事已經傳遍了大江南北,而那人的名字叫做.....太白。

    早已經離開書院多年的男人再也不愛穿那一身

    白衣,聽見這話臉色依然不變,笑道:“念舊故人情而已,怎么?司徒老人難不成有意見?”

    慕容狂冷哼一聲,但也沒有再說什么。

    對于面前這個男子,他談不上太過于畏懼,但依然不愿意跟對方結下什么梁子。

    除了他身后影殿的緣故,更多的還是關于這個家伙自身所帶給他的一絲忌憚之感,能讓他感受到這種危險的家伙,這輩子還沒有幾個。

    “既然長安城有所防范那便算了,來日方長。”

    太白似乎是看膩了遠處風景,轉過頭說道:“你今天似乎心情有些不太好?”

    慕容狂面無表情道:“不久前得到消息,小橋鎮發生大亂,不止我血魔教大半弟子死亡,就連劉長青也死了。”

    劉長青是血魔教的大長老,曾經也是修為通天徹地的大人物,在修行界的歷史上也是頗有名氣。

    聽見這話,太白揶揄道:“真是雪上加霜,唯一一個能挑起血魔教復興擔子的家伙也死了,看來你的運氣不太好。”

    “所以我來到了這里。”

    慕容狂面無表情,說道:“劉長青婦人之仁,死不足惜,但終究是慕容狂這輩子唯一的一個好友,也是血魔教的大長老,我血魔教唯一宗旨便是有怨報怨,有仇報仇。”

    黑袍太白微微挑眉,看向遠處的大山,皺眉道:“地龍宗。”

    “是的。”

    慕容狂冷笑道:“根據情報,大亂小橋鎮的家伙除了地龍宗的三個家伙,還有就是劍閣的陸沉,真是巧得很。”

    太白搖頭道:“這里終究是中神州,你要想在這里對陸沉不利,太亂來了。”

    慕容狂大笑道:“天知道中神州多少老東西在陸沉身上下了手腳,我當然不可能這時候主動去送死,但是其他人可就沒那么好運了吧?“

    話音剛落,整個客棧二樓響起了一陣狂風,桌椅墻壁都發出了搖搖欲墜的震顫身。

    與此同時,老人身形瞬間消失不見。

    ......

    此刻,地龍宗最前方那座大山山路小道之上。

    身形佝僂的老人憑空出現在罩諄師徒三人身前,此刻的老人眼神明亮,面容冷冽,一股幾乎快讓人窒息的恐怖威壓感從身上彌漫了出來。

    這時候的他不再是尋常的鄉間老翁,而是昔年真真正正的魔道巨擘!

    他望著臉色慘白的師徒三人,居高臨下道:“老夫名慕容狂,相信你們也知道老夫的名號,今天是來替我血魔教死去的弟子報仇的,你們運氣不太好,陸沉我不想殺,你們又剛好在那里,就當是我泄憤了,不多廢話,一人一拳,活下來算是你們本事,至于地龍宗,若是有不長眼的家伙出來,那就讓他出來找死,不過是老夫多出幾拳幾掌的事情”

    話音落下,沒有給三人說話的余地,司徒狂瞬間來到了罩諄身前,便是一拳轟出,砸在了后者的身上。

    沒有絲毫還手抗衡的余地,罩諄猛然吐出一口鮮血,胸前凹陷出一個巨大的大坑,整個身體直接被砸盡了山腹墻壁之上!

    PS:最近有些筆誤,司長海,不是司過海,慕容狂,不是司徒狂,都改過來了,希望不影響大家閱讀。
农村小说 p3开机号 七星彩近30期 体彩p5 牛牛怎么玩 怎么利用手机赚钱除了微商 内蒙古快3走势图带连线 苹果股票 上海普陀股票配资公司 云南快乐10分钟开奖结开奖助 极速时时彩 排列三浙江风采网走势图 大乐透几十期无错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