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凡塵一劍 > 第165章 劍心

第165章 劍心

    整座院子的氣溫下降到一個可怕的程度。

    滿屋的劍氣變為了肉眼可見的風雪,刮在六海的身軀之上。

    六海還維持著出拳的姿勢,拳影雖盛,卻滿臉悲苦。

    一道道細微的傷口從他的身體之上出現,劍氣入身,隨后蔓延到奇經八脈間的那些最為細微處,一一切斷。

    如同劍劍穿心,痛不欲生。

    “有趣。”

    年輕劍客看著后者的堅毅面龐,微笑道“看看你堅持到最后能不能破碎我這劍氣光幕?”

    六海的拳頭從始至終未曾停過,無數拳影砸在了對方身前的劍氣光幕上,雖然已經黯淡無光,但明顯離徹底崩碎還需要一些時間。

    六海悶哼一聲,強行咽下胸口涌出來的鮮血,左腳猛然向前剁地,右拳向后拉直,用盡了全身力量,向前狠狠砸去!

    勢若繃弓,發若炸雷!

    空氣中都帶著靈氣急速扭曲隨后爆炸的味道。

    砰!

    噼啪一聲。

    那從始至終一直堅挺著的青色光幕出現了無數裂縫,如同蛛網一般蔓延在四面八方,隨后全部化為玻璃碎開的聲音。

    青色劍氣光幕當場炸開。

    強風撲來,將未明兩鬢長發向后高高吹起。

    但與此同時,中年男人的拳影也徹底消失不見。

    不知何時,他已經徹底成為了一個血人,體內的經脈破爛不堪,生機全無。

    吳六海最后模糊的意識之中右手使勁握成一個拳頭,還想著再出一拳,一拳就好!

    只可惜最后一切都化為幻影,他重重倒在了地面,血水侵染了出來。

    未明臉色漠然的看了他一眼,嘴角扯了扯,一腳踢出,后者的尸體如同炮彈一般砸入大堂中央的墻壁上,死死嵌在其中。

    “廢物。”

    他咧嘴笑道“不過放心,劍閣陸沉我會去宰掉的,到時候黃泉路上給你來個伴兒。”

    陸沉回到書院并沒有預料之中的閉關,他現在體內無法匯聚靈氣,所謂的調息也只不過是最基礎的養神而已。

    李劍仙在旁邊面色嚴肅,眼睛死死盯著身前擺放著的書院發送的一張白紙。

    明日便要開始考核,陸沉看著她的樣子,問道“心中有頭緒了?”

    李劍仙面色凝重,突然昂起下巴,輕輕的哼了一聲,說道“不告訴你。”

    李劍仙突然問道“你教我所謂的立劍意,可這是劍修的立法,真的能行嗎?”

    陸沉閉上眼睛,說道“有教無類。”

    李劍仙知道這四字是書院的宗旨,雖然書院幾位圣人以儒家立教,但其中的觀念卻格外超凡脫俗。

    “你應該想想你明日的對手。”

    陸沉說道。

    李劍仙如畫般的眉毛高高跳起,說道“當然知道,一個是我那個便宜二皇兄,李翰,還有一個是鎮西北大將軍的長子,易天行,我都算熟了。”

    陸沉回想起前些日子的情景,輕輕哦了一聲。

    “別忘了我們的約定。”

    書院某位不知名的圣人要招收弟子,在書院內部引起了極大的轟動,但在外面卻被封鎖了大半消息。

    經過有心人的查探,能有資格參加這場考核的人選僅僅只有三人。

    二皇子李翰。

    太平公主李劍仙。

    鎮西將軍長子易天行。

    三人皆是大唐皇室或者嫡系人物,要挑選一人進入書院成為某位圣人的弟子,結成一份香火請。

    在心思較為敏銳的人里面,很明顯便是大唐和書院暗中進行了某種不為人知的交易。

    書院不少學子都被這一場考核吸引來到了書院深處觀書閣前的空地上。

    一位黑袍老人從遠處大步走了過來,所到之處無數人都緩緩行禮,眼神敬畏。

    書院副院長,黑無崖。

    三圣之一。

    這位聲名在外的老人看起來沒有出奇之處,手中握著本古籍,臉上的皺紋如同老樹盤根一般粗糙密集,眼皮無力的搭著,如同任何一個尋常的鄉間老翁。

    前方有一個桌子,桌子上擺放著三張雪白的紙張。

    他望向眼前的三人,點頭道“開始把。”

    鎮西將軍之子易天行毫無忌諱,大踏步走了出來。

    二皇子李翰雙手負后,臉色平靜。

    李劍仙看見這一幕,頗有些緊張的望了望遠處。

    書院通往觀書閣的小道上,陸沉與洛長河并肩而行。

    “六海死了。”洛長河開口說道,同時隨手一揮,兩人的前方半空蕩起了漣漪,尚書府邸中六海的慘死畫面浮現在半空上的畫面中。

    陸沉平靜打量了幾眼,說道“那人用劍,劍術不錯。”

    洛長河笑道;“依據我的猜測,那人應該來自天山。”

    陸沉哦了一聲。

    近數千年來,劍閣一直引領著世間劍修的巔峰水準,但大道三千,劍修極多,由此也衍生出不少強大的劍宗。

    天山,便是其中一處,也是百年來規模僅僅次于劍閣的劍修大派。

    同理,也是由于兩者皆是以劍為宗的門派,兩者關系也是算不了多少。

    當然,在陸沉看來,劍閣與天底下任何宗門的關系都算不上好。

    “十年前天山出了個劍道怪才,叫做未明,出世要比你們劍閣當今年輕一脈高出數年,并且還與你們劍閣的摩天,沈墨凰都交過手,隱隱占據上風。”

    洛長河緩緩而談,“再加上近些年的沉淀,在江湖上已經有了無距境之下先手無敵的稱號。”

    陸沉對此沒有任何感慨。

    劍修年輕一輩中,每多一年修為便會有著成倍的增長。更何況若是他猜的沒錯,沈墨凰已經在觸碰三境的門檻邊緣。

    至于先手無敵

    陸沉抬頭望了望,不知道為何,突然感慨笑道“好多年沒有聽到過這幾個字了。”

    陸沉停步,轉頭笑問道“洛先生是怕我猜出了什么,然后忍不住一劍宰了他?”

    洛長河坦然承認道“是的。”

    “雖然我不知道與他有何仇怨,但是看來我的猜測是正確的。”

    陸沉平靜道“你做的挺對,不然等會說不定我真會一劍劈了他。”

    前方擁擠的人群中突然傳出了陣陣驚呼,同時還有七彩光芒傳了出來。

    兩人同時停步望去。

    兩張白紙在此刻散發出璀璨的金光,漂浮于半空。看來這兩人都與陸沉想的一樣,是通過以字立意的法子。

    “但聞黃河嘯,不求裹尸還。”

    第一張白紙之上的字跡凌厲,透露著殺伐果斷的意味,字跡剛寫上去,白紙便綻放出璀璨金光。

    “能讓天地共鳴的文字,皆是好詩。”洛長河點評道。

    陸沉微微轉頭,看上了第二張紙張上的文字,字跡端正飄逸,卻不失大氣。

    “他年若為青帝,一夜賞盡天下花。”

    這兩句沒有絲毫遮掩的展示了李翰心中的野心,在這種場合有些大膽甚至是不敬,但是此刻卻沒有人出聲,只是靜靜的觀賞著。

    白紙上散發出一絲威嚴浩蕩的金黃之氣,在眾人看來這便是隱有帝王之象。

    洛長河沒有點評那副字,只是輕聲道“雖然與書院理念不同,但若是以史為鑒,李翰日后若是上位的確能算得上是一代強君。”

    陸沉看了二皇子一眼,便轉移了目光。

    李劍仙滿臉緊張兮兮的走到了書桌之上,拿起了毛筆,卻遲遲沒有下筆。

    兩張散發出不同氣息的紙張呈現在旁邊,讓她頗有些心煩意亂。

    “靜心。”一道平靜嗓音在她腦海中響起。

    李劍仙懵懂抬頭,便看見了一雙眼睛。

    那雙眼睛中沒有絲毫情緒流動,宛如黑洞,但卻一瞬間讓她的心靜了下來。

    昨日經歷的一幕在她的腦海中飛速閃過。

    鬼使神差般,李劍仙大手一揮,毛筆飛速在指尖上閃過。

    在此時,一股股天地間最為精純的劍氣從李劍仙的丹田中,手心里散發而出。

    飄渺劍氣席卷四周,將身旁兩種截然不同的氣息吹散開來。

    無數人露出了驚容。

    這位小公主竟然在此刻立成了劍心!

    難道傳聞是真的,陛下最為寵愛的太平公主竟然是一名劍修大才?

    陸沉作為劍修,靜靜看著那幾個大字,嘴角也露出了一絲笑容。

    洛長河望向半空,呢喃道“魑魅魍魎,一劍破萬法?”
农村小说 甘肃快三玩法中奖技巧 重庆时时彩开奖网站 福建快三专家推荐实时 新浪体育安卓 云南时时彩最新开奖结果 在微贷网做小额贷款的赚钱吗 辽宁心悦麻将鞍山群 角球比分网 云南时时彩规则 比分网即时比分500 后2组选怎么算中奖 怎么跟计划软件盈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