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凡塵一劍 > 第八十七章 神廟

第八十七章 神廟

    影殿大司終于看清了那人的面容,隨后便有些恍惚。

    他以前似乎在什么地方見過這張臉龐。

    他想起來了。

    原來是劍閣陸沉。

    劍閣掌門劉紫陽收的第二個徒弟,并且還在劍閣引起過不小的風波,影殿暗地里自然將這些情報收集的清清楚楚。

    “好一個劍閣,好一個陸沉!”黑霧里傳來了陰冷恨戾的嗓音。

    易千南對影殿自然還有著大用處,光是踏足三境后的戰力都是一個不容忽視的存在,否則他也根本不可能冒險在此處現身。

    只是自己都硬生生抗了三位大修的一擊,結果最后,終究還是被眼前這個僅僅只有泥丸境的小子所破壞。

    更詭異的是,對方的眼神竟然讓他感到了一絲畏懼。

    一念至此,影殿大司心中產生一股不可遏止的殺意,強壓體內傷勢,回手就是一掌。

    空氣中一團黑霧化作濃煙朝著那道身影轟去。

    世間三境往上的大修,哪怕是隨手一擊都不是尋常修行者能夠抗衡。

    砰的一聲。

    落云峰峰頂仿佛攔腰而斷。

    無數落石樹木砸落峰底,那些在峰腰匯聚的弟子紛紛四散而逃。

    金光大耀。

    灰塵散去,一只小猴子攔在了陸沉與滄海葵身前,剛巧攔住了這一擊。

    遠處那道黑霧冷哼一聲,再無絲毫停滯,瞬間消失在了遠處。

    陸沉平靜站在一塊陡峭山石之上,眼睛微微瞇起。

    滄海葵靜靜望著陸沉,發現這一刻的陸沉似乎與以往有些不一樣。

    “好小子!干的漂亮!”

    “劍閣陸沉,名不虛傳。”

    老道士陳道泉帶著白落帝來到了這里。

    “影殿大司是什么級別?”

    陸沉突然開口問道。

    陳道泉蹲坐在一旁的石頭上,又無了先前對戰時那番世間頂尖大修的姿態,撓著耳朵懶洋洋道:“影殿三司,大司,影司,祭司,只知道是影殿里地位尊崇的修行者,先前那個家伙便是大司。”

    白落帝接話道:“至于另外兩人神出鬼沒,極少出世,尤其是祭司,最為隱蔽。”

    陸沉輕輕點了點頭。

    峰底傳來了熙熙攘攘的人群腳步聲。

    “還要感謝你將他們引來這里,否則寒云宗的年輕弟子出了什么不測,就真的會元氣大傷。”

    中年儒生咳嗽了幾聲,嘴唇染血,說道:“接下來的事情交給我便是。”

    陸沉說道:“你現在這種情況能行?”

    白落帝灑脫一笑,說道:“無妨。”

    ....

    白落帝走了下去,護宗靈猴跟著他。

    不到一會,峰下的聲音便逐漸小了起來。

    大戰過后,月明星稀,似乎是千里內的靈氣消散一空,天地間一片通明。

    滄海葵經過最先前的震撼,一股疲勞感油然而生,不到一會便靠在一旁的石壁上逐漸昏睡了過去。

    陸沉轉頭望去,整座宗門幾乎都變成了一座廢墟,估計在很長的一段時間里,寒云宗都會緩不過氣來。

    峰間只剩下了三人。

    陸沉開口說道:“何事?”

    來自昆侖的老道臉色正經了一分,說道:“本道近些年游歷大陸主要有兩件事,一是收一關門弟子傳承衣缽...”

    陳道泉突然望了一眼遠方那沉沉欲睡的少女,突然咧嘴一笑,說道:“這件事倒是終于解決了,無垢之體,與我所求大道完美銜接,嘿,美滴狠,美滴狠啊!”

    陸沉神色如常,說道:“那第二件事?”

    陳道泉沉默了會,問道:“你可知道神廟?”

    陸沉搖頭。

    ”遠古時代便相傳世間有神靈,創造了規則,秩序,天地靈氣,三千大道,輪回往生,構造了一個完整的世界。”

    “無數前輩揣測天穹之上真有無形的意志掌控一切,只是千萬年來從未有人見過,哪怕是我們這些踏足三境之上的強大修行者。”

    “然而千年前隨著一場遍布大陸的靈雨,這一切終于變了。”

    “無數修行者隨著雨落而破境,有一人在號稱與天庭只有一步之遙的天穹山之上出現。”

    “那人在天穹山巔建造了一座廟,稱為神廟,而且....他自稱遵從天地意志而生。”

    這一刻,面容出奇嚴肅的老道望著天邊,呢喃道:“沒有人知道是真是假,千年來只有寥寥數人登頂,而那修為通天的數人出山之后皆是不置一詞,閉口不提。”

    陸沉說道:“看來是真的。”

    陳道泉點頭道:“至此之后,神廟就在修行界中高高在上,超越七大圣地成為最神秘的存在。”

    陸沉沒有多大情緒起伏。

    當年他踏入了那世間玄而又玄的劍仙之境時,就感受到了這種意志的存在。

    陸沉突然問道:“可是這一切跟你找我有什么關系?”

    神廟,天道,都是他死掉很久之后才發生的事情。

    陸沉甚至根本就不知道這種事情。

    “我修的是一種很特殊的道,所以能感受得到世間那些虛無縹緲的大道痕跡。”

    “我曾經在昆侖至寶下神魂出竅,親身回顧過當年那場大雨,然后我發現了一個問題。”

    “在當年在那場世間號稱福澤之雨的雨水落下后,世間修行者破境不假,但是卻沒有一人境界再進一步,并且很快就徹底死掉。”

    “換句話說,破境的代價是消耗了無數修士體內的生機與潛力,而不是所謂神靈的祝福。”

    陳道泉此時已經不再是游歷世間的江湖老道,而是那昆侖山上頂尖道統的道教神仙。

    他一字一句說道:“可若真是我所猜想的那樣,神雨其實為惡雨,那座廟何談替代天道意志?那神廟豈不是騙了天下所有人”

    陸沉沉默了很久,說道:“你還是沒有回答我的問題。”

    陳道泉說道:“當年我剛巧游歷到新沙鎮,那時也下了一場雨,雨完,然后你便在陸家大宅出生。”

    陸沉微微抬頭,神情平靜。

    “那場雨與當年我看見的那場雨不一樣,但卻有一點相似。”

    老道士笑道:“所以我想來看看你,或許能找到一些線索。只是有好幾次都因為一些意外擦肩而過。”

    陸沉明白對方的意思。

    對方認為他或許會跟神廟有些聯系,或者更準確一點說他擔心自己會跟那場雨一樣會帶來厄運。

    陸沉說道:“你有沒有想過一個問題。”

    陳道泉微微一愣。

    陸沉認真說道:“那場雨,或者神廟其實他們遵循的原本就是所謂天道的意志?”
农村小说 三公出千最简单的方法 湘娱湖南麻将下载 彩名堂计划软件手机版哪里有 双色球杀红绝招(超准) 哔哩哔哩视频点击率怎么赚钱 贵州快3开奖结果历史记录 球探体育比分下载 新时时彩三星走势图 单机麻将游戏官网 bf1234网球比分直播 龙井说唱很赚钱吗 能上下分的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