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牧神記 > 第一六八九章 國師無雙

第一六八九章 國師無雙

一秒記住【筆趣閣 www.qrkqxv.com.cn】,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東帝青龍瞥他一眼,只覺這一任延康國師和前一任延康國師都是一樣形容討厭,令人不爽。

    秦牧把他從太初的一炁大羅天中救出,江白圭用東帝神器復活他,這二人的用意他自然是一清二楚,無非是借用他這位強大的古神的力量,為延康征戰。

    東帝青龍,本來便是無比強大的存在,江白圭沒有手段破東天青帝,只能復活他請他出手。

    但一個兵都不給,這是要他獨自出戰嗎?

    對面六十路軍侯,天兵天將何止百萬?

    各種重器,各種陣法,再加上東天青帝,自己獨自沖上前去,是去送死嗎?

    東帝雙眸中紫光大作:“江白圭,你的意思是說,你只給我一匹馬,讓我去迎戰東天六十路軍侯,于數百萬神魔之中取東天青帝項尚人頭?”

    江白圭點了點頭。

    東帝龍眸瞇了起來,長長吸氣:“那么你何時率兵出征接應我?”

    江白圭道:“東帝在前方沖鋒,時機一到,我便會發兵。”

    東帝死死盯著這個儒雅的男人:“一匹馬?”

    “絕世好馬。”

    江白圭不緊不慢道:“青龍天尊,你的肉身,你的祖地,還有你無數子孫,都在敵營。你也可以不出戰,拋棄這一切。”

    東帝哈哈大笑,轉過身去。

    江白圭淡淡道:“青龍天尊,牧天尊已經還過你的人情了,不再欠你什么。倘若你將來又死了,那就是真的死了。”

    東帝青龍心頭一跳,明白他的意思,轉過頭來:“倘若我再讓他欠我的情面,那么將來即便我死了,他也會再度復活我。”

    江白圭面帶笑容,緩緩點頭。

    東帝青龍繼續道:“現在,就有一個讓他欠我情面的大好機會,只要我能助國師大破東天六十路軍侯,便是大功一件,牧天尊必然感激在心!”

    江白圭含笑點頭。

    東帝青龍巨大無比的肉身晃動,越來越小,化作一個龍首人身的中年帝皇,一身神威震蕩,沉聲道:“牽我馬來!”

    江白圭牽馬上前,把韁繩交給他。

    東帝龍氣流轉,龍氣鉆入那棗紅老馬體內。

    那老馬一聲嘶鳴,鬃毛飄揚,片片龍鱗從體內鉆出,馬蹄破開,鋒利的龍爪鉆出,體魄越來越大,一身神龍力量外泄,化作朵朵神火漂浮在它的四周!

    適才這匹馬只是一匹凡馬,而現在果真變成了火龍駒!

    東帝坐在龍馬上,瞥了江白圭一眼,道:“你很壞,你是壞人。”說罷,雙腿一夾,龍馬騰空躍起,口中恢恢叫喚,腳踏海面,直奔對面的東天陣營而去!

    龍馬狂奔,馬背上東帝聲音震蕩海面,高聲道:“東天青帝,還記得當年你被我空手折斷,打成廢物一事嗎?”

    他龍吟聲傳遍東海,所有人都清晰可聞!

    “當年你被尊為天下第一帝座神兵,然而在我面前,卻被我生生折斷,打碎你一身道行,破你一身道紋。”

    東帝哈哈大笑:“我以為你這廝死了,隨手一扔,沒想到你卻命大,竟然能活下來,不知在哪處腌臜之地扎了根。想來是土地肥沃,遍地黃湯!”

    “嘟嘟——”

    東天大營之中,號角聲長鳴,青帝站在城樓上,面色鐵青,抬手一揮,只見東帝的無頭肉身被押來,青帝冷笑道:“潑黑狗血!”

    頓時有將士把一盆盆黑狗血澆在東帝無頭肉身上!

    東帝頓住龍馬,大笑道:“我一人一馬,前來挑戰,青帝你果然還是從前那等沒膽色之徒,用黑狗血來侮辱我的肉身!青帝,你只配做根柴火棒,被人抓在手里舞弄,無材無用。你這等齷蹉之徒,被人玩膩了便用來揩屁股上的污穢!”

    青帝勃然大怒,厲聲道:“給我把東極天的龍族押出來砍頭!斬龍臺伺候!”

    立刻有不少將士紛紛押著東極天的神龍登上城墻,讓東帝青龍的子嗣跪下,頭顱探出城垛,一個個神魔劊子手揚起神刀魔刀,手起頭落!

    東帝好整以暇,笑道:“我子孫遍布諸天萬界,何止億萬?上至天龍,下至蛇蟲,各族中都有我子嗣,你殺便是。青帝,你也只配躲在萬軍之中了,令人不齒。你若是出城與我一戰,我佩服你的膽色,再把你打回原形,變成一根揩屎棍!”

    青帝再也忍耐不住,遙望江白圭的陣營,吩咐左右,道:“我出城去擊殺這廝,你們鎮守大營,千萬不能出動。若是江白圭率兵來攻,你們也不能出陣搭救我!只管守好大營,不要亂了陣勢!只要陣勢不亂,江白圭奈何不得我們分毫!”

    眾將士領命。

    青帝獨自走下城樓,抓來一頭神龍,揮手一鞭子下去,將那神龍打回原形,青帝乘龍出城。

    東帝哈哈大笑,迎著青帝沖去。

    仇人見面分外眼紅,青帝長嘯不絕,身后突然天宮浮現出來,他的天宮與眾不同,天宮中的建筑呈現出寶樹狀!

    無數宮殿堆積搭建,如同一株寶樹,而他的天宮足足有七座之多,七株寶樹,同根同源!

    東帝因為從前是古神,雖然有過轉世身修煉過神藏天宮體系,但這具肉身卻只是造化神器制造出的一具神器,所以沒有催動功法。

    古神天生強大,天生便掌握大道,東帝神器是按照他的肉身來制造,對他自身的大道極為兼容,因此他也無需去催動功法!

    轟——

    兩人碰撞的一剎那,大海沸騰,兩人的力量竟然勢均力敵,東帝笑道:“你果然還是一根揩屎棍,我才剛剛復生,便擁有與你抗衡的力量,倘若我巔峰時期,捏死你如同捏死螞蟻……”

    他話音未落,青帝身后無數條粗大無比的根須飛舞,化作木質的拳頭,嘭嘭嘭連續不知多少擊,轟擊在東帝臉上,將他的臉打得變形,打得龍牙脫落不知多少根!

    東帝被轟飛出去,腦袋一懵,眼睛余光瞥見青帝腳下無數觸手翻飛,那是他的根須。

    他的根須延伸到大海之中,在海下穿梭不停,有如木質游龍,飛速向自己這邊追去!

    “這廝,比當年所謂的天下第一帝座神兵時強橫多了!可惜我這具肉身不是我的真身,只是一件模仿我真身的神器罷了……”

    東帝噴出口中斷牙,催動肉身的力量,突然感覺到這東帝神器的體內,竟然有著一座座天宮烙印,不由呆了呆。

    延康在鑄造東帝神器之時,竟然將八種龍族的帝座功法也化作了烙印,融入到東帝神器之中!

    這種煉器手法,前所未有,超越了天庭和開皇時代不知凡幾!

    不知是何人竟然能夠做到這樣高深莫測的煉器手段,可想而知,此人煉器,必然已經細致入微,達到近乎道的層次!

    東帝立刻催動體內磅礴的元氣,沿著那些天宮烙印運行,突然,無比狂暴的氣息從他體內噴薄而出,一座座天宮從他體內騰空而起,讓他的力量急劇膨脹!

    東帝落在海面上,腳踏大海,穩住身形,轟轟轟,海底傳來劇烈震蕩,青帝一條條粗大無比的根須被他以法力生生鎮壓!

    青帝沖上前來,兩尊當世最頂尖的神祇交鋒,殺得天昏地暗,而在兩邊,鼓聲喧囂震天,延康與東天的將士各自擂鼓助戰!

    東帝盡管發現了這具神器的奧妙,但是畢竟沒有修煉過這些龍族帝座功法,對法力的調動并不靈便,還是被壓在下風,屢屢吃虧。

    青帝的強大,出乎他的預料,而且生命力之強,著實恐怖,斷肢重生,斷首也能重生,而且造化之道也是無以倫比,任何傷勢頃刻痊愈,比他還要高深!

    東帝青龍乃是氣血之神,天底下所有古神,以他的氣血最為旺盛,然而這具神器的氣血雖強,卻比不上他的真身,此消彼長之下,他敗相已現。

    “我被青帝打死的話,牧天尊會不會復生我?”他心中有些惶恐。

    倘若寸功未立,秦牧還會救他嗎?

    “江白圭這廝,怎么還不發兵?”他心中更加惶恐,神通漸漸亂了起來。

    延康海岸線,江白圭站在小船之上,遙望海面上的戰斗,始終沒有下令發兵。

    “打得還不夠狠,須得再狠一些。”

    國師江白圭計算著東帝青龍的傷勢,他的計算與秦牧的計算不同,秦牧更像是推演,而江白圭的計算則是將東帝青龍的方方面面統統化作一個個數據,比如東帝的法力還剩多少,東帝的神通占多大比例,其人的氣血所剩幾何,戰意占據多大比例,如此等等,匯算到一起,便變成了一個準確的數字。

    東帝距離死亡還有多久的數字。

    而今,在他的眼中,這個數字在不斷的縮小。

    “我若是出兵,青帝必定會舍棄東帝逃回東天陣營,但倘若誘惑足夠大,那么他便會遲疑一下,嘗試在我的大軍到來之前擊殺東帝。”

    國師江白圭目光閃爍,東帝距離死亡還有多久的數字還在不斷縮小,心中默默道:“而我發兵,要做的便是在他格殺東帝之前來到他的身邊,將他擒拿!因此,雙方的距離也需要準備好。”

    他還在等,東帝身上的傷勢越來越重,然而還在死死與青帝抗衡,死戰不退,等候他發兵。

    江白圭眼中,一個個數字躍動,突然他眼中的數字頓住,他腳下的小舟頓時如同離弦之箭激射而出!

    與此同時,延康陣營中一座座大營門戶洞開,無數延康神魔腳踏海面,結成陣勢呼嘯向前沖去!

    天空中,萬帆齊動,旌旗飄揚,一艘艘樓船大艦同時將丹爐火力提升到極致!

    而在同一時間,海底也有一艘艘大船,在海下航行,而在海面下,鯤族等神族也在進軍,在海床上還有一尊尊神魔腳踩海底地面,奮力前進!

    江白圭將自己的智慧調動到極致,同時調動天空、海面、海中、海底各路大軍的陣勢,沖向敵營!

    海中,一艘奇怪的船上,有著琉璃般的舷窗,地德元君公孫嬿站在舷窗下,背負雙手抬頭仰望。

    青帝見狀,心中一凜,但是看東帝的慘狀,便有些遲疑。

    他猛地下定決心:“我能夠在延康大軍到來之前,擊殺青龍!”

    小舟船頭,江白圭背負雙手,小舟的速度越來越快,沖在延康大軍的最前方。

    “……六、五、四、三!地德元君出手!”

    他剛剛默念到這里,突然海面下一艘大船破水而出,出現在東帝與青帝之間,公孫嬿站在舷窗后,與青帝照面。

    她抬起手掌,五指叉開,正在飛身而起的青帝突然肉身之中傳來咔嚓咔嚓的輕響,一身元氣飛速木化,連同他的肉身一起很快變成木頭。

    海面上出現一株古老無比的大樹,根須扎在東海中,粗大如龍,樹干盤繞如虬,極為古樸。

    “地德元君!”

    青帝心中一驚,元神立刻出竅,從肉身中飛出,帶著自己龐大的肉身便要逃脫,就在此時,江白圭的小舟來到,三十六天宮七十二寶殿鋪開,將青帝元神困住。

    ————祝,順情生喜悅生日快樂!
农村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