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 第九百六十章 內斗

第九百六十章 內斗

一秒記住【筆趣閣 www.qrkqxv.com.cn】,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韓立身子雖被禁錮,但卻并未慌亂,心中念頭轉動的同時,竭力運轉《天煞鎮獄功》,嘗試沖擊體內禁制。

    但這股禁制源自自身丹田深處,且異常詭異,任憑他如何運功沖擊,都無法掙脫。

    韓立眉頭微皺,一邊設法沖擊禁制,同時眉心處晶光一閃,數道晶瑩鎖鏈從中飛射而出,紛紛沒入了他的小腹丹田。

    丹田內的禁制雖然能禁錮他的身體,對他的神識卻沒有影響。

    其丹田之中,數道神念之鏈一閃而入,立刻纏繞在了兩團血云禁制上,奮力撕扯。

    血云禁制表面光芒閃動,立刻輕顫起來。

    韓立見神念之鏈對這血云禁制有用,心中稍稍一松,深吸了一口氣,心念猛地一催。

    他眉心處晶光大放,一縷縷晶瑩細絲一卷而出,交織纏繞成一柄晶瑩小劍。

    小劍不過寸許來長,但散發出的神念波動遠在神念鎖鏈之上,正是煉神術第五層大成后修成的神通,神念之劍。

    神念之劍一閃之下便沒入了他丹田,滴溜溜一轉之下,劍身陡然漲大了倍許,一股凌厲劍意從中爆發而出。

    兩團被神念之鏈捆縛的血云禁制被劍意壓迫,立刻翻滾波動,表面血光閃動。

    而神念之劍隨即一個模糊化為一道劍影,斬在一團血云上。

    “嗤啦”一聲,血云被摧枯拉朽般斬成兩半,直接爆裂化為無數血光飄散。

    飄散的血光禁制被他體內流轉的氣血之力包裹,很快驅散干凈。

    韓立心中暗喜,隨即繼續催動神念之劍,斬在了另一團血云上。

    第二團血云也應聲被直接斬滅。

    兩團血云消失,韓立身體頓時恢復了正常。

    他翻身站起,長出了一口氣后,面露沉吟之色。

    這股來自丹田的古怪禁制,源頭正是那兩團被自己吞噬的硫焱血云。

    “莫非……”韓立一念及此,忽然想到了什么,面色一陣陰晴不定起來。

    隨即他身形化為一道虛影,朝著前殿方向急掠而去。

    ……

    前殿之中。

    方蟬,段通,軒轅行等四人和邵鷹、朱氏兄妹三人正激烈纏斗在了一起,轟鳴聲和炸裂聲此起彼伏。

    方蟬一方人數雖然多,卻明顯處于下風,不過交手了數個回合,便已有人受傷。

    石穿空眼見此景,眼中閃過一絲急色,卻仍舊沒有出手,目光不時朝著后殿方向望去。

    血陣之中,孫圖四人身上的血色紋路越來越多,轉眼看爬遍了他們的半個身體。

    “厄城主,屬下對你忠心耿耿,從未有過二心啊!”符堅慘叫聲中,開口求饒。

    “知道你忠心,所以我才給了你這個機會。為了玄城大業,就委屈你了。”厄膾毫無憐憫之色,反而淡笑的說道,手中掐訣更急。

    雕像中的血光更快的融入四人身體,他們身上的血色紋路也更快的四散蔓延而開,眼看便要爬滿四人的身體。

    “厄膾,你既如此狠心無情,那好,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們亡!”符堅怒吼一聲,驀然張口,一道白光從中飛射而出。

    白光內赫然是一張符箓,上面銘刻了一個鋸齒小刀圖案,散發出晶瑩剔透的光芒。

    這道白光驟然一斂,凝聚成了一道晶瑩鋸齒刀芒,迅疾無比的一閃沒入其小腹之內。

    只聽“嗤啦”一聲微不可聞的輕響傳出,符堅身周的血云一陣劇烈震蕩,上半身那里的血云光芒飄散了不少,雙手立刻恢復了自由。

    但其下半身的血云濃密,而且和身下雕像交纏在一起,仍舊沉穩如石。

    “咦,魂刀符!”厄膾口中輕咦了一聲,卻也并不十分在意的樣子。

    符堅兩手恢復自由,立刻猛地一甩。

    四道纖細黑芒從其袖中射出,兩道如電刺向厄膾而去,另外兩道打向身下的雕像。

    與此同時,他口中再次一吐,三道白光從中飛射而出,快如閃電的沒入孫圖等三人體內。

    “嗤啦”一聲,三人身周血云也飄散不少,上半身恢復自由。

    “多謝符城主相助,諸位別留手了,如今已到了生死存亡的關鍵!”晨陽一得自由,口中高呼出聲,兩手連揮。

    三道黃芒從其左手中飛出,正是之前的那種黃色短矛,如電般射向厄膾。

    同時其右手之中白光一閃,多出了一柄骨白色戰刀,化為一道霹靂刀影,斬向了身下的雕像。

    孫圖和秦源也是一般,一得自由,立刻出手反擊。

    在一陣呼呼的銳嘯聲中,一道粗大黑色劍影,還有一道艷麗血光襲向厄膾。

    兩人同時也發出攻擊,打向了身下的雕像。

    一連串的舉動說來復雜,其實不過在電光火石之間。

    厄膾對于四人舉動視若無睹,嘴角露出一絲嘲諷,手中法訣輕輕一變。

    符堅四人腳下的雕像散發出的血光一轉之下,瞬間化為一層血色光罩。

    厄膾身下的雕像也血光大盛,滴溜溜一轉之下,同樣化為一層血色光罩,將雕像和厄膾一同罩在其中。

    一連串轟隆隆的巨響炸開,血陣之內各色光芒交織狂閃,隱隱將血陣也淹沒在了其中,附近地面也劇烈晃動。

    一旁交手的方蟬,邵鷹等人聽到陣中傳來的巨大動靜,紛紛停了下來,各自退開,朝著血陣內望去。

    血陣內的各色光芒很快飄散,厄膾,還有五座雕像安然無恙,也之前一般無二,似乎剛剛的猛烈攻擊只是夢幻一般。

    雕像上的血色光罩看似稀薄,卻固若金湯。

    “這……”符堅等人眼見此景,大吃一驚。

    “笑話,泣血大陣豈是你們能破壞的?倒不如省些力氣,或許還能多撐點時間。”厄膾冷笑一聲,兩手飛快掐訣。

    嗤嗤嗤!

    四人身下雕像再次一亮,無數道血色光絲從中爆射而出,纏繞向四人的身體。

    這些血色光絲周圍跳動著一個個蝌蚪狀的血色符文,每一根光絲都散發出陰冷無比的氣息。

    符堅等人原本便沒能脫困,立刻便被這些血色光絲從頭到腳,牢牢纏住。

    一股陰冷之力從光絲中滲透進四人體內,四人身體立刻變得僵硬,再次動彈不得。

    厄膾眼中閃過一絲滿意,但立刻恢復了肅然,兩手掐訣,口中誦念咒語。

    五座雕像散發出光芒越來越亮,符堅四人身上的血色光絲飛快增加,圍著四人身體飛快纏繞,幾個呼吸間便在四人身周形成四個血色大繭。

    符堅等人徹底被禁錮在了其中,動彈不得。

    方蟬等人眼中剛剛泛起的希望再次破滅,氣勢大衰。

    “哈哈,你們的城主今日死定了,你們也休要頑抗,乖乖束手就擒吧。”邵鷹哈哈一笑,說道。

    “休想!”方蟬眼中冷芒一閃,再次飛撲而出。

    其他三人也立刻恢復過來,揉身而上,雙方在此廝殺在了一起。

    厄膾劃破手指,兩手揮動,凌空畫符。

    兩道血光從其手指上飛出,化為一個個尺許大的血色符文,四散飛射而出,融入血陣各處。

    血陣再次浮現出一道道陣紋,飛快交織之下,轉眼間一個比之前復雜數倍的法陣浮現而出。

    厄膾眼見此景,面色微微有些發白,似乎布置出了這個巨大血陣對其來說也是很大的消耗。

    不過他此刻神情間更多的卻是欣喜,手中立刻掐訣一點。

    嗡!

    整個血陣驟然明亮,一道粗大血色光柱從中投射而出,罩住了池底的那面光門,發出一股強大吸力。

    光門微微一震,隨即發出轟隆隆的巨響,仿佛悶雷翻滾。

    隨即又是一聲悶響,一股粘稠血光赫然從光門之內飛出。

    這股粘稠血光仿佛液體一般,色澤不純,內部隱現許多黑色斑點,但其中散發出的氣血之力卻異常龐大,遠勝血池內先前的血水。

    這股粘稠血光看起來有些不甘愿,但最后還是抗不過血陣發出的氣息,融入了上方的血陣內。

    嗡!

    血陣立刻光華大放,急速運轉。

    粘稠血光進入法陣后,并未散開,而是在陣內保持原樣流動,仿佛一條血色大蟒一般,轉眼間來到了符堅所化的血繭前,赫然一閃融入其中。

    血繭驟然散發出耀眼光芒,無數血色符文在其中翻滾轉動。

    血繭內符堅散發出的氣息,陡然一盛,但卻劇烈起伏。

    下一刻,血繭背后血光一閃,那股粘稠血光從中飛射而出,繼續向前游去。

    粘稠血光中的黑色雜質明顯減少了許多,而且散發出絲絲晶瑩光芒,似乎得到了某種凈化一般。

    厄膾眼見此景,面色微喜,手中法訣一引。

    粘稠血光繼續向前游弋,轉眼間來到孫圖所在的血繭前,再次融入其中,然后很快從血繭背后冒出。

    粘稠血光內的黑色雜質再次變少,其中晶光更濃,繼續向前,依次從晨陽,秦源所化血繭內流過。

    依次經過了四次凈化,粘稠血光內的黑色斑點已經徹底消失,化為了一股純凈血光。

    厄膾眼中喜色一閃,單手一招。

    這股純凈的粘稠血光沿著血陣運轉,很快來到其跟前,一閃之下便融入了其體內。
农村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