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美男榜 > 第八百五十五章:情敵終相見

第八百五十五章:情敵終相見

一秒記住【筆趣閣 www.qrkqxv.com.cn】,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每個人都有不堪回首的過往。這種不堪,也許是第一次來了癸水而不自知的招搖過市,也許是為了搶一口飯吃咬掉惡犬幾口毛的悲壯,也許是為了生存不得不出賣某些對于自己而言十分重要的東西……

    對于戰蒼穹而言,他最不堪的過往只有兩個。

    一是信了他養父的話,把公羊刁刁當成未婚妻般期待著。二是被某個看起來弱不禁風的蒙面小男孩暴打。

    沒錯,這兩個不堪回首的往事,都與公羊刁刁有關。此時此刻,他才知道, 也與那個躺在床上半死不活的禿頭有關。

    哈!他是萬萬沒想到,那個禿頭就是曾經暴打他的小麻桿精!

    人生真是處處不相逢啊。

    戰蒼穹一屁股坐在了床上,伸手就要去按羽千瓊的傷口。

    唐佳人一把攥住戰蒼穹的手,謹慎地問“干什么?”

    戰蒼穹回道“緊張什么?我不過就是想讓他醒來,好好兒憶往昔么。”

    唐佳人挑眉道“戳人傷口讓人醒來?”

    戰蒼穹笑道“你又不是沒這么干過。”

    唐佳人無語,丟開戰蒼穹的手,正色道“不能動他。他弱著呢。”轉而神秘兮兮地一笑,詢問道,“你小時候真被他暴打過?嘖嘖…… 看起來不像啊。你瞧你,多高大威猛,怎么就被他踩在了腳下?”

    戰蒼穹難得的紅了臉,糾正道“不是踩在腳下,而是踢了幾腳罷了。我當時太小,又不想和一個瘦竹竿一般計較。算了,過去的事兒就不要提了。我也不是那種斤斤計較的人。”

    唐佳人點頭道“好。不提了。”一轉頭,噗嗤一下笑開了。

    戰蒼穹羞怒地道“喂喂,都說不提了,你這是做什么?”

    唐佳人看向戰蒼穹,攤開雙手,道“我沒提什么呀。我只是笑笑而已。”

    戰蒼穹伸手要去抓唐佳人,公羊刁刁冷冷地道“若我死了,你們還會如此嬉鬧?”

    唐佳人的脖子一縮,感覺自己好像被冰溜子給砸中了。

    戰蒼穹瞇眼打量了一下公羊刁刁,道“本宮可不知道你死了以后會如何。不如,你先死一個給本宮看看。”

    公羊刁刁道“外強中干。戰蒼穹,失了內力,卻還能如此趾高氣昂的人,你當屬第一。”

    戰蒼穹道“神醫真是火眼金睛,竟能看出本宮失了內力。神醫的眼睛如此厲害,不知可看出,自己在佳人的心中,退居到第幾位了?”

    唐佳人直覺不妙, 立刻開口道“別吵別吵!床上有病人,院外有護衛,不知道哪里還藏著兩只耳朵。找死的方法很多,咱別自己人捅自己人好嗎?”

    戰蒼穹和公羊刁刁異口同聲道“誰是自己人?”

    唐佳人的求生欲極強,機智也非同一般的強大,當即用手指了指自己的鼻子,道“眼下,誰和我統一戰線,那就是自己人。”眼睛一撇,看向公羊刁刁和戰蒼穹,“怎么,難道你們和我不是自己人?”

    戰蒼穹笑道“我竟無言以對。不過,想來有人不想和我成為自己人。”

    公羊刁刁冷哼一聲,道“我得是手刃多少人命,才能和你成為自己人?”

    唐佳人垂眸看著羽千瓊,暗道你也是個壞東西,卻是個省心的壞東西。快醒醒吧,別再貪睡了。若真有所謂的心有靈犀,你這會兒就應該醒過來,替我擺平眼前的困境。對,好好兒贖罪!

    世間總有奇妙之事發生,仿佛為了讓人相信天上神仙有靈。

    羽千瓊的睫毛顫了顫,竟緩緩張開了眼睛,看向圍在自己床前的三個人。許是心有所盼,他一眼就看見了唐佳人。視線交織,眸光中泛點笑意。雖不明顯,卻若第一朵春花綻放。

    第二眼,看見了公羊刁刁,眼中的那點兒笑意好似琉璃,瞬間被擊碎,隱隱透著幾分鋒利。就像…… 墻頭上豎起的碎裂瓷瓦片,為了防賊惦記屋內的寶貝。

    公羊刁刁問“怎么不笑了?”

    羽千瓊慢慢垂眸,虛弱地喘息著,就像瀕死的瘦弱野獸。

    公羊刁刁冷笑一聲,道“裝死?我不介意讓你裝得再像一點兒。”

    羽千瓊抬起眼眸,看向唐佳人,沙啞著嗓子,道“我偷了段…… 咳咳…… 咳咳咳…… 最快樂的…… 時光。”

    一句話,承認了自己的手段,卻沒承認自己的錯誤;一句話,表明自己如同卑微的螻蟻,渴望著陽光。卻也引人自問,難道因為他是卑微的,就不可以渴望陽光?一句話,好似撬棍,將唐佳人堆積了一晚上的憤怒撬開一道細小的縫隙,有了松動的痕跡;一句話,將公羊刁刁滿腹的沼氣點燃,轟地一聲炸開了蘑菇云。

    公羊刁刁氣得渾身直顫抖,指著羽千瓊,低吼道“偷段快樂時光?你是我的好友,你卻偷我的寶貝!挖我的心!你所謂的快樂,就是建立在我的痛苦之上!你狼心狗肺!你無恥小人!今日救活你,就是要與你恩斷義絕!從此后,你我生死無關! ”

    羽千瓊早就想到了會有這么一日,也做好了心理準備,可當公羊刁刁真的和他撕破臉后,他卻覺得胸口悶痛至極。原來,他也在乎何謂朋友。只不過,唐佳人只有一個,他若不用些手段搶來,怕是要錯過一輩子。朋友與心愛的女子之間,他順了自己的心,更傾向于后者。這種事,從來沒有先來后到,只源于是不是那個人罷了。

    而今,他時日無多,竟越發貪心了。既想要好友的原諒,又想要心愛女子的陪伴。果然是…… 癡心妄想。他中毒了,旁人不曉得,公羊刁刁又怎會不知?然,公羊刁刁一定會裝作不知。至少,不會告訴唐佳人他真實的狀況有多糟糕。呵…… 真是糟糕啊。

    羽千瓊一口血咳出,在公羊刁刁的身上飛濺出點點紅梅,在自己的身上流下鮮紅的血滴。

    唐佳人瞬間驚慌失措,竟伸手去擦羽千瓊嘴唇上的血,口中急道“刁刁…… 刁刁…… ”那聲音,竟帶著哭音。

    公羊刁刁慢慢收緊手指,望向唐佳人的側臉,在心痛如絞地暗道他只是偷了一段快樂時光嗎?誰把余生里大片的美好時光還給我?
农村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