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恐怖小說 > 奇跡的召喚師 > 1841 “相信我。”

1841 “相信我。”

    “我有辦法救活她。”

    當這樣的一句話從羅真的口中傳出,傳入眾人的耳中時,整個空間一下子變得寂靜了下來。

    優紀的聲音消失了,卻能夠讓人清楚的感覺到她的驚愕。

    倉橋看著羅真,一副愣愣的模樣,半天都沒有做出反應。

    連菊岡誠二郎的眉頭很清楚的跳動了一下,注視向羅真的眼神變得認真了起來。

    “什...什么?”

    只有亞絲娜,猛的回過頭,看向羅真,眼中既有震驚,又有喜悅。

    “這...這是真的嗎?羅真!”

    亞絲娜連忙詢問。

    然而,除了亞絲娜以外,在場的其余人都不會這么問。

    那也是理所當然的吧?

    “你是在開玩笑嗎?”倉橋像是聽到什么胡說八道一樣,道:“這可是艾滋病末期,以目前的醫學程度,這已經是屬于不治之癥的領域,除非在醫學上突然出現什么重大的突破,不然絕無可能治愈,還請你別在木棉季的面前突然開這種玩笑,這樣非常的不好。”

    倉橋說出了這樣的話,語氣中倒也沒什么不快,反而有種耐心說明的感覺,似乎是將羅真的那番話語當做是救人心切下的妄語了。

    這讓羅真對倉橋倒是有些刮目相看,不過卻還是那句話。

    “讓我進去吧,之后你們就會明白了。”

    羅真沒有多做解釋,而是準備讓事實來進行證明。

    可倉橋明顯沒有妥協。

    “以木棉季目前的狀況,必須保證周圍沒有任何的病毒及細菌才能盡可能的延長她的生命,就算是我們,不仔細消毒并穿上防護衣的話,同樣不能進去,桐谷先生,你還是想清楚再說吧。”

    倉橋勸導般的這么說著,即便沒有明說,言語間還是有婉拒的感覺。

    這也無可奈何。

    作為優紀的主治醫生,倉橋很清楚,優紀的狀況的確非常的糟糕,以目前的醫學條件已經沒有任何的可能救活她,不然,醫院不會直接宣告她僅剩下三個月左右的生命。

    倉橋就可以肯定,要么目前的醫學領域出現重大的突破,要么出現能夠治療艾滋病的特效藥,否則,想救活優紀,絕無可能。

    這里是全國唯一一所對〈Medicuboid〉有在進行研究和實驗的醫院,匯聚著國內乃至國外最先進的醫學設施及醫學條件,連這里都斷言沒有治愈的可能,那么,即便尋遍世界各國,想找出拯救優紀的醫院,都是不可能的。

    而羅真看起來是那么的年輕,說自己有辦法救活一個艾滋病末期,只剩下三個月的生命的重病患者,誰相信?

    所以,倉橋只能認為羅真是在亂說,進而委婉的提醒及拒絕他了。

    反觀亞絲娜,對羅真的話語卻是深信不疑。

    “真的嗎?”亞絲娜看著羅真的眼中滿是忐忑,道:“真的能讓優紀得救嗎?”

    對于亞絲娜的這番話,羅真只回以一句。

    “相信我。”

    羅真就這么說了。

    “嗯!”

    看著這樣的羅真,亞絲娜重重的點下了頭,選擇了信任。

    “醫生,拜托你,就讓羅真進去試試吧。”

    亞絲娜這才轉過身,對著倉橋鞠躬拜托了。

    “這...”

    倉橋緊皺起了眉頭,顯得很為難。

    而一直在旁觀沉默著,不知道想著什么的菊岡誠二郎這時卻是察覺到羅真瞥向自己的視線,先是一怔,旋即明白了。

    (他讓我過來,其實就是為了這個時候。)

    沒錯。

    羅真讓菊岡誠二郎過來,就是為了這個時候。

    如果僅僅是想探望身為〈Medicuboid〉的實驗者的優紀,那固然沒那么容易,可只要優紀這邊有向倉橋提出要求,倉橋應該還是會允許羅真和亞絲娜的探望,根本不需要菊岡誠二郎以國家探員的身份來疏通。

    但羅真卻讓菊岡誠二郎跟著一起來了,目的就在于這一刻,得由他站出來,代表國家,同意這件事。

    這讓菊岡誠二郎心中一陣苦笑。

    (還真是可惡啊,這個家伙。)

    要知道,若是菊岡誠二郎站出來幫羅真說話,讓羅真去嘗試救治優紀,結果羅真卻沒有成功,甚至導致患者出現嚴重的問題,那這個責任,菊岡誠二郎可背不下來。

    事關一條人命,不謹慎是不行的,哪怕是國家出面,一個不好,陷入輿論,絕對是吃不了兜著走的結局。

    (果然,人情不是那么好還的。)

    菊岡誠二郎只能把苦水往肚子里吞。

    想想也是,羅真要是能吃虧,那國家方面早就將這個神秘兮兮的家伙的秘密給挖了一個干干凈凈了,怎么還會與一個毫無勢力,僅限個人的高中生互助互利呢?

    不少人都認為這是國家高層的人太謹慎和懦弱,根本不需要那么重視羅真,也許羅真之前消失那兩個月只是茅場晶彥對他做了什么,他自己其實什么都不知道,他能夠拿出那種技術,同樣只不過是和茅場晶彥有所同流合污,乃至是從茅場晶彥那里偷了,那亦說不定,根本沒必要那么慎重的對待他,可作為直接見過羅真提供的技術的人,菊岡誠二郎很清楚,國家的重視一點都不夸張。

    因為,羅真提供的那種技術,目前根本連一絲一毫都還解析不出來,更別提是運用,比當前的技術超出整整一個世紀還多,讓人懷疑是不是外星來的黑科技。

    這種技術,茅場晶彥根本不可能研究得出來,目前的人類也絕無可能開發得出來,方才讓國家方面那么震驚,那么重視羅真。

    這也是羅真故意計算好的,從自己的知識中精挑細選出一種讓國家能夠產生這種重視和慎重的恰到好處的技術,方才引導出了國家的這種態度。

    于是,國家方面才會認為,也許,羅真的身上還有什么重大的秘密,不能隨便觸怒他,以免出現問題。

    現在,菊岡誠二郎也萬分贊同這個觀點了。

    (如果他身上真的還有什么秘密...)

    那么,眼前的問題,興許真會被其解決。

    想到這里,菊岡誠二郎有了決定。

    “就讓他進去吧,倉橋醫生。”菊岡誠二郎推了推眼鏡,道:“一切后果,國家都會替他承擔下來。”

    菊岡誠二郎就給出這樣的允諾。

    “......”

    倉橋沉默了。

    這時...

    “......讓羅真小哥進來吧,醫生。”

    優紀的聲音也響了起來。

    “我相信,小哥哥肯定不是隨便亂說的,反正我都這樣了,就試試吧。”

    優紀故作輕松的聲音響起,終于成為壓倒倉橋的最后一根稻草。

    “......好吧。”倉橋終于點頭,道:“需要幫你消毒和準備防護服嗎?”

    “不用。”羅真搖了搖頭,道:“很快就好了。”

    說完,羅真直接上前。

    見狀,倉橋雖覺得還是有點不妥,但也只能跟著上前,開始操縱墻壁上的面板。

    下一秒鐘,無菌室的大門打開。

    羅真便在眾人的注視下走進其中。
农村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