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恐怖小說 > 我家娘子猛于虎 > 第949章 狗拿耗子

第949章 狗拿耗子

    包括謝婉在內,已經深刻意識到自家兄長在朝中的權威。

    她不是不曾聽聞當時太極殿發生的一切,以及……那殿后藏起來的遺詔,還是諸葛術親自藏到后面去的。

    舅兄在主導新帝的廢立!

    諸葛術看的比旁人更多,更深遠。

    他很清楚,未來至少十年、十五年內,謝顯的勢頭無人可及。

    甚至他有更深層的恐懼,總感覺舅兄還有更高遠的追求,他的目標可能是……星辰和大海啊。

    當然這些不能瞞著自家夫人,他不想一個人憋死。

    結果就是,倆人憋的夠嗆。

    有些話甚至不能和蕭寶信說。

    謝婉都不知道自家大嫂這性子太直,能不能一不小心就給漏了,她就不知道其實世界上知道最多人秘密的就是蕭寶信,嘴最嚴的也就蕭寶信,否則建康城已經丑聞滿天飛,家家不得安生了。

    這家夫人是個愛鮮肉的,雖說沒出那個軌,可日常喜好看顏色好的小郎,誰家的子侄兄弟也跑不了她的雙眼鐳射;那家小媳婦有難言之癮,他家夫君有怪癖,天天要舔著她腳才有感覺,害的她有妄想癥,總感覺這些個男男女女衣冠楚楚,都不是什么好東西,私底下說不準都見不得人;另外……

    自家三房那位王夫人,三嬸一次醉后亂那啥,和謝三爺又有了崽兒,現在肚子里已經揣了一個月有余的崽兒,不敢聲張,捂著正熱乎。

    背著褚令姿說完褚家閑話,祖氏心滿意足的走了。

    “我聽你阿兄說,路家大郎可能要往上升一升了。”蕭寶信沖謝婉點頭。

    “阿兄和路大郎肯定能合得來,都是一路人。”謝婉吃吃地笑,就說吧,自家阿嫂的嘴沒把門兒的,這話也能往外說——呸,她不是外。

    “都懼內。”

    蕭寶信捧著肚子笑:“說什么呢,我懼你阿兄。”

    王薔:果然,誰不在場都免不得被人說。

    左等右等謝婉沒有要走的意思,王薔倒是起身要告辭了,蕭寶信猶猶豫豫地站起身來拉著她也不說讓她走,也不說讓她留。

    連謝婉看著都有鬼了:“阿嫂這是有話啊,要不……我先避避?”

    這是當著她的面兒不好說啊?

    蕭寶信:“其實也不是非避開不要,沒啥見不得人的。”她豁出去了。

    “你們可知道阿郎身邊有個姓靳名斤的將軍,護衛他的安全?人長的高高的,一表人材。”沒說瘦,自從進了謝府敞開了吃之后,已經不像個竹竿子似的干瘦了。肉一長起來,人也顯得精神了,長的還挺周正。

    “人很實在,功夫又高……”

    謝婉看看蕭寶信,看看王薔,好吧,她知道了。

    怪不得褚令姿說起王薔再嫁的時候,阿嫂臉那么僵,原來是提前破題了。

    都不是傻的,聽話聽音兒,王薔也立馬品出意思了,臉騰地就紅了。

    “他是在府里偶然見了十五娘一面,然后……一見傾心,打聽了你當初與褚家四郎的傳聞,對你的人品更加敬重,所以就求到了我與玄暉跟前,想要問一問你的意思。”

    蕭寶信半句虛言也沒有,只是不曾把褚安給扯出來。

    畢竟是七八歲的孩子,這事兒傳出去對他名聲不好。

    雖說是為了王薔好吧,可給寡母拉紅線挑后爹,會說的不如會聽的,只怕傳出去什么的都有。

    有一說一:“他說了,問問你,你若同意更好,不同意他也絕不糾纏,讓你名聲受損。當然,說你若是同意嫁他,就把褚安當親兒子養,他家你作主,你家還你作主,反正都可你。身家性命都是你的。”

    謝婉聽了抿嘴笑:“這人說話可挺逗。”

    蕭寶信聳肩:“你沒看見過真人,真人更逗,是個極實誠的,除了能吃沒毛病,其實能吃也算不得毛病,功夫是真高,府里沒人是他對手。”

    說完鄭重其事地看向王薔:

    “我個人覺得他為人還是挺靠譜的,我覺得……你可以考慮考慮。”

    王薔笑著搖頭:“他能在表兄身邊做事,定然人品貴重,只是與我無干。我這輩子——”

    “就這樣了嗎?”謝婉打斷她。

    “你先別急著決定,再想想。褚四郎都已經死了那么久,十五娘,你真的不再為自己考慮考慮嗎?畢竟你們沒一起生活過,許多許多,”

    她嘆了口氣,抓住王薔的手:“有些話我不想說,可是。真的,你們并沒有一起生活過,很多你思念也好,記憶也好都只是鏡花水月,你的想像。你真的要被這些困住一輩子嗎?”

    她成了親,與諸葛術生活在一起之后才知道原來這和她想像中的婚姻生活根本不一樣。

    諸葛術原來睡覺也會打呼,腳也會臭,并不如當初想的那么空中樓閣,一切都按書本里最美好的樣子來的。什么公子如玉,翩翩風度。他也會發脾氣,也會撒謊,還會放臭屁給她聞。

    可是他待她好,會包容她的一切脾氣,誰說什么都不如她一句話,會把她的一切都放心上,天冷的時候提醒她加衣,他冷了反而會抱住好。

    他們在一起,有開心,也有生氣。

    氣的時候恨不得一刀砍死他,可是開心的時候又覺得這輩子沒嫁錯人,這人是她一輩子當中待她最好的人。總之,各種精分。

    被勾著手的蕭寶信:好在謝顯不會放臭屁給她聞。

    唔,腳也不臭。

    有時候睡覺會說夢話這一點挺好玩,聽他用鄭重其事的語氣吩咐人辦事,還有一本正經的吐槽那人真蠢。

    “阿嫂,你別只是點頭啊。”說媒的好像是你哦,怎么最后是我在瘋狂安利?

    王薔笑:“我知道你們是為我好,可是我覺得我現在這樣挺好。”

    蕭寶信并沒有一說就成的覺悟,畢竟王薔的固執可是出了名的,能擰過父母嫁過去當寡婦的,當世能有幾個,意志尤其堅定。

    “我說了,我尊重十五娘的決定。”

    謝婉瞪圓了眼睛,趕情皇帝不急急死太監,把她給說心活了,人家倆人跟磕瓜子閑聊天似的。

    今天天氣挺好啊。

    我覺得一般。

    ……嗯,那就一般吧。

    就這樣?

    肚兒疼,謝婉白了倆人一眼:“算了,算我狗拿耗子多管閑事。”
农村小说 真实捕鱼游戏 广西快乐十分综合版走势图 腾讯时时彩计划人工全天 排列五开奖号码 广西十一选五倍投计算器 52麻将手机客户端 广州恒大新浪体育 幸运飞艇pk10直播视频 安徽快三稳赚技巧 分分彩 腾讯分分计划软件手机版 球探足球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