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恐怖小說 > 我家娘子猛于虎 > 第948章 胳膊擰不過大腿

第948章 胳膊擰不過大腿

    路家不是沒想過親上加親,畢竟路家小子多,當初誰也不曾想蕭寶信一生就是倆閨女,和誰結親不是結啊,倆閨女嫁到一家還有個照應。

    想的挺齊全。

    結果祖氏不過略略提過一嘴瑾娘的親事——琤娘是老大,自然定的親先可著她。

    都沒說第二句,路家有意向再加上一門親,人家蕭寶信就給堵回來了。

    琤娘親事她做主,已經惹得謝顯不滿,瑾娘的婚事謝顯是早放出話來人家自己選,慢慢選。

    聽話聽音兒,人家沒意思,祖氏也就不再上趕著自討沒意思了。

    還用繞過蕭寶信再找謝顯嗎,這也太不識趣了,心里就給放下了。

    她就沒想到蕭寶信是真沒‘言外之意’,有一說一,純粹是聊閑天。因為祖氏還好,沒個動不動就上手摸手攬腰挎胳膊的習慣,蕭寶信根本無從得到祖氏七彎八抹的心腸。

    用祖氏的話說,蕭大娘子直腸直肚的。她當是夸獎,其實蕭寶信當成現實在進行中的。

    當然,哪怕祖氏提了,估計蕭寶信也得拒了。

    不管是路家也好,郗家也好,結一門親也就盡夠了,當然都是好人家,可也不能雞蛋都放一個籃子里啊。

    真都弄到一起,結果自己窩里掐起來了,或者親家家里不合,他們幫誰?

    蕭寶信直接就給褚令姿卷了,沒半分猶豫。

    “你趕緊歇了吧,玄暉說了瑾娘的親事他自己給相看,我份插手的。”

    褚令姿可沒祖氏那份覺悟:“那我讓我家四郎去和表兄說。”

    蕭寶信:你家景郎還比瑾娘小一歲呀喂!

    反正謝顯是不會同意的,她倒也賴得當著這么多人一再拒絕,她是直來直往,可不是缺心眼啊,上趕子給好友找不痛快。

    “那我就不管了。”蕭寶信樂得輕松。

    褚令姿樂呵呵的,全不受影響,吧唧吧唧嘴遺憾地掃過謝婉的肚子,可惜讓薛醫生給診出來是個小郎了,不然她早先下手為強。她也知道不能可蕭大娘子一棵樹上吊死,現在謝顯如日中天,覬覦他家小郎小娘子的還不從建康甩到下邳去?

    不論謝顯是從家族還是從個人考慮,只怕都不想將孩子的親事和一家死抓在一處。

    可……誰讓蕭大娘子和謝表兄容貌太盛,生出來的孩子各頂個兒的質優貌美,小小年紀無論是才華還是脾性看著都是頂尖的?

    哪怕被人拒絕,也得試試不是?

    萬一人家就看中她這人品貴重,家風純樸呢?

    “你可行了,難得的聚會成你相親的場合了?”謝婉白了褚令姿一眼,自從生了孩子開始就心心念念給定親,要不要這么操心勞力?

    別看她嘴上口口稱稱的嫌棄郗三郎貌丑,其實倆人感情膩乎著呢,待倆孩子跟心尖似的,天天跟屁股后面操心衣食住行,母性泛濫著的喲,能瘋能玩的,去她那里也哄的她家伏姬最愛褚姨母。

    祖氏笑瞇瞇地:“咱們做了阿娘了,除了操心夫君,就是兒女了。兒女尤甚。”

    “是呢。”

    眾人說說笑笑時間就過去了。

    本來也沒有正事,聚到一處也就是聯絡感情,打發時間。

    人聚的全了,難免一些八卦就不方便說,都是各府各家的,七彎八拐的親戚。例如褚太妃挨了南郡公主狠狠一巴掌,郁結于心,病的好懸丟了半條命。褚老三心疼閨女鬧到了南郡公主房頭,褚彥護媳婦被褚老三給打抽了幾巴掌,結果南郡公主發飆責令帶出宮的老嬤嬤愣是反手抽了褚老三十幾巴掌,兩房鬧的不可開交,甚至褚老三捧在手心上的小妾也被收拾的欲生欲死,身上好懸脫層皮,四下里跟人說南郡公主的不是……

    褚家二房倒是偏著三房,可南郡公主不聽那套,你們一家子欺負人,那行,分家啊。

    最后鬧到蕭太后那里,自然是偏著南郡公主的。

    無論是褚彥擁立有功,還是南郡公主抽褚貴妃——現在該叫太妃了,抽她那幾下子,都讓蕭太后極為滿意,自然是要給南郡公主兩口子撐腰的,很是當著一眾內外命婦敲打了敲家二房的夫人袁氏。

    讓褚袁氏鬧了個大紅臉,回府便閉門不出了。

    這些是褚家的丑聞,自然不能當著褚令姿的面兒上說。可祖氏聽聞了,不說出去又憋著難受,便在褚令姿走后,悄悄與蕭寶信說了。

    那也是謝顯的親姨母。

    “……我可是聽說,褚太妃最近在宮里也不安生,鬧著要給五皇子封地封王,要死要活跟著五皇子一起去封地呢。”

    謝婉:“她想的倒好,才剛剛太平,皇上初初登基,怎么可能立刻就讓其他皇子分封出去封地?”

    尤其褚家可不同一般小民百姓,那是傳承百年的世家,有依仗的。

    康定帝才五歲,無論是蕭太后,還是自家阿兄,腦子進水了才會讓賊心不死,那么大的威脅遠遠放出去。怕天下太太平嗎?

    “這我倒是聽十二娘提過,”王十二娘依舊是蕭太后的座上紅人,今日本來是也要請她的,可她因被蕭太后召進宮中,遂作罷。

    “太后本意是要褚家表明態度,立場堅定,結果褚家自己就鬧開了,倒讓宮里的太妃看到了苗頭,又鬧起來了,今天頭痛,明天腦熱的。”

    “褚九娘還是那么不消停。”謝婉冷笑。

    以前就是不消停,勾搭上永平帝進了宮。手段盡施倒是把永平帝給迷住了,結果……好處沒撈著,儲君之位也沒撈著,心態就崩了。

    蕭寶信呵呵了,褚九娘也知道,她不鬧也得不著什么好下場,還不容公開與蕭太后撕破臉,真想動手弄死她,蕭太后卻也不敢。畢竟她背靠褚家,褚家還對新皇有擁立之功,很是抓到了蕭太后的七寸。

    蕭太后是看破了,可又破不了這局,所以才對褚袁氏施壓,試圖通過此等手段逼迫褚家立場劃一。

    “胳膊擰不過大腿。”她道,原意是指蕭太后位高權重,天然占據道德制高點。

    不過祖氏等人聽進來不禁點頭,想的卻是這條大粗腿是謝顯。

    畢竟真正擁立有功的是謝顯。
农村小说 怒战手游能赚钱 云南11选5 有没有福彩3d投注小技巧 北京pk拾赛车玩法技巧 老11选5开奖公告 8键老式水果机压分打法 258彩票网app 怎么虚拟赚钱吗 北京pk10全天闯关计划 天津快乐10分 重庆时时猜龙虎走秘籍 微信卖电影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