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恐怖小說 > 掌家小農女 > 第1215章 誰在說謊

第1215章 誰在說謊

    第二天,李厚生便帶厚禮登門拜訪第四莊,表達歉意。秦氏按著小暖吩咐的,不熱不冷地應付了回去。

    第三天,三爺去宜壽宮回事時,跟建隆帝多呆了半個時辰,他從宜壽宮出來后,又去重華宮待了兩盞茶的功夫。三爺走后不久,建隆帝便去了重華宮,天色將晚時才去了慈寧宮。

    其實這段時日,建隆帝只要有空閑,大多數時候都是在重華宮呆著的。不過他今日的舉動,不由得李家人不多想。

    或許在知情人看來,在前幾天的事上小草并沒吃虧,但是李老夫人和李奚然卻知道事情不會這么簡單地過去。

    秦氏再軟弱、晟王再理智,也架不住他們身后有個有仇必報的陳小暖攛掇著。李老夫人深信,若不是陳小暖有孕在身,她已經跨馬出莊殺過來了。

    就算不能真得把李家和周瓊華如之何,小暖也會想辦法讓李家和周家損幾個大鋪子為小草出氣。她折騰程家的手段,李家人可是看得清清楚楚。

    與其被動等著小暖出手,還不如主動登門和好。在這件事上,李老夫人也很生周瓊花的氣,但為了大局又不得不維護她。

    事到如今,也是叫人無可奈何。

    李秋陽回門之后的第二天,李老夫人便親自帶著周瓊華和李秋彤到第四莊看望小草。

    李老夫人是一品敬國公太夫人,是當今圣上的丈母娘,也是左相大人的生母,她這樣的身份親自登門探望六品誥命的之女,縱使這誥命的女兒當了親王妃,此舉也是十足的抬舉了。

    李老夫人知道,她來了,秦氏不會給她難堪,但看小暖如何打算了。大伙處在各自的位置上,也有諸多無可奈何之處,需相互體諒才是。

    她們真來了閨女料得真準!

    秦氏挺直了腰桿站起來,“娘去了?”

    小暖笑著點頭,“好。娘想說什么就說什么,剩下的交給我。”

    小草翻身躺在炕上,沖著娘親舉起小拳頭,“娘,上吧!”

    秦氏很是莊重地點了頭,帶著翠巧等人呼拉拉地去出去迎接。大黃左右看了看,也跟了出去。

    李老夫人在院門口下車,與秦氏攜手相扶入院,關懷道,“老身老了,不中用了。府里有什么事兒都瞞著我。那天你們走了后奚然才把事情跟我講了。讓小草受委屈了,她好些沒?”

    前日李厚生來,小草便稱病躲在炕上不見,所以李老夫人才有這一問。

    秦氏低聲道,“小草沒經過這樣的事兒,半夜里做噩夢,口口聲聲地說她沒殺人。不瞞您說,我這當娘的聽了,心揪得生疼。”

    秦氏這會卻不是全虛的,小草真做夢了,不過她喊的不是“沒殺人”,而是“殺了她”,叫秦氏聽得直揪心。

    李秋彤慚愧萬分,“嬸子,都是秋彤招待不周,才讓小草妹妹受了這般委屈。秋彤想當面給小草陪個不是,行么?”

    小草去李家,李老夫人讓李秋彤帶著她玩,李秋彤卻把小草交給幾個堂妹,這幾個堂妹沒把小草當回事兒,將她一個人留在園子里。若不是小草機警,還不曉得出什么事兒呢。

    李秋彤狠狠挖了旁邊的周瓊華一眼,真沒想到她竟會使出這樣下作的手段陷害晟王,沒想到竟害到了表哥頭上!還說是手下的婆子自作主張,誰信!

    “小草剛吃了藥睡下,待她病好了,嬸子再帶她去找你們玩。”秦氏話還沒說完,抬頭見小暖被春花秋月扶著站在門口,連忙依照計策行事,焦急道,”你咋出來了,郎中不是讓你少動么?”

    一直低著頭的周瓊華下意識地抬頭,正與小暖沉靜的目光對上。在她眼里,周瓊華看到了隱隱火光。

    周瓊華這兩日在李府被關禁閉自省不得出門,今日好不容易被放出來,卻是被拉出來給陳小草道歉,她的火氣一點也不比陳小暖的小。

    不過轉念一想,周瓊華又燃起熊熊斗志。進不去晟王府又如何,等易王登基她給易王生了兒子,再過幾十年,她兒子當了皇帝,晟王就要跪在自己腳下稱臣,任由自己拿捏,到時候陳小暖算個什么東西!

    想到這里,周瓊華忍不住翹起嘴角,隱晦地笑了。

    “周姑娘想到什么事兒笑成這樣,說出來讓本王妃跟著一塊樂樂?”小暖張嘴就毫不留情面。

    李秋彤轉頭看周瓊華,厭惡之色更甚,李老夫人掃來的目光也帶著濃濃的警告。

    她若要在易王府站穩腳跟,還得需要李府的幫扶,這些人暫時得罪不得。周瓊華換做大氣周到的模樣,解釋道,“瓊華見王妃臉色甚佳,想著您腹中胎兒安穩,為您感到高興,所以才一時失態,請王妃恕罪。”

    小暖冷哼一聲,“你哪只眼看到本王妃氣色甚佳的?”

    周瓊華低頭抿唇,屈膝不動。

    李秋彤還是第一次見小暖這么端架子,不過她心里覺得解氣極了。

    小暖斥完周瓊華,又對李老夫人道,“因為擔心小草,昨夜小暖沒睡好,今早吃不下飯。方才本想跟著娘親去門口迎您的,誰知小暖站起來就頭重腳輕的,才沒出門去迎您,還望老夫人恕罪。”

    小暖懷的是晟王的血脈,未來的世子。她張口就說因為擔心妹妹所以身子不舒坦,若是因此出了事兒,可就更說不清楚了。

    李老夫人上前扶住她的胳膊,溫和道,“你這孩子還跟老身客氣這些虛禮做什么,快屋里歇著。”

    一群人進屋,將在門口行禮的周瓊華孤零零晾在屋外。

    李老夫人坐穩了,又關心了幾句小暖和小草的身體,才冷著臉道,“進來!”

    周瓊華進屋雙膝跪地,哽咽道,“安人,王妃,是瓊華無能,沒有管教約束好下人,才讓江婆婆生了邪心做下惡事。請安人、王妃責罰。”

    要一推二六五?小暖冷聲問道,“不知周姑娘身邊的婆子做了什么惡事,竟能讓你下跪替她領罰?”

    周瓊華低頭不能言,李老夫人嘆息一聲,“都是冤孽啊。江婆子是瓊華的奶娘,對她事事上心。江婆子以為瓊華傾慕晟王,便設下圈套,想促成這樁親事。”

    李老夫人接著道,“江婆子打到聽晟王的行蹤,便引小草入園,又將瓊華推入湖中,想讓著晟王將瓊華錯認成小草救起,兩人有了肌膚之親,便不得不接她入府。”

    說完,李老夫人又長嘆了一聲,“誰知小草識破了江婆子的圈套,將易王和瓊華推入水中,才有了如今的局面。”

    周瓊華似是悲憤難忍,拿出帕子捂著臉嗚嗚哭了起來。

    老夫人這不是睜著眼說瞎話嗎?秦氏心里冒火,她們咋能這樣呢!

    小暖緩緩笑了,“老夫人說江婆子一個奴仆就能做主決定她家姑娘的親事,這我信。不過我家小草生性怯懦,斷斷不會做出推人入水這種事兒的。”

    周瓊華哭聲一頓,她被陳小草踢中的側腰還在陣陣作痛,陳小暖竟能大言不慚地說出這樣的謊話來!

    鬼才信她!
农村小说 黑龙江时时彩 恒大彩票登录网址是什么 最受欢迎的手机赚钱软件 雪缘园第一足球网 江苏时时开奖规则 炸金花和拖拉机有什么不同 快乐十分杀号技巧 腾讯时时彩人工计划 北京快三大小单双技巧 江西快3怎么下载 球探篮球比分app旧版 排列三杀号定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