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藍月之主 > 天開無上 286 余家二哥

天開無上 286 余家二哥

    王鉤吻沒再開口,而是緩緩邁步上前,望著月光下如畫般的美麗身影,葉新深深嘆息,只覺得心中有千萬只草泥馬奔騰而過。

    這位王大小姐,不會真的看上自己了吧?!

    自己龍虎山上如天神下凡般的無敵神姿,還有魔都城外力挽狂瀾拯救蒼生的光輝形象,確實極其風騷,引萬千少女競折腰,但他的情債如今自己都理不清楚,怎么能再招惹其他人?

    “姐姐,你和姐夫慢慢聊,我去找老王喝酒去了!”

    王空青眼珠一轉,趁機縮著腦袋閃身溜走,臨進船艙時還回頭看著大寶喊道“喂,那傻狗,老王那里好酒不少,要不要一起去喝一點?”

    “汪汪!本哈要喝酒!”

    葉新正心緒不寧,大寶騰空一躍掙脫他的掌控,拖著狗繩大步奔走,與王空青一同進入船艙,瞬間不見了蹤影。

    “咳咳,王姑娘你好,葉某還要回去療傷盡快恢復實力,就不陪姑娘吹風了。”

    葉新回過神來,慌忙找借口匆匆離去,但剛剛沒走多遠,就無奈的停下腳步,因為王鉤吻也同時邁步,跟在他的身后。

    “少主,鉤吻略通醫術,可為你療傷,盡快恢復實力。”

    王鉤吻輕聲開口,女子特有的柔軟聲音悅耳動聽,但傳入葉新的耳中,卻如同攝魂咒一般,令他腦中一陣恍惚。

    “不必了,王姑娘,葉某的身體自己清楚,你幫不上忙的。”

    “鉤吻有一株神藥,有一則妙法,兩者配合使用,可幫助少主在最短的時間里完全恢復。”

    葉新聞言心中微動,面露猶豫之色,他如今雖然體質特殊,但在龍虎山上先是與獄寒魔尊大戰,拼死沖出絕世殺陣,后又遭受不死道尊的兩擊最強殺招,逃出生天時已幾近殞命,傷勢重到無法想象,深入神魂,根本不是短時間內可以恢復的。

    “王姑娘,你是不是”

    葉新忍不住開口,但卻欲言又止,他想問王鉤吻是不是喜歡自己,如果是這樣的話,他不想欠下恩情,但這種問題怎么問的出口,萬一是誤會豈不是很尷尬?

    “是,也不是。”

    王鉤吻仿佛明白葉新的意思,微微點頭后,又輕輕搖頭,隨即她倏地抬起目光,望進葉新的眼底深處,美眸中涌現出莫名的復雜情緒。

    “鉤吻姑娘,你”

    “少主既然不需要,鉤吻便不強求。”

    王鉤吻朝葉新微微一笑,欠身致意,然后低著頭與葉新擦身而過,進入船艙之中,葉新回頭望著她的背影消失,靜默半晌后輕嘆一聲,也走回自己的房間。

    一夜萬籟寂靜,葉新逐漸沉下心神,以九轉入圣訣中的修煉法門開始療傷,體內的傷勢在慢慢好轉,等到黎明的曙光照進來,他突然捂住胸口,吐出一大口黑血,蒼白的臉色恢復一絲紅潤。

    “起碼,能勉強自保了。”

    葉新露出一絲苦笑,將嘴角的血跡擦拭干凈后,他起身出門,發現大船依舊停在湖中,王鉤吻、余小七等人全都站在甲板上,神色凝重。

    “葉大魔頭,你的傷勢好點了吧?”

    周露痕見到葉新出來,頓時雙眼一亮,小跑過來拍拍葉新的肩膀,然后拉著葉新的袖子往角落里走,一臉神秘兮兮的模樣。

    “小丫頭你要干啥?”

    葉新不禁微皺眉頭,周露痕抬起小手擋住半邊嘴巴,湊到他的耳邊壓低聲音說道“葉大魔頭,你是不是將鉤吻姐姐也把到手了?”

    “胡說八道什么玩意?!”

    葉新兩眼一瞪,當即予以否認,這是誰瞎傳出來的謠言,簡直欺人太甚,不知道自己不僅有老婆,還有孩子了嗎?!

    他不禁環顧四周,尋找王空青的身影,心中懷疑是不是這小子到處亂叫什么姐夫,被大家聽到了!

    “葉大魔頭,我幫你打聽了,余小七的那位二哥實力也就馬馬虎虎,連體內洞天都沒開辟出來,待會打起來,你讓著他一點。”

    “你說什么?”

    葉新聞言頓時一愣,但周露痕說完之后就回身走了,他見眾人的目光望來,只能按捺下心中的疑惑走上前去,開口問道“是有霸玄圣龜的線索了?”

    “葉兄,不是霸玄圣龜的線索,是我二哥傳來消息,他已經抵達彭澤之地,與他一同趕到的,還有不少各大勢力的強者,剛剛搶奪完水家的那只圣獸!”

    余小七開口說明現在的情況,葉新聞言點頭,眸中有神光閃動,怪不得眾人的神色如此凝重,原來是各路強者到來,看來霸玄圣龜的爭奪免不了一場大戰。

    “按照估計,余小二馬上就要抵達這里,他傳來的消息其實還有一條,指名道姓要與你神子大人您決一死戰!”

    “與我決一死戰?!”

    聽到天鵝王的話語,葉新心中錯愕,沒搞明白到底這是什么情況,自己好端端的哪也沒去,怎么就有人想要來殺自己?!

    他看了一圈周圍眾人,最后將目光落在王鉤吻的身上,希望能得到答案,但此時王鉤吻正憑欄迎風而立,凝目眺望遠方,完全沒有搭理他的意思。

    “咳咳,鉤吻姑娘,諸多強者即將到來,我們是不是應該抓緊時間開船,去找霸玄圣龜?”

    葉新主動上前開口,想借機提醒王鉤吻早點離開此處,此時他實力并未完全恢復,若是遭遇強敵,特別是要與自己決一死戰的不明敵人,恐怕討不了好處。

    王鉤吻聞言緩緩轉過身來,凝聲說道“啟稟少主,根據鉤吻目前的感應,小龜應該就在此處,所以不必再開船了。”

    “你確定你的感應真的準嗎?”

    葉新忍不住嘴角抽搐,他心底有種感覺,這什么破感應根本就不靠譜,因為大寶那傻狗也是這么感應的!

    “鉤吻十分確定,請少主相信鉤吻,大戰當前,少主安心備戰即可!”

    “額”

    葉新無言以對,此時大寶不知從什么地方奔了出來,帶著滿身的酒氣,狗眼朦朧,大舌頭在風中狂甩。

    “嗷嗚!本哈感應到了,莽荒血脈的氣息,就在這艘船上!”

    “給勞資滾遠一點!”

    葉新直接飛起一腳,將大寶踹飛出天際,墜入湖水之中,他心情正十分煩躁,大寶突然跑出來說什么感應,簡直就是找打。

    “姐夫,你怎么能將我大寶哥給踹飛呢,淹死了怎么辦?”

    王空青也醉醺醺的出現,步伐踉蹌,一看喝的就不少,不等葉新出手,王鉤吻秀眉微蹙,抬手將自己的弟弟拎過來,一言不發,直接扔進彭澤。

    “姐夫救命啊嗚”

    葉新見狀異樣的看了一眼王鉤吻,沒想到這位王家大小姐竟是如此彪悍,而除了大寶和王空青,竟然后面還有喝醉了的。

    “哈哥,青爺,繼續喝啊,一個都別跑,決戰到天亮!”

    一只大白鵝左搖右擺的晃了出來,見到這樣的場景瞬間一個激靈,在天鵝王冰冷的目光下,他撲騰著翅膀,主動飛出大船外。

    “哈哥喝多了,我得去救救他。”

    大白鵝的身影逐漸消失在大寶墜落的方位,葉新暗道這大白鵝還挺自覺,回頭又看到之前救他的那位老王愣在不遠處,滿臉通紅,脖子上還掛著好幾只酒瓶。

    “老王,你也喝多了”

    “少主快看,是誰來了?!”

    老王瞬間瞪大雙眸,抬手指向葉新背后的天空,葉新感受到恐怖的威壓降臨,不自覺的回頭看去,頓時心中凜然。

    只見一名長發男子踏空而來,手持一桿方天畫戟,豐神俊秀,氣勢驚人,如同星辰一般璀璨耀眼,威壓震撼全場。

    他立于半空之中,目光如炬,緊緊盯著船上的葉新,方天畫戟朝前一指,凝聲喝道“葉新,過來受死!”

    面對這樣赤裸裸的挑釁,葉新縱然心中無奈,但怎么可能認慫?!就算有傷在身,哪怕實力大減,在氣勢上也要徹底壓倒對方!

    “你,不是我的對手。”

    葉新負手而立,云淡風輕的開口,仿佛根本沒有將對方放在眼里,他猜到這名長發男子應該便是揚言要與他決一死戰的余小二,所以并沒有直接迎戰,而是故作淡定。

    “是不是你的對手,要打過才知道!”

    余小二沒有太多的廢話,直接運轉神通,高舉方天畫戟俯沖而下,一出手便是恐怖的殺招。

    方天畫戟當頭落下,帶著絕強的威能,葉新雙眸一凝,瞬間拔出絕仙古劍,擋住余小二的攻擊。

    能量震蕩間,余小二一擊不中,便準備再出一擊,葉新提著殺劍主動朝前踏出一步,有冰冷的殺意陡然爆發,劍鋒所指,劍氣縱橫肆掠。

    “殺!”

    一聲低吼,配合恐怖的殺意,令余小二渾身猛地一震,他揮動方天畫戟,以最強的形態施展出最強的一擊。

    兵鋒相交,天地間風起云涌,瞬間能量大爆炸,整艘艦船產生劇烈的震蕩,兩人同時后退,相隔數十米遠,沒有立即再次動手。

    “不愧是帝子級人物,你,果然很強!”

    余小七的眸中閃過深深的忌憚,他看過葉新戰斗的視頻,明白葉新強的離譜,但他對自己有著足夠的自信,而且根據他得到的消息,葉新如今重傷在身,實力根本不在巔峰!

    但就是在這種情況下,他連續打出最強兩擊,竟然都無功而返,心中不由升起莫名的驚懼之意。
农村小说 pk10定位预测软件 金沙娱樂城js333 微信里开贝店赚钱吗 在淘宝 拼多多如何帮人找券赚钱 超牛pk10计划app 重庆时时彩压龙虎技巧 听听去澳门赌博的经验 重庆时时51计划 浙江11选5基本走势图彩经网 天津快乐10分软件下载 云南快乐十分前三组走势图 山西快乐10分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