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藍月之主 > 天開無上 238 君臨天池亂九州

天開無上 238 君臨天池亂九州

    群雄登天而起,一同殺向獄寒魔尊,全部打出最強殺招。

    對于這尊絕世大魔王,所有人都不敢大意,因為一著不慎,自身便會被天魔劍直接鎮殺!

    生字奧秘已然消失不見,此時若是神魂俱滅,便是真的死了!

    “雷動三千!電光九閃!”

    毀天滅地般的恐怖雷霆降臨,在獄寒魔尊的頭頂炸開,他仰天怒吼,施展出絕世大神通,將周露痕等四名天池弟子直接收入洞天之中,而后祭出天魔劍,兇威蓋世、魔焰洶涌,與李子衿展開驚天大戰。

    擁有毀滅之力的五雷神術,從洞天之境的李子衿手中施展而出,威力暴增數十倍不止,頃刻間便將獄寒魔尊殺得身形崩裂、血灑長空。

    七彩幻鳳下凡間,獄寒魔血染青天!

    李子衿背后的七彩幻鳳虛影變得清晰,倏地展開夢幻神翼,遮天蔽日,仙威彌散。

    她手中高舉雷吟仙劍,一劍橫空,將天地之間的萬千魔影徹底湮滅,然后一步踏出,鋒芒畢露,直指獄寒魔尊的洞天世界。

    模糊畫卷中,天魔劍的虛影與獄寒魔尊手中的天魔劍漸漸重疊在一起,猛然爆發出璀璨黑光,空間大湮滅。

    “哈哈哈哈...沒想到雷吟仙帝竟是如此癡情,連此等本命神通都能教給七彩幻鳳,他倆之間情深至此,那位蓋壓十界的存在可否知曉?!”

    獄寒魔尊在怒吼、在咆哮,他戰到癲狂,但天魔劍卻依舊敵不過雷吟仙劍,身形在崩潰,生機在滅絕。

    他完全沒有想到,大夢的血脈,七彩幻鳳的后裔,竟然對雷吟仙劍的運用達到這種程度,絲毫不亞于雷氏一族的傳承者。

    “雷吟仙帝與七彩幻鳳,乃是至交好友,豈容你等魔頭在此胡言亂語?!冰綃先祖當年將你鎮壓于雷族秘境,便是等待天地破封,雷吟仙劍出世,從而將你一舉徹底滅殺!”

    李子衿在虛空中漫步而行,衣袂飄飄,出塵而絕世,她薄紗遮面,看不清面容,卻依舊在不經意間,透露出一抹驚艷萬古的無上風姿。

    “仙劍斬紅塵!雷吟滅鬼神!”

    一雙七彩的美眸綻放奪目光芒,手中雷吟仙劍再次斬落而下,如同來自于蒼穹之巔的滅世神罰,將獄寒魔尊湮滅其中。

    而她的自身同樣慘遭重創,獄寒魔尊被湮滅之前打出狂暴一擊,將其背后的七彩幻鳳虛影直接打的支離破碎。

    剎那間,天崩地裂,空間坍塌,整個世界如同末日降臨一般,籠罩在恐怖的毀滅氣息中。

    葉新、雷武等人目光灼灼地望著這一幕,心中震撼無比,天池一脈的這位子衿公主,當真是恐怖如斯。

    李家的人,都是真正的天之驕子!

    從獄寒魔尊與李子衿的只言片語中,不難猜出,天池后裔體內流淌著的,是名為大夢的神級血脈,而其某位先祖,更是傳說中的妖族神獸,七彩幻鳳!

    葉新心中凜然,怪不得李煙染、李洪威、李小狼都擁有天縱之資,原來他們的出身,竟是如此的驚世駭俗。

    八咫鏡神芒萬丈,護在他的身前,葉新踏空而至,緊緊盯著空中的大湮滅,不相信獄寒魔尊會就此隕落,因為天魔劍還沒有崩潰,周露痕等人也并未逃出。

    而且,當時在天池秘境,獄寒魔尊曾經盤坐于宇宙之巔,跨越時空而來,意圖強行鎮殺葉新。

    不管那是過去的獄寒魔尊,還是未來的獄寒魔尊,都可以說明,現在的獄寒魔尊不會輕易隕落,因為那可是一尊俯瞰萬古的超級大能!

    雷霆炸裂,空間崩塌。

    倏地,有一只黑色巨手探了出來,然后猛地一扯,便撕開虛空裂口,獄寒魔尊的身影從中踉蹌跌出。

    鮮血淋漓,破敗不堪,獄寒魔尊只剩下半截殘軀,有魔焰纏繞其身,忽明忽暗,顯然已經虛弱到極致。

    “呵,本尊未死,還可一戰!”

    天魔劍再次爆發蓋世兇威,無數強者瞬間灰飛煙滅,青城子、雷武等人血灑長空,紛紛大敗而退。

    絕世大魔王,當真擁有無敵之資!

    “殺!徹底鎮殺獄寒魔尊!”

    下一秒,群雄再次沖殺而上,戰到這種程度,不殺到對方神魂俱滅,是沒有人會罷休的。

    “裂空殺拳!一拳裂空殺!”

    在雷吟仙劍的強大壓制下,獄寒魔尊的身形在潰散,葉新趁機來到他的背后,猛地一拳轟出,展開最強一擊。

    經歷剛剛生死一劫,葉新將裂空之拳更加完美的與武、殺奧秘相融合,威力暴增。

    “轟!”

    獄寒魔尊被徹底打爆,身形炸裂開來,魔焰四射,周露痕、張梅照及閆家姐妹的身影跌落而出。

    “唳!”

    金翼橫空,向往神鷹飛臨半空,將天池四人接住,葉新眸光如電,發絲飛揚,與其余強者一樣,他追上一團散落的魔焰后,再次展開滅殺。

    獄寒魔尊這樣的存在,就算只剩下一縷魔氣,也可能會重生歸來,絕不能讓他逃脫一絲殘魂!

    “吼!本尊怎么能死?!”

    天地之間回響著獄寒魔尊不甘的怒吼,但群雄怎么會輕易放過他,全部在拼死滅殺他炸裂開來的每一團魔焰。

    “哈哈哈哈...萬古道成空!本尊最終竟然和群仙的下場一樣凄慘!可悲!可嘆!可恨!”

    “十年生死兩茫茫!一蓑煙雨任平生!酒酣胸膽尚開張!傾盡江山美如畫!”

    最終,葉新以天地為兵、化萬物為刃,施展出六荒四武的第四式,四式完美融合,形成恐怖的必殺技。

    “武神蘇仙的四絕神武?!”

    漫天魔焰同時驚呼一聲,隨即被絞殺殆盡,只剩下最后一縷魔氣在天地間繚繞盤旋。

    “嗯?!”

    葉新突然全身寒毛豎起,頭皮發麻,他感覺到有大恐怖降臨,自己忽地定在半空之中,不能動彈分毫。

    他的識海之中,陡然生出一團詭異魔焰,在跳動,在搖曳,葉新只覺得毛骨悚然,嚇得魂飛魄散。

    這是怎么回事?!

    “葉新,沒想到黑鴉魔洞的傳承竟是被你得去,真是天助本尊,哈哈哈哈!”

    最后那一縷魔氣倏地鉆入葉新體內,葉新的身體瞬間被獄寒魔尊所控制,雙方神識在識海中展開對身體的爭奪大戰。

    但是神識之爭,葉新怎么可能敵得過獄寒魔尊?!縱然大夢百年,縱然擁有一顆堅定道心,也根本無法與曾經登臨絕巔的超級大能相抗衡!

    葉新瞬間潰敗,神識差點被直接泯滅,他在自己的體內瘋狂逃竄,下意識地奔向丹田之處。

    這種時候,那頁神秘的原始金章,或許能保他一命!

    但是,現實非常殘酷,原始金章毫無反應,他被魔焰焚燒殆盡,只剩下最后一縷神識。

    “葉新,束手就擒吧,本尊饒你不死!”

    葉新的體內充斥著詭異的魔氣,魔焰滔天,洶涌澎湃,他的這具肉身徹底落入獄寒魔尊手中。

    但葉新在拼死頑抗,只要他不屈服,只要他還未徹底湮滅,就有機會翻盤!

    “獄寒魔尊,我是不會屈服的!就算如今我的肉體被你強行奪去,但終有一天,我葉新會王者歸來!”

    葉新僅剩的最后一縷神識最終被逼入左手上的天妖神戒中,獄寒魔尊再也無法前進分毫。

    這里是天妖神戒的須彌空間,有著一層特殊的結界,獄寒魔尊的神識瘋狂沖擊,最終無可奈何的放棄。

    “妖族的至高權戒?呵呵,真是有意思。”

    獄寒魔尊眸光閃動,抬起右手,抓住左手的天妖神戒,怒吼著想要用力將這枚古戒摘下,同樣沒能成功。

    天妖神戒似乎已經與葉新的身體血脈相連,根本摘除不了。

    “葉新,你就永遠龜縮在天妖神戒中吧,本尊不信你能在里面呆一輩子!”

    獄寒魔尊舒展身體,只覺得自己空前強大,他驚異地發現,葉新的這具身體竟然比修煉天魔神功的李洪威更加契合他。

    “哈哈哈哈...”

    張狂的大笑聲響徹云霄,一股蓋世威壓彌散全場,所有人都震驚地看著空中仰頭狂笑的葉新,一時間愣在原地。

    這一切發生的太快,連葉新都處于懵逼當中,更別說其他人了。

    “群仙死,萬古滅,唯我獄寒臨九天!”

    獄寒魔尊的全身氣勢爆發,背后的模糊畫卷展開,一柄天魔劍自九天落下,殺向李子衿。

    “噗!”

    李子衿大口吐血,被一擊殺退,慘遭重創,她震驚地看著葉新,美眸之中閃動著復雜的神采。

    “葉隊!”

    “葉大哥!”

    不少人驚呼出聲,他們猛然意識到,葉新,竟然如同先前的李洪威一樣,被獄寒魔尊占據了身體。

    “哼。”

    獄寒魔尊冷哼一聲,天魔劍橫空,劍光映照諸天,瞬間將所有人都殺得大敗而逃,跌落在黃金大漠上。

    整個世界,唯有他一人傲立于蒼穹之巔。

    獄寒魔尊閃身來到向往神鷹的背上,一掌拍下,差點將神鷹直接拍死,周露痕四人再次落入他的魔爪。

    “本尊欲君臨天池,殺上冰綃宮,誰敢阻我?!”

    獄寒魔尊騰空而起,天魔劍指冰綃宮,殺意縱橫肆掠,劍氣浩蕩千里,李子衿飛身攔住他的去路,卻被直接一劍斬下,吐血跌落。

    忽地,有一道霸道絕倫的白衣男子身影出現在半空中,接住李子衿的身體。

    “帝師...”

    李子衿眸光顫動,隨后變得冷厲無比,她掙脫開白衣男子的雙手,緩緩落于地面。

    “終是來遲一步嗎?”

    白衣男子沒有在意李子衿的冰冷目光,而是盯著空中喃喃自語,眸中有異彩閃動。

    隨即空間波動,一只迷霧花船浮現而出,其上赫然站著風清婉、木子沁、李煙染、蘇小涼、無智等人的身影。

    “原來,這具身體的主人,是你的兒子。”

    獄寒魔尊凌空而立,與白衣男子遙遙對峙,眼中閃過一抹忌憚之色,而后冷哼道:“本尊承認你很強,可是,你忍心殺你自己的兒子嗎?”

    白衣男子微微搖頭,而后讓開道路。

    “哈哈哈哈...”

    獄寒魔尊狂笑著飛天而去,手中抓著周露痕等四名天池弟子,以天魔劍開路,殺向長白山天池仙宮。

    “君臨天池,魔亂九州。”

    李子衿不禁凝聲開口,而后抬起目光,看向突然出現的白衣男子,眸中綻放璀璨神芒。

    “藍月仙子的預言,可不止這兩句,未來如何,仍然是未知之數。”

    白衣男子微微一笑,而后轉身離開。

    風云漸止,煙消云散,驚天大戰落下帷幕,仿佛一切都不曾發生,但神州天下,卻有亂世魔王,橫空出世。
农村小说 股票涨跌原理是什么 118比分直播网 nba比分榜 时时彩计划软件 重庆时时后2星走势图 准确判断组三 北单比分公告 湖北11选五中奖 500万彩票网站是不是真的 能赚钱的小投资 陕西快乐10分技巧 福建快三当天当期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