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威龍霸天 > 第400章 強者降臨

第400章 強者降臨

    希長老可不吃這一套,反而振振有詞道:“鄙人也是為你玉長老著想啊,如若你們就這么拍屁股離開,恐怕會令我們大家無比失望,甚至會對這里所有人的感情造成嚴重的傷害,當然,我們任何人也不會在靈秀宗鬧事,但從此以后,玉長老可就在我們所有人的心目中留下惡劣的印象啊。”

    不得不說,他的口才頗為不錯,而他對玉靈子的施壓絲毫不放松,如果玉靈子沒有一定的心理抗壓能力,恐怕真的撐不住。

    被對方隱隱威脅,玉靈子的眼中已經燃起了熊熊怒火,只是強忍著沒有爆發,大概也是不希望把事情鬧大,甚至節外生枝,或者也是不想撕破臉。

    不過她也絕不會示弱,“希長老,本座是否可以理解為,你這番話是威脅?”

    氣氛也隨著她的話語變的緊張起來,不少人還想陪著希長老一同對玉靈子施壓,此刻卻都感受到了玉靈子釋放出的寒意,一時之間都放不敢開口。

    此刻季芊翩低聲沉吟:“蕭映雪不是與林巖一起進入洞內的呢,怎么現在只有她一個出來,為何不見林巖,難道洞內有什么事情發生?”

    季飛鴻顯然知道女兒是在詢問自己,“這不好說,不過今日之事的確有點詭異,又是異象,又是地震,怪事簡直接連不斷,但好在蕭映雪沒事,而且她也看起來沒有經歷任何麻煩,就連表情都沒有流露出任何恐懼,說明并無大事發生,只是林巖究竟在干什么,恐怕答案只有蕭映雪一人知道!”

    他的觀察也頗為細致,如果蕭映雪真的經歷過什么可怕的事情,她的衣服就不應該潔白如新,情緒也不可能如此平靜。

    “那我們現在該做什么,是繼續等待還是……”季芊翩本來也有意詢問蕭映雪關于林巖的事情,只是也清楚,玉靈子肯定不會同意,所以一直按兵不動,同時希望希長老能夠逼迫玉靈子做出讓步,只是目前看,情況并不樂觀,但也十分擔心林巖會出事,一時也是拿不定主意。

    “莆掌柜,你看呢?”季飛鴻看向了莆掌柜。

    此刻的他也倍感棘手,目前玉靈子如此強硬,如果他也站出來對其施壓,有可能適得其反,不僅無法得到詢問蕭映雪的機會,還會搞僵多寶樓與靈秀宗的關系。

    但如果毫無作為,眼睜睜的看著玉靈子帶走蕭映雪,他也很難接受,畢竟只有蕭映雪才知道林巖的情況,一旦離開,就再沒有機會了解了。

    更重要的是,萬一林巖真的出事,那就等于失去營救林巖的機會,永遠失去這個天才的靈丹師,失去一個能夠改變整個荒州的未來之星,這樣的損失可謂是極其慘痛。

    “樓主,我們現在不便出面,此事事關重大,明顯玉靈子不會讓步,還是繼續觀望為宜!”莆掌柜也明白個中厲害,選擇了保守的策略。

    “莆叔,可是林巖的情況萬一非常糟糕,那我們……”季芊翩卻關心則亂,雖然她對林巖并無男女之情,純粹只是看中林巖的能力,但絕不希望林巖出事。

    “小姐稍安勿躁,剛剛樓主也已經分析了,林巖應該不會有事,他有可能還在洞內修煉,所以一時半會不會出來,我們目前只需等待即可。”莆掌柜也同意季飛鴻的看法。

    季飛鴻點點頭,并安慰季芊翩,“芊兒,為父知道你非常看中林巖,說明你很有識人之能,對此為父也非常欣慰,而他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天才,也值得你這么看中,同時也值得我們極力拉攏,不過當前情況不適合我們出面,另外他的安危應該還不至于那么糟糕,你無須心急!”

    而就在這時,忽然一道身影從天而降!

    此人乃是中年男子,一身青袍,英偉不凡,能御空飛行,說明他是不折不扣的玄丹境強者,他就是那位在澤堰城發現七彩異象的神秘男子。而他的出現立刻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看到此人如此囂張的在靈秀宗上空飛行,如入無人之境,玉靈子勃然大怒,厲聲怒斥道:“閣下是何人,竟敢擅闖我靈秀宗!”

    與此同時,玄青子和云祥子也都如臨大敵一般緊緊地盯著中年男子,大有一言不合便會爆發之勢!

    雖然這個中年男子是一位實力強大的玄丹境強者,但靈秀宗也不缺玄丹境強者,不經過通報就如此大搖大擺的御空飛入,如此行徑絕對是對一個宗門尊嚴的踐踏,對于任何一個宗門而言都是極度的挑釁,絕對不能容忍。

    然而中年男子卻連玉靈子等人看都不看一眼,只是負手而立,也一言不發,目光卻投向了那座山洞。

    他低聲喃喃自語,“沒錯,應該就是這里!”

    隨后才淡淡的掃了一眼面前的玉靈子,臉上依舊是風輕云淡,像是根本沒有將玉靈子等人放在眼里,依舊沒有開口回答玉靈子的問話,不過下一刻,當他不經意的看了一眼玉靈子身旁的蕭映雪時,頓時一愣!

    “這個小女娃倒是有些特別啊,身上似乎有一股奇異的能量,這是怎么回事?”

    他在心中暗忖的同時,也倍感驚奇,以他的眼力,自然能夠感應到蕭映雪身上釋放出的淡淡靈力波動,只是他對這種能量波動非常陌生,也非常好奇。

    當然了,他也不知道靈道修煉,對靈力也沒有認知,更不知道蕭映雪是一位靈武雙修的人。

    被這個不速之客打量了一眼,蕭映雪頓感一陣心悸,她明顯能夠發覺面前這位中年男子非常強悍,尤其是他表現出來的這種不怒自威的氣質,更令人不敢直視。

    她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一步,并悄悄躲在了玉靈子的身后。

    看到此人沒有搭理自己,玉靈子更加惱火,不過也懾與對方身上的那股強大而浩瀚的氣勢,并沒有立刻動手,而是強壓怒火再次質問:“閣下,你如此擅闖我靈秀宗,究竟意欲何為?”

    中年男子依舊顯得平靜,似乎什么事多沒有發生一樣,對他來說,來到這里只是游山玩水,與擅闖毫無關系,他淡淡的看了看玉靈子,“本座問你,這里是不是出現過七彩奇光?”

    看到對方不答反問,這簡直就是無視自己,玉靈子再也控制不住了,頗有幾分姿色的臉也變的陰沉無比,眼中更是怒火噴涌,“閣下真是欺人太甚!”

    畢竟她也是玄丹境強者,而且在眾目睽睽之下,被一個擅闖之人如此蔑視,無論是她還是整個靈秀宗都丟不起這個臉,于是就要動手!

    雖然對方是難得的英俊男子,而且充滿了成熟魅力,卻一點都吸引不了玉靈子,相反,她還對此人痛恨異常。

    倘若是在一個交友派對上遇到這位中年男子,或許玉靈子會深深的迷戀上,因為這種成熟男子也最吸引玉靈子這種成熟的女子,不過此時此刻不會發生這種浪漫故事。

    然而中年男子只是輕描淡寫的擺了擺手,可他這個動作看似隨意,卻釋放出了一股難以匹敵的力量,而玉靈子頓時感到如泰山壓頂一般喘不過氣,全身上下也無法動彈,臉色也變的異常蒼白!

    這是怎么回事?

    此刻玉靈子的內心無比驚恐,甚至完全不知所措!

    不僅是她,就連在她身旁的玄青子和云祥子同樣感受到恐怖的力量將自己包圍,周身上下無一處能動,只能呆呆的發愣!

    雖然同為玄丹境強者,但玄丹境強者也有強弱之分,從玄丹境一重到九重,每一重都相差極大,簡直如云泥之別!

    此刻的玉靈子、玄青子和云祥子都發覺,面前這位中年男子的實力肯定遠在自己之上,而且差了不知道幾個級別,否則她們也不可能在對方面前如此渺小,而對方簡直如一座高不可攀的山峰一樣無比強大!

    “本座勸你們最好別沖動,而是老老實實的回答問題,否則就算是她來了,本座也會毫不客氣的教訓你們,讓你們長長見識!”

    中年男子的語氣很平淡,也沒有發怒的意思,但也充滿了不容置疑的氣勢。

    至于他口中的“她”究竟是誰,雖然沒有明說,但他也相信,玉靈子三人定然能夠聽得懂。

    此刻的玉靈子、玄青子和云祥子哪里還敢沖動,也無法沖動,她們不僅失去了行動能力,內心更是驚恐的無以復加了,早已沒有了任何強硬的資本和勇氣。

    三人也是怔怔的對視一眼,然后玉靈子戰戰兢兢的開口了,“閣……閣下,希望你高抬貴手……”

    中年男子微微搖了搖頭,顯得有些不耐煩的打斷道:“本座沒興趣跟你們廢話,還是盡快回答問題吧!”

    “是!是!”玉靈子的心理防線已經崩潰,完全沒有了絲毫的傲氣,“在不久之前這里的確出現了異象……而且就是七彩霞光,只是我們也不清楚那是怎么回事。”

    “哦?”中年男子疑惑的看了看玉靈子,隨即暗忖:“難道不是有異寶出現,而是有人修煉,并突破了境界……”

    想到這里,他的眼中忽然閃過一絲濃濃的震驚之色,“如果真是突破,那絕不是一般的境界,而是……”

    在他的眼里,一般的境界自然就是玄丹境之下,不是一般的境界就只意味著一種情況,那就是傳說中的成胎境,因為玄丹境之上就是成胎境。

    可是成胎境早已是傳說了,在荒州從未出現,也從未聽說過什么人達到過這樣的成就。所以此刻的他感到難以置信,同時也震驚異常!

    在他又是驚異,又是百思不得其解時,周圍的眾人也是盯著他不放,每個人在心中也非常好奇!

    他究竟是什么人?

    他為何如此狂妄的不將靈秀宗放在眼里?

    他此來的目的又是什么……

    這一系列疑問也在每個人心里出現,不過卻沒有人膽敢開口。

    因為誰都能看出,他是一位擁有令所有人都仰望的實力,在他的面前,連靈秀宗的三位玄丹境的長老都眨眼之間變的像鵪鶉一樣弱小無助,一旦觸怒,后果將難以預料,沒有人會做出那種傻事。

    季芊翩自然也對這個中年男子充滿了好奇,悄悄的詢問季飛鴻:“父親,您可知道此人的來歷么?”

    “此人非常陌生,不過像他這樣的強者在荒州絕對不超過兩手之數,他肯定不是寂寂無名之輩,只是目前我也不知道他會是什么身份。”季飛鴻的聲音很小,明顯不希望驚動周圍人,更不希望那個中年男子聽到,會橫生枝節,所以很謹慎。

    其實此刻很多人也都是如此悄悄的議論,內容大體都差不多,而且都將音量壓的很低,誰都不想引起此人的注意。

    不過這個神秘而強大的中年男子也知道周圍人在交頭接耳,而所說的內容基本都是關于自己的,但他也對此不以為意,甚至壓根就沒有產生一絲理會的念頭。

    “也就是說,除了五大宗門以及煉丹師聯盟和荒城的掌門和隱世不出的太上長老之外,應該不會再有什么人擁有他這般實力,而此人究竟是哪一位呢?”季芊翩忍不住聯想。

    “差不多是這樣,不過除了這幾個人之外,荒州也有其他的強者……”季飛鴻卻忽然話鋒一轉,“芊兒,你可否聽說過‘大荒之巔,圓月彎刀,輕風細雨,一劍飄雪’這十六個字?”

    “當然有所耳聞,尤其是‘一劍飄雪’非常神秘,也強大無比,聽說此人一劍走天下,真是仗劍天涯,快意恩仇!他曾經挑戰過不少強者,也殺過多位玄丹境強者,不過也聽說他殺的都是作惡多端之人,每當他殺人之時,天空都會飄落雪花,且從來都只有一劍,所以就有了‘一劍飄雪’之名,在當時更是令一些窮兇極惡之徒聞風喪膽!只是后來不知為何突然銷聲匿跡……至于‘大荒之巔,圓月彎刀,輕風細雨’,我并不清楚具體情況了。”

    季芊翩顯然比較了解‘一劍飄雪’,也非常崇拜,還在奉天城時,她就與莆掌柜聊過這個話題。

    季飛鴻只是微微點頭,并沒有立刻回答,而是看了看身旁的莆掌柜,“你呢,對于‘大荒之巔,圓月彎刀,輕風細雨’也很陌生么?”

    “樓主大人,屬下只知道他們是百年前曾經出現過的四位叱咤荒州的強者?不過屬下也只是略有耳聞,具體情況也不甚了解。”莆掌柜低聲應道。

    看到女兒和莆掌柜都疑惑的看著自己,季飛鴻也不賣關子:“‘大荒之巔,圓月彎刀,輕風細雨,一劍飄雪’說的的確就是百年前的四位大人物,不過他們的名聲卻不怎么響亮,以至于很多人對他們根本一無所知,也只有極少數人比較了解。”

    “那另外的三位大人物又是何人?而父親為何忽然提到他們?”季芊翩又是疑惑不解,又是好奇。

    季飛鴻說道:“關于‘一劍飄雪’,芊兒說的的確不錯,此人神秘異常,甚至從未有人見過他的真面目,更不知道他來自哪里,如一道流星閃過……而據我所知,他似乎是被別的神秘強者追殺而忽然詭異失蹤的,至于原因和后來的結果,都沒有人知道。”

    “那另外三人呢?”季芊翩又問。

    “至于另外三人,我先說說‘輕風細雨’,她是一位女子,而且非常美麗,簡直就是仙女下凡,在當時可謂是號稱荒州第一美女,不知道折服了多少青年俊杰,而她的‘輕風細雨劍法’更是所向披靡,罕遇敵手……”

    說到這里,季飛鴻停頓了一下,看了看莆掌柜和季芊翩,忽然發問:“你們可否知道她的身份?”
农村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