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絕色毒醫王妃 > 第二千四百一十三章 遇山神廟

第二千四百一十三章 遇山神廟

    唐嫂子從宋家灰溜溜的被趕走后,林夢雅跟宋夫人商量了一下,順勢將白蘇推了出去,讓眾人都知道宋擇明還在世。

    她畢竟是個外鄉人,堂弟、弟妹兩口子陪著她逛一逛很是正常。

    盡管白蘇只是躲在車上,但大家伙可都看清楚了。

    那個三年來屢屢被傳已經早逝了的年輕人,可還活得好好的。

    頓時,唐嫂子可就成了辦事不利,不僅那些賞錢沒拿到,還差點送了性命。

    不過,她是個心腸歹毒的。

    為了自己能活,就跟那些人保證,自己一定會盡快除掉宋擇明這個礙事的。

    林夢雅坐在馬車里,人卻是眼觀六路耳聽八方。

    她知道有人跟著他們,還故意沒讓她自己的人露出行跡。

    卻不想,對方竟然沒有對他們下手。

    這讓她不由得有些疑惑。

    這里不過是個小鎮子,宋家也不過是個小門小戶,那些人本不該有什么可顧慮的。

    她一連逛了三天,天天都是如此,倒是因此堆了一肚子的問號。

    最后,還是宋夫人以為她是擔心太過,于是建議她上山去看看。

    “這山上,可有什么特殊的風景?”

    宋夫人笑著說道:“倒是沒什么特殊的,只是我們這里從前會拜祭山神。那里有個山神廟,風景倒是不錯。”

    山神廟?

    林夢雅心頭一動。

    她記得從前也見過這玩意,不過那里卻是因為有人故意作怪而已。

    但宋夫人的好意,她也不好違背。

    只得跟白蘇幾人商量了,第二日一大早就帶著人上山去游玩。

    他們到這里的時候已經是快要到十月了,山上自是一番頗有雅趣的秋景。

    大自然的畫筆鬼斧神工,金黃與紅艷濃墨重彩,讓人不由得心中生出幾分觀賞的興致來。

    不過白蘇就慘了。

    為了裝得更像些,她這幾日出了門就坐車,就算是偶爾下來走走,也都是被人攙扶著。

    這讓從前每日都要練功的白女俠憋悶得很,已經連著幾天不給厲無雙好臉色看了。

    可也奇了。

    偏偏從前怕她怕得要命的厲無雙,現在可是打不還手,罵不還口,整日里笑意盈盈,讓白蘇都不好意思繼續沖著他發火了。

    用林夢雅的話說,這可真是鹵水點豆腐,一物降一物。

    “主子,那些人好像沒跟上來。”

    一直在注意著身后那群人的采茹,壓低了聲音在她耳邊說道。

    “哦?這又是為何?你確定他們沒有跟上來,而不是對方使出的欲擒故縱的把戲?”

    采茹搖搖頭,她也不是很確定。

    也許是因為他們走的慢了,那些人怕被發現,所以也放慢了腳步。

    但是等到他們走到山頂的時候,采茹已經確定那些人根本就沒有跟上來。

    林夢雅眉頭一皺。

    這山只是普通的山,沒有半點特殊之處,那些人究竟在懼怕著什么?

    “堂姐,前面就是山神廟了,大家再加把勁,我們馬上就到了!”

    身后傳來了厲無雙驚喜的聲音。

    林夢雅也看向了前方。

    只見密林之中,只露出了一個小小的屋檐。

    若是不仔細看,還以為那屋檐只是站在樹尖上的一只寒鴉。

    走到近前,她才發現這個山神廟居然能跟周圍的山色融為一體。

    這種完全按照自然走向修建出來的建筑風格,讓她覺得十分熟悉。

    林夢雅只覺得這間看起來普普通通的山神廟里,似乎藏著不少的秘密。

    廟門是虛掩著的,一推就開。

    厲無雙已經不是第一次來這里了,他輕車熟路的叫人將門推開,然后又轉身回去扶著白蘇下了車。

    一邊往里面走,一邊熟稔的跟林夢雅他們介紹道:“這里平常沒有什么人來,只有在每年的上元節,才會有人過來祭拜山神。

    從前我跟著父親母親來過幾次,對這里還算熟悉。”

    他指著那個稍稍大一點的屋子說道:“這里是正殿,里面供奉著一塊巨石。

    聽父親說這塊巨石的來歷十分神秘,我們所拜祭的山神就是它。”

    說著厲無雙讓下人們,將準備好的貢品拿了出來。

    林夢雅也是覺得好奇,跟隨著他們的腳步進了正殿。

    可是剛進門她就覺得有些奇怪,她跟系統的聯系也變得時斷時續。

    這種感覺,就像是在遇到宮家老宅底下的那些石玉一樣。

    她不由得眉心微蹙,看向了那塊巨石。

    從外表上完全看不出來什么,那塊石頭黑漆漆的,就像是剛從火堆里撿出來的一樣。

    在石頭的下面有一個巨大的底座,上面的老漆已經斑駁脫落,只能勉強看出來,應該是講述山神的故事。

    空氣里彌漫著淡淡的松香味道,她抽了抽鼻子問道:“這里平常都是誰來在守著?”

    厲無雙想了想說道:“平常只是鎮子里的一個老光棍,他無兒無女,無親無故,所以族老們就給了他一些錢,讓他在閑暇之余來神廟里打掃一下。

    其他的倒是沒了,只是聽說有些獵戶,在山上來不及下去的時候會來這里過夜。”

    林夢雅點點頭。

    這里的確有人生活過的痕跡,只是并不那么明顯。

    很顯然這里已經很久沒有人來了。

    但她看向供桌的時候,卻忍不住皺了皺眉頭。

    供桌是干干凈凈的,雖然那上面什么東西都沒有,但林夢雅可以肯定在他們進來之前,他們絕對沒有派人進來收拾過。

    她悄悄地摸了摸桌腳,就連那上面的灰塵都不見了,可見是有人精心打理過。

    不過這種小細節,厲無雙跟其他人倒是沒注意到。

    他們擺好了供品,對著那塊巨石拜了三拜,又給巨石上了香。

    “希望山神大人能夠保佑我父母平安。”

    等到,厲無雙拜完了山神,林夢雅立刻跟著他在山神廟里溜達了一圈。

    山神廟就像是宋夫人說的那樣,雖然看起來沒什么特殊的地方,不過卻是個非常幽靜雅致的小院落。

    他們繞到了后院,跟前院差不多,后院只是多了些直桌石凳什么的。

    林夢雅瞇了瞇眼,看向了山神廟的后院墻外。

    “那里是通往哪處的?”

    厲無雙看了一眼回答道:“這山神廟后面的地方名

    叫‘鬼迷眼’,據說就連最經驗老道的獵戶也不敢輕易的去那里,否則是要迷路的。

    而且最邪門的是,迷路的人將永遠不會走出來。

    怎么,有哪里覺得不妥嗎?”

    林夢雅一愣,旋即掩飾性地搖了搖頭。

    不過心里卻翻開了花,如果她剛才沒有看錯的話,后院的那一片林子,已經組成了一個極為壯觀的迷陣。

    甚至于,比她之前看到的那些都要厲害。

    就連她走進去了,也沒有把握能完好無缺的走出來。

    看來這個山神廟里的確藏著不少秘密。

    她向來不是一個喜歡作死的人,既然知道那里有貓膩,就再不可能主動往那里面鉆。

    帶著白蘇好好的賞了一番風景之后,幾人就往山下走。

    沒想到在路上,遇到了那個經常收拾山神廟的老光棍。

    “賢叔,您這是去哪了?”

    作為晚輩,厲無雙十分禮貌的停車跟對方打起招呼。

    但那個模樣相當彪悍的老光棍,卻并不買他的賬。

    只是冷冷的看了他們一眼,不咸不淡的說道:“回家。”

    厲無雙也只是因為看到林夢雅對山神廟比較感興趣,所以才會主動跟那老光棍攀談。

    不過看到對方那一副毫不給面子的樣子,他也不敢再耽誤對方的時間。

    “原來如此,那我們就不耽誤你了,賢叔再見。”

    那個老光棍從頭到尾都沒有正眼瞧厲無雙,只不過在臨走前,那一雙透著陰沉的眼睛,落在了林夢雅的身上。

    “你去過山神廟了?”

    頭沒尾的一聲質問,讓林夢雅有些不太習慣。

    不過她還是遲疑了一下,輕輕的點點頭。

    賢叔冷哼一聲。

    “以后沒事不要再來了,這里不歡迎你!”

    說完,那人扭頭就走。

    林夢雅卻是一臉的無辜。

    “我好像沒有惹到他吧?”

    別說她了,就連厲無雙也是一腦袋的問號。

    “賢叔這個人雖然平時比較孤僻,但從前也沒見他對誰這般無禮過。”

    林夢雅一聽到這話,忍不住抱怨道:“難不成,這還是我的錯了?”

    她只是覺得有些意外。

    明明她是第一次來這里,又跟那個賢叔從來也沒有過接觸,也不知道為何會對她的怨氣這么大。

    頓時,因為出色的秋景而雀躍起來的好心情瞬間就沒有了。

    “不來就不來,當我稀罕嗎!”

    她氣呼呼的帶著人下了山。

    不過林夢雅就是林夢雅,她雖然覺得那人對他的敵意來得莫名其妙,但卻并不會因此而影響到正常的思考。

    山腳下,很明顯留有有人來過的痕跡。

    可奇怪的是,現在不管是她還是采茹,都完全感受不到有人在跟著他們。

    難道這些人是覺得,他們沒有什么跟蹤價值了,所以才回去的嗎?

    不過很快,林夢雅就打消了自己的這種念頭。

    回去的當晚,采茹就帶來了一個令她覺得更加不可思議的消息。

    “主子,出事了!”
农村小说 云南快乐10分开奖走势图 时时彩后一技巧稳赚法 极速时时彩计划网页版 内蒙古快3走势图表 辽宁快乐12胆拖玩法 雪缘园即时陪率 贵州快3开奖时间 ag捕鱼王2技术打法图解 nba比分球探 浙江快乐12官网 随机大小单双玩法 河南快3走势图10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