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 >

    傍晚,趙岳逗著小甜妞,喂食寵物雕形成的良好心情,被突然降臨的噩耗一下子完全破壞了。

    正義堂中。

    趙岳望著哭拜在地的段景柱四人,呆了:錢缸、馬得財死了?

    段景柱和手下的錢缸,牛進寶,金來順,馬得財一伙馬賊是趙岳收的最早的梁山好漢。

    那時他還不知道這個世界是不是水滸中的那個北宋......同樣也是接觸時間最長最有感情的。段景柱這些人這么多年來風風雨雨在北方冒險偷了兇惡胡人的太多寶馬馬種,懲罰教訓搶掠罪惡胡人的財富,搜集北方情報.......這不可匱缺的巨大功勞且不說,只論趙岳北上剿滅奸賊崔家在遼的分支那次,半道阻擊賣國賊盜賣宋國護國利器神臂弩給遼國,在遼國地盤殺遼軍,以寡擊眾,其兇險可知,錢缸他們個個奮不顧身.......后,在燕京腹地攻擊崔家冒更大兇險時更是無一人膽怯......正是有了這樣優秀的隊友死心塌地追隨著一起作戰,趙岳才能輕易達到了北上目標并成功而退......趙岳對這幫精明膽大兇悍忠勇義氣兄弟不是一般的欣賞,當時還玩笑間給段景柱的這四個老兄弟起了個外號叫‘錢馬金牛財運亨通大四喜’,也是種衷心祝愿。四人雖然都是有這樣那樣缺點的粗野兇漢,卻個個是鐵骨錚錚的義士,是有大功的民族英雄,當世最精銳的斥侯,數年間在險惡的北方歷險沒犧牲一個,卻在“和平”漢地一下子折了兩人,大四喜,錢馬沒了,只剩下悲傷而自怨自艾的金牛二人......

    一股透心涼氣與怒火直沖頂門,趙岳抬腿把跪趴那悔恨著正嚎哭不止的石勇段景柱踹了個翻,嗔目怒喝:“混蛋。你們就是這么當老大的?”

    他瞬間就想明白了到底怎么回事。

    前年,段景柱一伙超額完成了潛伏北地的任務后安全撤離了。當時,趙岳體諒他們這些的兇險辛苦,特意跟他們說了,以后想干什么,由他們自己自由選擇。

    留在半島從軍,南下加入遠征軍,加入帝國情報部,加入遠航探索美洲......或是退役在半島在帝國大本營.......隨便他們喜歡的帝國領土處都可以擁有一片土地甚至島嶼落戶,改行從事養殖放牧......經商.....當悠哉富家翁守著家人平安快樂過以后的日子,或者去遠澳島參與那里的建設管理,幫著趙岳守衛好那片遙遠的海上領土家園......并要他們不要急著做選擇,先好好休息休息,去帝國其它領土逛逛,感受一下帝國真正的時代風貌.......他們也聽話地這么做了,去年一年逛了一大圈,卻無疑沒選擇帝國那邊安逸美妙的超時代日子,毅然選擇了繼續冒險,選擇了到梁山來幫他以一隅之地對抗整個東方大地.....

    這份愛冒險的個性與時代特色的忠義情懷都是趙岳倍加欣賞而感動的。

    段景柱他們這次來,卻沒事先通知梁山這邊,無疑是想給他個驚喜,先去的柴進那邊也沒向梁山透露一絲風聲,柴進無疑是想成全這份驚喜。趙岳事先絲毫不知六人要來,結果來了卻在離梁山不太遠了的地方栽了.......無疑是段景柱石勇輕狂大意了,沒當好老大,沒領導保護好兄弟.......而他們事先不是不知道宋國社會這大變樣了,成了極度復雜兇險地。

    段景柱石勇被踹翻了,身上并不痛,在趙岳噴火的怒視下翻身又跪在那哭得更悲傷了,和哭得上氣不接下氣的牛進寶、金來順末端瘋狂捶著石頭地把手捶得鮮血淋漓,只悔恨埋怨是自己不好害了兄弟.......

    趙岳一肚子沸騰的怒火,但看著四人這悲傷欲絕樣,心中難受,就努力壓了壓怒火,把沖到嘴邊的怒罵也強吞了回去,放緩了語氣安慰了一下,“后悔有什么用?別在這嚎哭悔恨捶地發瘋了,手廢了還怎么報仇?滾下去先好生歇息一下,把恨勁攢足了,把精神養足了。這仇,咱們立即就報。該死的一個不留。”

    把四個混蛋趕走去療傷洗漱吃喝休整了。趙岳轉視跟段景柱他們同來的并且同樣跪拜著的五人,目光先落在當中的巨人身上,“你就是險道神郁寶四吧?”

    郁寶四愣了一下,這個高貴霸氣的滄趙公子爺怎么會知道我這么個小人物?卻趕緊應道:“小人正是郁寶四。”

    趙岳打量著他,過了一會兒才在郁寶四極度緊張中緩緩道:“你在曾頭市這幾年助紂為虐干了不少壞事.......卻也良心未泯,罪過是時代的錯。如今看,在大是大非上不糊涂,難得大節不失,總得來說仍是個對我們本族不失忠義的好漢。”

    郁寶四聽了前半截,心中一涼,嚇得要死.......此前就嚇得要死過。

    趙岳發怒時,英偉的形象頓時化為嗜人的猛虎一般,渾身干凈甚至有好聞的香香氣息,沒有猛虎那腥臭卻更令人恐懼的氣味,卻遠比猛虎發威吃人時可怕無數倍。

    郁寶四是巨人,匹配巨人的膽子也大得很。

    他是個有意志的勇敢者,與擎天柱任原不同,自走上隨時會掉腦袋的險惡走私販之路就從來不知怕為何物,不怕死,在絕世高手史文恭面前,在兇殘如魔鬼的女直面前,他一向唯唯嚅嚅小心謹慎卻也不是怕死的畏懼,那只是自知卑微應有的生存態度或生存策略,可是在剛才,他真的嚇得要死。他就感覺發怒的趙岳象個魔鬼一樣兇威一下子籠罩扼住了他的靈魂,讓他的血瞬間涼了,身子僵了,腦子木了空白一片,心也冰凍了似乎不跳了,神魂呆滯,渾渾噩噩一時不知東西。

    好在那股可怕轉眼過去了。

    趙岳很快收斂了怒氣。郁寶四才感覺自己又活回來了,此刻聽到后半截趙岳對他的評價,他的緊張又一松,這么大個巨人卻不禁眼睛濕潤,哭了......他一直鄙視自己是個沒出息的壞蛋,也被人暗罵是該死的壞蛋,白長成金剛巨人,白白辜負了上天對他這一項的垂青.......直到今天他才聽到有人理解他的難處認可他仍然是個好漢.......

    他嚅嚅著嘴唇想說點什么,最終卻只吐出一句:“小人懇請公子收留。小人愿效死勞。”

    “大節不失。斬斷過去,想堂堂正正重新活一回,很好。”趙岳拍這巨人格外寬厚的肩膀,“起來吧,先去清洗一番。吃飽喝得了,恢復了精氣神,你把曾頭市的情況向我部下好好說說。這也是功勞一件。心放下。好日子就在手中。”

    “謝公子爺收留。”

    郁寶四心中歡喜,重重叩頭,這才起身輕快地下去了。

    他帶來的一伙人自有人妥善安置好。

    梁山有成熟的收新人機制,不需要趙岳操心安排。

    陳雷、倪宣、懷英、許宣四人精神一振,下面輪到他們四個看趙岳會怎么對待了。

    趙岳并沒有那種貴人的禮賢下世作派,也沒有江湖人物往來的那種行事作風,他只是笑著請四人起來,讓四人安坐著說說話,認識了一番,簡單問了問他們過去以何為生,問得更多的是四人知道的河北西路及山西如今的各種情況,然后在四人忐忑的心情中,突然說出了滄北事變的秘密,“你們想從我這里投滄北軍。遺憾。我只能告訴你,我大哥我家人已經不在了,朝廷那幫人仇視我家怎么不滅的心思如愿了。滄北軍集體叛逃投靠了海盜國。滄北如今是朝廷大軍駐扎著。我梁山如今是孤立無援的,再也沒我大哥能庇護著了,一切得靠自己。”

    陳雷他們......呆了。

    趙岳這話什么意思?文成侯遭遇兵變,被集體叛逃的部下噬主殺害了.......

    呆了好一會兒,他們才有了反應,卻仍然不敢相信睿智英明的趙廉居然會這么就謝幕了。

    絕世奇才,怎么可能就這么就完結了呢?

    “這,這”

    四個人幾乎一模一樣的張口結舌。

    “可恨。”

    “說到底,侯爺這是被朝廷害了啊。這幫天殺的。”

    “皇帝,朝廷,他們難道都腦子有病?難道不知道沒了侯爺,宋室江山也不可能有多少日子了?”

    “千古奇冤!哼,朝廷,對外全是豬狗廢物,對自己人卻強橫有能耐。也不知是怎么回事。咱們漢家總是這樣,對外人總是那么謙和有禮大度,對自己的功臣賢者奇才卻小氣苛刻之極容不下.......又是一樁令人發指的罪惡......”

    “怎么就不知反省呢?難道必須到咱們漢家人滅族死絕了時才肯后悔.....”

    ..................

    四人激憤得語無倫次,怒火噴涌,心卻是涼的......他們絕望了,對這片神圣祖地的漢家生存沒指望了。

    難道偏居海外的海盜國才是漢家延續的正統?

    趙岳把四人的心思活動得看得清楚明白,這才說:“四位都有一身本事,是人才,也是堅持民族大節的義士,救了我兄弟,對我梁山有恩。我自然愿意收留你們成為梁山兄弟。可是,如今這情況你們也清楚了。梁山這已經成為朝廷必除而后快的首要之地。我如今是舉世皆敵啊。四位好漢,你們還選擇加入我梁山嗎?”

    四人聞言,面面相覷,都沉吟起來。

    對他們來說,可選擇的路還是比較寬裕的,投田虎,投王慶或晁蓋,或是為民回去老家繼續當當地相對自在快活的惡霸強徒,也可以考慮投邊關從軍。有不錯的武藝,相信在如今正缺好漢衛國的邊關還是能找到個相對不錯的官位,然后慢慢發展.......但他們猶豫思慮著,卻不是考慮這些可以的選擇,而是心生絕望,茫然無措了。

    沒了趙廉能重振華夏,不能出去搶外族女人,這片大地就沒指望了。

    宋王朝如今沒小孩,更沒生養孩子的女人。沒了后代與繁衍后代的能力,這樣的國家這樣的社會怎么可能延續下去?長則十年二十年,短則三兩年就會自動瓦解了。選擇去哪里出力和生存,有意義嗎?

    田虎等勢力就算能推翻宋統治成為新主又怎樣?

    沒可能有能力搶外國,沒小孩,沒女人生育,死路一條而已。

    包括宋統治者在內,各強大勢力都一樣,他們不過是為了眼前的富貴和生存只能堅持下去而已,得瑟一時是一時......沒有以后。只會有心更丑惡更瘋狂作孽追求此生的享樂.....更可笑的是,宋朝廷怕是還不了解下面的國情,還在瞎樂觀.....

    那么,我們怎么辦?

    在趙岳沉靜如永恒的星空般注視下,四人終于做出了選擇。

    一齊離了座位,再次拜倒在地,“我等卑微不才,愿意誓死追隨公子。請公子不嫌棄我等本事低微,收納麾下。”

    身為在老家當地頗有兇名的暴徒壞人,他們感覺自己是沒資格投海盜的,否則當時就跟著風潮走了,如今才知道自己一直面臨著命運死路的選擇,絕望中選擇了梁山,選擇跟著趙岳干了。

    這里面有個根本的動力是,剛才,他們感受到了趙岳的強大可怕。他們自負是天不怕地不怕的英雄好漢,在剛才趙岳發怒時卻嚇得渾身有癱軟之感。他們從來沒想到,人只憑自身的威勢居然能如此可怕。

    趙老二無疑是當世絕頂強者,只怕能力未必在其兄之下,怕是滄趙家族為保障家族的延續而一直暗留的后手。趙老二并非真是常見的豪門紈绔那種闖禍丟人敗家廢物,如此強武有能卻一直為民,無官無爵,據說朝廷賞了官爵都不要,滄趙那位老太太總是以無功不受祿以及小孫子年紀小又不讀書只知淘氣胡混不堪用不能丟朝廷的臉面為由堅決推辭,趙老二就以平民之身自由游蕩在民間,現在看指定是滄趙家族故意的。

    有了這個判斷,還有,他們看到了趙岳的鎮定從容,顯然趙岳對世事變幻是早有準備的,并不受其兄倒了護不得梁山了的影響,決不是裝出來的;趙岳無疑有這個能力和自信。還有,趙岳對郁寶四說的那句話“心放下。好日子就在手中。”這什么意思?

    陳雷四人都不缺民的聰明智慧,在見識層次上比不得朝廷那些官員,但半點不缺乏謀生存的精明。

    郁寶四加入梁山,心就能從此放下了,好日子就在手了。那,我們四個也加入梁山,好日子難道就不是在手了?心難道不能放下來了?

    這個趙老二肯定不是為安撫拉攏郁寶四才說那句的,不是趙岳貪圖這個形象可怕卻是個好打手的巨人,也不是欺負郁寶四傻大個不夠精明,必定是話里話,趙二怕是和其兄一樣有道,和傳聞的混賬玩藝完全不一樣啊。

    陳雷他們精明的抓住了這一點,心一橫決定從此跟趙老二混了。

    反正這起碼有肉吃。

    反正也沒更好的地方可去.......

    :。:
农村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