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我的魔法時代 > 124.舞會

124.舞會

    贏黎穿著一件白色晚禮服,裁縫將這條裙子剪裁得十分貼身,上面點綴著用金線刺繡的花紋,她的臉上化了一層淡妝,站在原地,氣質顯得婉約而嫻靜,她單手提著精美的長裙裙擺,走到我的面前,臉色稍微有些難看。

    她站在我的面前,對我小聲說:“這是曼達對我的要求,只有帶上他們,才同意我參加今晚的舞會,要是不帶著他們,我就只能呆在家里,我也沒辦法……”

    很久沒見這位擁有鷹眼天賦的精靈組女孩,拉格蒂斯如今看起來依然是三年前的那個樣子,都說精靈們的生命是非常漫長的,他們差不多擁有八百年的壽命,因此三年的時間對于拉格蒂斯而言,并不會有多大變化,她應該很記仇,一直冷著臉站在贏黎身后。

    我握著贏黎的手,問她:“曼達夫人準許你出門的條件就只有這么簡單嗎?”

    贏黎認真地點點頭。

    不遠處的尼克爾斯臉色陰沉不定,他站在人群的后面,一言不發的盯著我和贏黎。

    這位半精靈擺出一副冷酷的樣子,倒是惹得廣場上很多女孩子都紛紛投來羞澀的目光。

    我猜測曼達夫人的想法,大概是就想讓尼克爾斯在舞會上,當眾和我比較一下。

    尤其是兩個人出現在同一個場合之下,有些東西就會一目了然,尤其是在相貌和修養方面,身為半精靈貴族的尼克爾斯明顯更優秀,也許贏黎會因此而改變心意。

    想到這里,其實我很想告訴曼達夫人:‘你真的一點也不了解你的女兒,請不要將精靈們看待問題的方法用到贏黎的身上,她是一位土生土長的帝國女孩,她可沒有任何精靈情結,可不會覺得現在這樣子的尼克爾斯有任何魅力,贏黎是那種喜歡積累生活點點滴滴,過一種安逸而又平靜的生活,無論如何,尼克爾斯都很難被贏黎喜歡。’

    那位傲慢的精靈公主大概不愿意與我交流這些,她從自己主觀意識上出發,認定了這樣的半精靈適合自己的女兒,說起來贏黎恰恰也要算是人類和精靈的混血,只是安琪博爾德王室的血脈完全壓制住了精靈族的血脈,從而贏黎看起來與人類無異。

    知識廣場上出現兩位精靈族裝束的年輕男女,吸引了大部分年輕人的目光,在帝都里,精靈代表著時尚與潮流,他們的服飾永遠走在潮流的最前面,在這種交際場合上,精靈們擁有得天獨厚的種族優勢,這點也是他們自信和傲慢的源泉。

    盲目的崇拜讓精靈們覺得自己的確是非常優秀,不然不會被其他種族所追捧。

    我壓低聲音問贏黎:“假如我在這兒狠狠地把他揍一頓,打得鼻青臉腫,你說他會不會馬上消失掉?”

    贏黎連忙抱住我的一條手臂,生怕我會魯莽地沖上去,將尼克爾斯爆揍一頓,她知道我有這樣的本事。

    贏黎近乎哀求道:“求你不要那樣做,曼達會生氣的,她已經答應我在皇家魔法學院繼續學習魔法了,這算是她對我們的讓步,不是么?”

    我深深地看了尼克爾斯一眼,他被我盯著看的時候,顯得有那么一絲不自然,只是礙于精靈族的面子,才沒有轉身走掉,我攥緊一只拳頭,對他遙遙地比劃一下,贏黎連忙搬下我的手臂。

    “那好,我們不理他們,就當他們不存在好了。”我小聲地對贏黎說。

    贏黎微微抿著,小鳥依人般地站在我身旁,輕輕地答應了一聲:“恩!”

    知識廣場上已經站滿了等待舞會開始的人,更是有一群吃貨圍在長排桌前面,分食那些的面包棒和奶油濃湯,帝都人和埃爾城人喜歡吃的食物也有很大的詫異,這里的人更喜歡濃郁奶味熱湯,而埃爾人喜歡番茄牛肉湯或者是土豆泥,伊利納斯人喜歡吃炸魚和炸土豆。

    烤肉還沒有熟就有一群端著餐盤的人在耐心等候。

    回廊下的樂隊人數增多到二十幾名,音樂聲已經可以覆蓋大半個廣場,已經有人忍不住在音樂聲中,隨著節奏輕輕地點著腳尖,口中輕哼著曲調。

    當琪格出現在知識廣場之后,在廣場上引起了不小的轟動,雖然認識琪格的人不算多,但是琪格和威爾士這一段恩恩怨怨的感情糾葛,在帝都人的耳中流傳幾個不同的版本,縱使很多人沒見過琪格,但是只要提起威爾士王子和琪格王妃,總能讓這些帝都人找到一些共同的話題。

    華沙位面一役,威爾士王子儼然就是帝都最年輕的將星。

    而琪格則是帝都最年輕的魔法學者,帝都都在流傳著,正是琪格王妃配制的魔法藥劑,才會讓威爾士王子獲得了戰斗的勝利,這種說法也是皇家魔法學院里最盛行的說法。

    琪格剛剛從魔法篷車中鉆出來,立刻被雪莉.紐曼身邊的同學認出來,然后琪格老師抵達知識廣場參加成人禮祭露天舞會的消息,一下子在雪莉.紐曼的朋友圈子里炸開,大家都在私下里討論,要不要走過去和琪格打聲招呼,可惜這些人大多都膽量不夠,猶豫著不敢走上前。

    這時候那些雪莉的朋友見我走了過去,都在盯著我,露出一副不可置信的驚訝目光。

    琪格和那個叫艾恩賽德的年輕人一前一后從魔法篷車上走下來,也弄得我一頭霧水,這明明在早晨的時候琪格還因為這個年輕人而生氣,對著那群圍在她實驗室門前的人(包括她的叔叔齊齊達尼亞)施展幻術,狠狠地教訓了他們一頓。

    我怎么也想不到晚上的時候,琪格居然會帶上艾恩賽德參加露天舞會。

    拉著贏黎走到琪格面前,看到那位年輕人老老實實地跟在琪格身后,溫順得像是一只小羔羊,但是不經意看向四周的時候,眼睛里的目光飽含著十足的狼性,包括看著我的時候,也是有種毫不掩飾的輕視,那種來自于貴族的傲慢和優越感,讓我不怎么舒服。。

    我走到琪格身邊,對琪格問道:“喂,琪格,你怎么把他也帶出來?”

    然后看了贏黎一眼,對琪格調侃道:“還是……不帶上他,就不準許你出門?”

    明知道琪格可不是贏黎那樣軟糯的性格,但我就是想撩她一下。

    艾恩賽德眨著眼睛,期待著琪格用尖銳的話語將我懟回去,可是卻沒想到琪格只是毫不以為意的嘴角一翹,用銀鈴般地聲音對我說:“哪有,他們知道我生氣了,恨不得跑到我面前賠禮道歉,怎么會把他送到我面前,是我把他叫過來的。”

    琪格掃了艾恩賽德一眼,立刻艾恩賽德噤若寒蟬,老老實實地站在一邊,顯得非常乖巧。

    “啊?”我更加不能理解,并且心里邊還有點酸溜溜的,雖然帝都人看待感情問題更自由一些,但是我卻做不到。

    琪格見到我似乎很介意這件事,風情萬種的瞟了我一眼,很少見到她這種美麗的樣子,一時間我似乎感覺自己呼吸都有些急促。

    琪格對我解釋說:“我帶他從莊園里出來,就是為了讓他散散心,整天關在那座城堡里,人都變得腐朽了,跟那些老家伙們在一起太久的話,整個心都是黑色的。”

    說完,琪格又掃了這位叫艾恩賽德的年輕人一眼,艾恩賽德渾身一顫,琪格伸出手掐著艾恩賽德的腮肉,對他惡狠狠地說:。“艾恩賽德,你可以去那邊逛逛,帝都的那女孩子可比埃提亞女孩熱情的多,不過不要弄出事情,要是最后又讓我給你收拾殘局,看我怎么收拾你,也不要走出這片廣場,以免舞會結束的時候我找不到你,去吧!”

    艾恩賽德細聲細氣地說了一句:“知道了,琪格姐姐。”

    他對琪格說話的時候像極了一位乖寶寶,只是我覺得他的心里藏著一只猛虎,在琪格的面前只想著如何收起爪牙,那種樣子有點像一只和主人撒嬌的大貓。

    琪格很不耐煩的揮了揮手,艾恩賽德如獲重負地溜走。

    這時候,我才問琪格:“額,琪格,你不準備給我介紹一下嗎?”

    我地目光落在艾恩賽德的后背上,雖然他已經走出很遠,但是依然感覺到身后有人窺視,他停下來想要轉身,但是下一刻竟然克制住了那種沖動,硬著頭皮鉆進廣場的人群中,我暗自驚嘆他的自覺還蠻敏銳的,像是受到過一些鍛煉。

    琪格撩了撩散亂的長發,笑著問我:“你想怎么樣?難道還想認識一下你的情敵?”

    我對她說:“額,我正有此意,我只是想說,我還是很小氣的,我不喜歡你和他待在一起,我是不是應該找他決斗?把他趕出帝都?”

    琪格撇嘴淡淡笑了笑,說:“算了吧,艾恩賽德只是隨著埃提亞商貿訪團,在帝都與當地商行做一些大宗的生意,在這兒呆不了多久的,而且給他幾個膽子,他也不敢對我有想法,真正向撮合我們的,是埃提亞聯盟那些討厭的老家伙們,這些老家伙半只腳都踏進棺材里,居然還敢到我這里來找事。”

    “……”我不知道該說些什么,看上去琪格根本不用我的安慰。

    琪格自信地說:“那些人,大概是想要打我商事的主意吧,我才不會讓他們得逞!”

    蜥人侍女站在琪格身邊,擺出一副生人勿近的面孔,冷冽的眼眸果真還是有些威懾力的。

    琪格這時候對我和贏黎說:“好了,你的朋友在那邊等著你呢,快點和贏黎一起去吧,讓我在這兒待會兒。”

    我問她:“你不跟我過去?”

    琪格對我笑了下,才說:“你覺得我過去合適嗎?我要是過去了,你怎么介紹我?你總得為別人想想吧!我可沒想過讓她們在這么難得的舞會,被我影響了心情。”

    說完,琪格徑直向樂隊那邊走去,果然不準備跟我去見諾亞與雪莉。

    那個皇家魔法學院組成的小圈子里的年輕魔法師們,眼睛一眨不眨地向我們這邊看過來,當他們看到琪格與我們分開,才紛紛長出一口氣,臉上的表情變得自然一些。

    看到這個樣子,我只能對琪格說:“好吧!那我和贏黎先過去了。”

    就聽琪格的聲音傳過來:“總之……別忘記了你的第一支舞。”

    “……”我又變得說不出話來。

    這次成人禮祭露天舞會的第一支舞嗎?

    在我和贏黎走向諾亞和雪莉那些人的時候,我就一臉苦惱地問贏黎:“贏黎,你說水系有什么魔法能讓我一下子變成兩個人嗎?”

    贏黎告訴我說:“聽說水系的四級魔法‘鏡像大法’可以。”

    我驚訝地問:“啊!真的嗎?”

    贏黎篤定地說:“應該差不多吧,不過那個是四級水系魔法!”

    我嘆了一口氣,才說:“四級魔法,我想還是算了吧!”

    我和贏黎邊走邊聊,走到諾亞和雪莉跟前,贏黎跟諾亞和雪莉自然是無比的熟絡,雪莉將贏黎介紹給大家,說贏黎是小我們一屆的魔法學院新生,聽到雪莉壓著說這樣說,這些火系一班的魔法師們立刻活躍起來。

    不過,他們更加關注并不是贏黎,而是旁敲側擊地想知道剛剛我和琪格聊的是什么。

    我只好說琪格來這里,當然是為了參加舞會什么的。

    隨后這群人又開始議論紛紛,他們其中有個同學說:琪格老師當然是為了參加露天舞會,才到這邊的廣場上來。

    又有年輕魔法師說:幸好我們當時沒有過去,要不然被琪格老師拒絕什么的,那該多沒面子啊!

    說這話的時候,那個年輕魔法師還用眼角的余光瞥了瞥我,就像我過去,真的做了一件很沒面子的事。

    我和雪莉諾亞這惡人正聊著天,就看到回廊樂隊所在的位置,忽然亮起了強烈的光,幾束光會聚在一起,燈光交匯處站著一個人影,他穿著一身眾議院船的參議員才有的長袍,迎著數道燈光,對著廣場上的年輕人大聲說道:“在場的諸位,請大家安靜一下。”

    那位參議員大概就是這里舞會的支持者,他接著大聲說:“成人禮祭之夜的露天舞會馬上即將開始,在此之前,按照往年的慣例,請所有人站在外圍,我們大家將舞會的第一支舞,留給今天參加了成人禮祭儀式的年輕人,祝賀他們終于長大了。”

    “下面,請在場所有的,今天參加成人禮祭儀式的年輕人帶著你們的舞伴兒,站到舞池中間來……”
农村小说 2013年七星彩 极速11选5 bbin波音所有网站 天天棋牌龙虎技巧 幸运快三大小怎么算 pk10技巧之稳赚不赔 红魔三肖六码主论 000031股票行情 百搭麻将技巧 现在的魔域靠什么赚钱 188足球比分网 球探比分网球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