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我的絕美老婆 >

    太古秘境光看著名字就可以知道,這是一處非常古老的秘境,在很久很久以前,久到連具體的年月都說不清楚的時候,它就已經存在了。一直被當做五大宗門舉辦太古神戰的場地,這里很危險,但這份危險的附近總是伴隨著機遇,這讓這份危險,也變得誘人起來。

    這個一個廣闊無垠,仿佛沒有邊境的秘境。事實上,這么多年過去了,也的確從未有人探尋到太古秘境的盡頭,或是弄清楚這個秘境形成的原因,是個名副其實的“秘境”。

    這就讓獲勝條件中的第一條和第三條,變得困難至極,簡直可以稱呼為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找到這場大霧出現的原因?或是給出解決的方法?

    這么多年過去了,連這秘境是怎么形成的,那么多的先輩加在一起,也沒找出個所以然來!連五大宗門,那么多的強者,都找不到大霧出現的原因,都給不出一個能解決大霧的辦法?

    讓他們這群頂了天了也就超凡境巔峰的修士,去尋找這兩個問題的答案?堪稱癡人說夢!

    至于第三條,就更加困難了!連讓他們找的是什么東西,都沒有給出,半點描述都沒有,還要用大海撈針的方法去尋找,就算撞大運了,找到了那件東西,估計連找到那東西的修士,也不知道自己已經達成了獲勝條件吧。

    這么看下來,就只有老老實實的去戰場廝殺,攢夠一百個頭顱去參加最后的決戰,試著去奪得第一名——這條路線看起來正常些,成功的可能性也大一些。

    在知道郭曉丹說出的時間限制后,李塵愈發這么認為。

    相比起癡人說夢和大海撈針,去那些被標記的戰場廝殺,攢一百個頭顱有什么困難的?這才是正常正統的太古神戰嘛!通過戰斗決出最后的勝利者!

    在知道時限前,李塵或許還抱有一絲想要完成第一條或是第三條,那種特立獨行另辟蹊徑的念頭,但現在,這些念頭已經全部消失了。

    只是攢一百個頭顱,應該用不了多長時間,除非那些蘇醒者非常難對付,或是非常狡猾,逃跑本領一流,打不過轉身就逃,要不然頂多十五天,絕對能夠決出最后的贏家。

    而這么點功夫,是遠遠不夠試著去完成第一條或第三條勝利條件的。

    這么想了一番,李塵心中還有些疑惑,連他都看得出,選擇第一條和第三條去完成是是死路一條,沒道理五大宗門的人看不出來啊?因為根本就沒有幾個人回去選這兩個勝利條件的吧?

    或許有,也是認為自己在戰斗上毫無希望,硬著頭皮和其他修士對戰,也是絕對不可能贏的,才會孤注一擲的選擇去撞運氣吧!

    李塵在心中想了一通,開口問道,“現在外面的情況怎么樣了?除了大霧外,還有產生別的變化嗎?”

    “若說變化,最明顯的就是那些從沉睡中被喚醒的存在了。”素白回憶了一下,開口說道,“除此之外,就是那大霧著實不普通,無論用任何辦法都無法看透,只要一到外面去,能夠看見的就只有附近四五米左右的東西。”

    郭曉丹也深有同感地點了點頭,“是啊!最討厭的就是這場大霧了!一走出去就很容易迷路,有一次,我做了各種記號,但還是迷路了,如果不是素白來找我,我就真的回不來了。”

    “我覺得是你太笨了!明明都做好了記號,竟然還能迷路!”虛空獸往地上一趴,理直氣壯地說道。

    聽到這話,郭曉丹瞪圓了眼睛,“那也比你強,從搬到這個山洞里,你有出去過一次嗎?吃的最多還什么都不做!”

    虛空獸訕訕地閉上了嘴,把頭往墻那邊轉去。

    李塵聽了也覺得好笑,沒想到在他離開的這些日子里,竟然發生了這么多的事情。

    郭曉丹輕哼了一聲,轉眼看向李塵,解釋一般地說道,“其實我迷路那次,根本就不是我的問題!我明明記得,我因為害怕迷路,在沿路上做了很多記號,可想要回來的時候,我在周圍繞了好幾圈,想要找那些記號,卻怎么都找不到了!”

    現在回想起來,她都覺得有些丟臉,不由郁悶地道,“也不知道是不是好事者,把我畫的記號都給抹去了,還是因為別的什么原因……反正,后來我就沒有離開過山洞了。”

    素白看郭曉丹一臉郁悶,忍不住笑了一下,引來了李塵和郭曉丹的目光后,才說道,“其實在大霧中,想要找到回來的路,也不是那么困難的。”

    “怎么說?”李塵頗感興趣地問道。

    郭曉丹也是眼睛一亮,之前她就想問了,連她自己都迷路的找不到回來的路了,素白是怎么找到她的啊?只是她不好意思問。

    “其實是因為我一直使用一種特殊的香料,”素白微笑著道,“我們九尾妖狐一族的魅術和幻術,搭配上這種香料,能夠起到特殊的致幻效果,但這種香料的味道很輕,只有我們這些常年和它打交道的人才能聞到。咱們天天都住在這洞穴里,日常相處下,你的身上也沾染了些許的香料氣味,我就是靠這股氣味才找到你的。”

    “原來如此!”郭曉丹恍然大悟,還下意識地抬起胳膊,往上聞了聞,但正如素白所說的,那種香料的味道很輕,她聞了半天也什么味道都沒聞出來。

    李塵也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他往空間戒指里一摸,拿出了一塊古樸的羅盤,他拿著羅盤在手上晃了晃,就垂眸仔細去看上面的指針。只見羅盤一被激發,上面的指針就瘋狂的轉了起來,一個個瑩綠的小點在羅盤上閃爍著,標志著方向。

    “看來羅盤還能使用啊!”他感嘆了一聲,隨即看向郭曉丹素白二人,“既然這羅盤能用,我也就不用怕咱們會失散了,你們將身上的貼身物品給我一件,應該就可以了。”
农村小说 手机幸运赛车投注 排列五近50期综合版 捷报比分网数据回查 微信捕鱼辅助 免费单机版武汉麻将 湖北快3二同号走势图 安徽11选5 历史遗漏 云南十一选五开奖走 排球比分即时比分 股市行情分析软件 姚记棋牌3976官网是多少 股市交流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