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恐怖小說 > 女劍仙 > 第一千五百三十一章 玄女的誤解

第一千五百三十一章 玄女的誤解

    寧清秋怎么都是想不到,自己有朝一日竟然是淪落到了這個地步,竟然是要和七夜都是勾心斗角了。

    他們本來是這個世界上最為親密無間的人啊。

    這樣的想法,讓她覺得無比的痛苦。

    若是這樣的擔憂,不過是她和明遠杞人憂天就好了。

    不然——

    若是真的有朝一日他們不得不站在了對立面,寧清秋都是懷疑自己到底是會不會有拔劍的勇氣。

    她覺得疲憊。

    明遠語重心長的說道:“你這個時候最主要的是千萬不能是亂了陣腳,我覺得關于身上的魔氣七夜并非是一無所知,他那樣的人,怎么也不會是被人陰謀算計了的。”

    就算是那個人是魔尊,也不過是和七夜半斤八兩,雖然是修為魔尊比起七夜還要高,但是他們對立的時候魔尊這個倒霉催的家伙從來都是沒有占過上風,雖然是有著其他的外界因素各樣那樣的原因,但是實際上的話,七夜大概是屬于魔尊的克星這一類的。

    寧清秋深呼吸幾次,總算是把自己臉上過于悲憤的表情給收斂了。

    雖然心里面的感覺不好,但是實際上呢,七夜任何不對勁兒的實際行動都是沒有,目前為止,全部都只是他們的猜測而已。

    寧清秋已然是做好了最壞的打算,那么這樣的話不論是發生什么,都是無關緊要了。

    因為那個時候她已然是有勇氣承受這一切。

    寧清秋念著清心咒,就是這么回到了他們的居所。

    靈犀閣。

    他們心有靈犀。

    互相愛慕,這個名字,是寧清秋取的。

    七夜自然是不會有什么反對的意見的。

    只要是她高興,做什么都是好的。

    七夜穿著輕薄的廣袖長袍,玄色的服飾,就像是流淌的夜色一般,還染上了淡淡的星輝的色澤。

    美不勝收。

    當然,七夜本人和女氣半點關系都是沒有,但是這樣的人只要是站在那里,便是可以攬盡世間所有的光華。

    他側眸看著她,眼神宛若靜水流深:“你回來了。”

    他問她:“玩得開心么?”

    修長白皙的手指宛若玉雕般,就是這么輕輕地撫摸在她的額頭上,帶著淡淡的寵溺。

    “明遠那個家伙,必然是被你收拾得很慘?”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自己的心理因素,所以寧清秋覺得七夜這句話貌似是在試探她,就像是洞悉了她和明遠之間的一切交流,什么都是瞞不過這個男人的眼睛。

    不過也有可能是她想多了。

    畢竟雖然是七夜的修為勝過他們許多,但是應該是不清楚她和明遠懷疑了他。

    就算是寧清秋自己,也是認為其實若是明遠的感應沒有錯的話,那么七夜也不可能是真的被魔氣蒙蔽了所有的感知,所以他要不然就是根本好好地沒有任何的異常,要不然就是他把這樣的異常就是全部掩蓋下去了。

    寧清秋知道自己喜歡的這個人是個多么可怕的人。

    要是他和你站在一起,那么自然是無所畏懼,但是如果是你要和他對立,那就是任何人都是不愿意的。

    寧清秋這個了解他最深的人,更是心知肚明。

    所以知道自己這個時候就是需要飆演技的時候。

    她嘴角一翹,是那種強制壓抑自己的小得意的表情:“那還用說,明遠那個家伙,從來都是我的手下敗將。”

    明遠的實力雖然是強悍,但是寧清秋本就是戰斗力十分強悍的劍修,所以一般同等級的人都是打不過她的,就算是明遠天資縱橫,但是到底也是不可以打破常規的,能夠一次次的打破規則的人,只有真正的強者。

    比如七夜。

    其實就算是明遠能夠打過寧清秋,但是兩個人是真正的朋友,平日里面不過是鬧著玩兒而已,這要是真的動真格的,那就是難得說了。

    不過他是讓著她的。

    若是真的是對寧清秋毫不留情,真的到了那個時候,七夜也必然是會為寧清秋出頭,到了那個時候明遠不但是會撲街,還會撲得特別的慘。

    所以——

    無論是從哪個方面來說,寧清秋vs明遠,那都是只有一個注定的結果。

    七夜果然是不疑有他。

    當然,寧清秋也不知道是真的忽悠過去還是這個男人的演技已然是爐火純青登峰造極。

    反正現在唯一知道的就是,她很心累。

    巴不得趕緊的把事實真相調查清楚。

    寧清秋其實是個天不怕地不怕的人,但是這個時候卻是有了剛開始穿越的那種無所歸依的恐慌感和彷徨無助的心情。

    長長的睫毛輕輕地顫抖起來。

    玄女非常的敏銳的發現了寧清秋的不對勁兒。

    雖然是在極力的掩飾,但是寧清秋在七夜面前都是心力交瘁的演出了,在其他的時候自然是松懈許多,特別是面對玄女這樣的好閨蜜好姐妹的時候,更是容易露出馬腳。

    畢竟一個人快不快樂,還是很容易感受出來的,只要你是真心地為她考慮。

    玄女蹙起了眉頭:“難道是七夜對你不好?剛剛訂禮都是沒有正式的結為道侶,他都是敢單怠慢你的話,那就是沒什么好說的,就算是和懸空山翻臉,都是要和他分開。”

    寧清秋趕緊的伸手堵住她的嘴。

    這還真的是什么都是敢說啊。

    要是被其他的人聽到了,還以為昆侖瑤池是心向魔族的叛徒呢,對著懸空山突然就是變了個態度,誰都是要懷疑的。

    畢竟玄女乃是昆侖瑤池的下一任的繼承人,地位第二高的圣女,這要是她說出什么話做出什么樣的舉動,很多時候都是會被人曲解的,因為她代表的不單單是她一個人。

    這就是上位者的影響力,也是他們最大的悲哀。

    很大程度上,他們已經是喪失了屬于個人的某些權力。

    玄女倒是越發的誤解了:“七夜竟然是在監視你不成?!”

    玄冰鳳真氣就是這么蔓延開來,都是探測周圍是否是有心懷不軌的窺探者。

    當然,一無所察。

    可玄女的唇抿得緊緊的,神色中滿是憤怒,因為若是七夜真的是監控寧清秋的話,就憑她還真的是沒有辦法抓現行。
农村小说 wta网球比分 幸运快三计划软件免费下载 500彩票极速快三辅助器 安徽快三开奖结果全部 qq欢乐四川麻将官网 新快3 青海体彩11选5冷热统计 吉林省吉林11选5开价结果 水果机怎么压会赢 福建快3走势图_快3开奖走势图 一元一分卡五星群 重庆快乐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