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清妾 > 第1754章

第1754章

    好像請不請她來的結果,都是相差無幾。

    就在爾芙打算說出自個兒決定的時候,一直沉默中的四爺開口了。

    他如此說:既然你打算請所有妯娌來園子里聚聚,不好例外。

    爾芙笑著點點頭,剛要說話,四爺繼續說道:“放心吧,那天太子也會過來,便是她不顧及自個兒的臉面,總不會不在意太子的臉面,即便是心有不快,應該也不會做出什么失禮的舉動來。”

    說完,四爺就將一張比較特別的大紅灑金請帖擺到了爾芙面前。

    太子妃瓜爾佳氏。

    簡簡單單的幾個字,爾芙卻寫得很是艱難,一會兒工夫,將請帖寫好的爾芙,伸手將請帖交給了對面而坐的四爺,她明白四爺的意思,太子妃到底還是太子妃,不同于其他妯娌的身份,不能讓前院管事安排小廝將請帖送過去,而顯然四爺是打算親自做這個信使了。

    同時,她也明白四爺愿意成為這個信使的原因。

    無非是四爺不想給太子妃瓜爾佳氏為難自個兒的機會而已。

    四爺于太子妃而言,他的身份是外男,輕易不能和太子妃私下接觸,他要送請帖過去,必然是將這份請帖先送到太子的手里,這份請帖在太子手里過一道,到時候太子妃不論是否來赴宴,總歸是要給太子一個面子的,也就自然而然不能趁機鬧事了。

    “請帖寫好了,你再看看有沒有漏掉什么人。”爾芙壓下心里的頗多感慨,對照著大嬤嬤留下的那本名冊一一寫好請帖,將已經摞得足有一尺高的請帖往四爺跟前兒推推,笑著說道。

    俗話說得好:寧落一村,不落一人。

    她是這一眾妯娌里最不愛湊熱鬧的人,難得張羅辦次賞景宴,一定要格外小心謹慎,不然這要是疏忽得落下了哪府的福晉、側福晉的,那豈不是平白無故地得罪人,那她辛苦操辦這場賞景宴又是為了什么呢……

    四爺也知道這種事要格外謹慎,倒是也沒有拒絕爾芙安排給他的活計,他將一摞請帖擺在身前,一摞摞地分著,很快就按照數字兵團的排序清點好了其中的一部分,隨后他又翻看了下宗室里的其他各府請帖,確認沒有任何疏漏之后,這才讓蘇培盛和詩蘭兩人幫忙將請帖一份份地裝進了信封里。

    一場讓人回味無窮的宴會,之前需要做好的準備頗多,下帖子就是其中一樁小事而已,雖然也算是比較重要的事情,但是相比起其他需要準備的事情來看,便有些不值一提了。

    比如招待賓客的廳堂布置情況,比如招待賓客的各種菜單的設計……

    爾芙這次要舉辦的宴會,又是一場更加麻煩的賞景宴,除了那些常規性的準備外,還要在各處都安排好供賓客小憩歇腳的花廳暖閣,而且圓明園里的湖泊頗多,她又特別邀請了各府的小孩子們來玩耍,所以還要安排好水性尚佳的宮婢伺候,免得發生一些誰都不愿意發生的危險。

    作為四爺府的女主人、嫡福晉,這些事都需要爾芙去細細安排。

    雖然她也可以大撒手地將這些煩心事交給宮婢仆從去負責,也可以將這些苦差事分攤給府里的側福晉去準備,但是她實在是不放心讓其他人主動這些事,也怕烏拉那拉氏等人趁機做什么手腳坑她,所以她就只能自個兒忙碌了。

    當然,她也就是坐在牡丹臺里動動嘴兒而已,那些動手的活計都有宮婢們呢。

    不過即便如此,隨后的幾天里,她也顯得特別忙碌。

    因為畢竟有些事不是幾句話就能說明白的,還是要她親自去實地指揮,而一些布景上的問題,她也需要一一過去驗收。

    而在這所有的準備里,最讓爾芙覺得心塞的就是設計菜單這件事了。

    圓明園有一個特別豪華的膳房,在這里當差的大廚,那都是蘇培盛從御膳房精心挑選出來的能手,各個都有一些拿手絕活兒,但是這一個地方的高手太多,也就容易造成互不服氣的頂牛現象,尤其這又是一次能夠在各府主子跟前兒大大露臉的機會,爾芙還沒去膳房走上一遭呢,膳房里這些本就互看不爽的大廚就杠上了。

    今個兒,這位送上一道臘味合蒸。

    明個兒,那位送上一品飛龍湯。

    后個兒,便有另一位大廚送上一道東安子雞。

    三天的時間里,爾芙每日的份例菜單上就沒有出現過一道重復的菜品,也沒有一道菜品是出自小生子的手,連午后的果盤點心都被膳房這些大廚一力承包了。

    天天品菜,日日品湯……

    這讓一向吃慣了家常菜的爾芙和四爺等人別扭壞了。

    好在這些菜都做到了色香味俱全,便是爾芙他們都有些吃不慣這種擺盤精致、分量比較少的珍饈美味吧,卻也不會覺得難吃,但是一天兩天的還好,時間一旦長了,四爺這張臉就難免露出了幾分嫌棄來。

    又是一日清晨,早起天不亮就在庭院里練拳健身的四爺,舒舒服服地出過一身透汗,又痛痛快快地洗了個冷水澡后,穿著一身寬松舒適的細棉布褂子來到了堂屋擺著的飯桌旁,僅一眼,他這微微上揚的嘴角就徹底耷拉下來了。

    “這些人是鬧起來沒玩了吧!”他瞧著桌上擺得滿滿登登的小盤子,冷聲道。

    對此,爾芙有些尷尬地撓撓頭笑了。

    這堂屋地當間擺著的八仙桌上,竟然滿滿登登地擺滿了巴掌大的小盤子,足足有二十幾個,每個盤子里都擺著兩塊精致的點心,且每盤都不一樣。

    有爾芙常吃的豌豆黃,也有四爺愛吃的栗子糕,但是這些小點心的造型卻是格外不同,豌豆黃被做成了金絲菊的模樣,每塊有小酒盅的大小,朵朵盛開,栗子糕也做成了真栗子的造型,連栗子殼上的細微紋路都被精細地雕刻出來了。

    除了幾樣爾芙和四爺常吃的點心外,還有一些爾芙都叫不出名字的點心,分別被捏成了各種花卉魚鳥等造型,味道好壞不說,但是卻透著精致。

    這些精致的點心用到宴席上是沒有任何問題的,想來來園子里赴宴的賓客,也會喜歡的,但是要是日常吃用的話,那就顯得過于麻煩了,起碼爾芙不覺得這樣的點心就比樸實造型的點心好吃,也不愿意一大早晨就用這些膩人的點心做早餐。

    與其費心費力地弄這些點心,還不如來碗小米粥配小籠包和熗拌小菜呢……

    好吧,爾芙就是這樣沒有追求的咸魚。

    其實也不單單是爾芙不喜歡這樣的早餐,四爺也不喜歡。

    他站在桌邊,眼光森冷地掃過桌上的盤盤點心,最終丟下一句話走了:“爺沒什么胃口,今個兒就不在牡丹臺用膳了。”

    如果說,爾芙之前是不愿意打擊膳房那些大廚們的積極性,也愿意忍耐他們互相較勁的種種舉動,但是四爺這甩袖子就走的行為,真是刺激到爾芙了,敢情你一個大老爺們不高興了就甩袖子走,這是在給誰臉色看呢,那肯定是給她臉色看呢,那又是誰害得她要看四爺的臉色呢,肯定是膳房那些個不安分的大廚們了。

    她有些不高興地命詩蘭將這些點心裝回到食盒里,派人去請秦嬤嬤過來了。

    秦嬤嬤是府里內院的總管事,也是圓明園內園范圍的總管事,平時府里主子們不過來的時候,圓明園這邊兒有她的親信負責料理園中的大小庶務,但是一旦她隨同主子們過來避暑,這所有庶務就又由她負責了。

    而爾芙這會兒請她過來,也就是想讓她控制一下膳房那邊的開支問題。

    這一個早餐就弄出這么二十多種點心來,這是家里有礦呢,還是這些大廚們不當家不知柴米貴呢,答案不是第一種,肯定就是后一種了。

    如此浪費,爾芙表示堅決不能忍了。

    一會兒的工夫,住在牡丹臺不遠處廂房的秦嬤嬤就過來了。

    爾芙示意詩蘭將那滿滿登登的一食盒點心送到秦嬤嬤跟前兒,冷聲說道:“膳房那邊的大廚們實在是有些不成樣子,你一會兒抽空過去勸勸他們吧,要是有不遵你命令的人,你也不必過來回稟了,直接趕出去就是。”

    “奴婢明白。”秦嬤嬤忙恭聲應道。

    她能說她還沒瞧出有什么不對勁的地方呢么……

    秦嬤嬤表示,她不能,她是一位急主子之所急,想主子之所想的好奴婢,她怎么可能做不到和主子們心意相通呢……

    她接過詩蘭拎著的食盒走到外面,忙將詩蘭拉到了旁邊,低聲問道:“咱們主子這是為了什么動怒呢?”

    “我說秦嬤嬤,您這還沒瞧出來么,主子是心疼府里的銀子如流水似的花出去了呢,您也不想想咱們主子平日里的菜單都是什么樣的,這膳房那邊的大廚將這樣的早膳送過來,這不是自找倒霉呢么!”詩蘭和秦嬤嬤的關系不錯,她也不介意多說兩句,笑著解釋道。

    秦嬤嬤聽完詩蘭的解釋,有些無奈地咧咧嘴兒,拎著食盒笑了。

    她有心進去和爾芙好好解釋一番,這還真不是膳房伺候那些大廚浪費成性,這是各府擺宴前的慣例了。

    畢竟這各府當家的福晉又不是廚房里干活的廚娘,便是再精明的福晉,也未必能夠了解廚上掌勺擅長的菜品,所以這廚房那邊兒掌勺的大廚就會在擺宴之前自覺地將自個兒的拿手絕活菜做一遍給府里的主子們試菜,這也是方便主子們定下宴席餐單的一個不成文的慣例了。

    只是爾芙成為嫡福晉之后,四爺府沒辦過幾次宴席,所以她不清楚這一點。

    再說,這圓明園膳房那邊掌灶掌勺的大廚也是有點多,這才造成爾芙覺得這些大廚在故意炫技的錯覺。

    秦嬤嬤站在廊下和詩蘭將這些話簡單說說,便拎著食盒去膳房那邊兒了。

    不管是主子誤會,還是主子故意挑刺,既然主子吩咐到了,她就要盡職地去提醒提醒膳房里當差的那些大廚們了,這早膳就送過去二十幾樣點心,也確實是有些過分了。

    至于爾芙那邊能不能改變對膳房這些大廚們的想法,管她什么事兒呢!

    不過詩蘭是個很盡責的好宮女,她從秦嬤嬤這邊兒了解到這些事,那是一點都沒有保留,統統告訴了爾芙,也讓爾芙明白了這些大廚們的想法,但是爾芙也沒有打算將去膳房找大廚們談話的秦嬤嬤攔回來,因為她相信秦嬤嬤能拿捏好這里面的分寸。

    “你一會兒將膳房這幾日呈過來的菜品都記錄一下,我研究下菜單。”爾芙笑著點點頭走到妝臺前,一邊讓詩蘭替自個兒梳妝打扮,一邊吩咐道。

    而膳房那邊,秦嬤嬤也確實將分寸把握得恰到好處。

    她先是找到膳房的管事吩咐幾句,又挨個將灶前忙活著的大廚敲打一遍兒,然后又安排廚房里幫忙的宮女挑揀出幾樣還算樸實的吃食裝進食盒,將一份比較和爾芙心意的早膳送回到牡丹臺,她這趟差事就算辦完了。

    爾芙呢,用過一頓還算比較家常般的早膳,也坐在書案前忙活起來了。

    因為考慮到最近的氣溫頗高,她很是痛快地舍棄了大部分太過油膩的菜肴,又著重在飯后甜點的一欄里,增加了幾道用冰制作的甜點,同時還將一些清爽可口的小菜也加到了正餐里,她勾勾畫畫忙碌有一個時辰,終于確定下了最后的餐單。

    八葷八素,有山珍、有海味的席面。

    爾芙在菜單上,舍棄了豬牛羊肉,選用雞肉、鴨肉和魚肉等比較清爽些的肉類,配合著正當季的新鮮蔬菜,和膳房大廚精心腌制的小菜,安排了一份特別適合夏日里食用的菜單。

    “這些用冰制作的甜品,怕是膳房那些大廚都不太了解,你一會兒叫著小生子一塊過去,讓他教會膳房當差的那些大廚們,另外再讓膳房給四爺送些吃食過去,這位爺一口茶都沒喝就跑去前湖那邊和幕僚們議事了,也不怕餓壞了身子。”爾芙重新將菜單抄錄一遍,這才將菜單交到詩蘭的手里,低聲吩咐道。
农村小说 易车自媒体能赚钱吗 体球比份 福彩3d稳赚不赔的方法 黑龙江什么工作赚钱 皮皮跑胡子群主很赚钱 决战卡五星必赢神器 竞彩篮球大小分 甘肃11选5计划 金牛会赚钱吗 河北快3形态走势图 eve欧服刷深渊赚钱吗 成都麻将微信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