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重燃 > 第兩百零一章 交接槍

第兩百零一章 交接槍

    ♂? WwW.630xiaoshuo.,,

    什么是買辦,那就是犧牲國民利益,去滿足國外資本的需求,在這個過程中,為了自身利益,可以不惜對本國產業進行打壓,圍堵,限制本國核心競爭力發展的勢力。

    跟柳高這樣的人,是講不了道理的,所以一開始就短兵相接,直來直去,最好。

    程燃說完,姜紅芍從那邊走過來,面對已經臉色鐵青著,幾乎是用盡力克制住面容不猙獰爆發的柳高,“我跟我媽通了電話,我會在明天回去,一會我繼續等我小姑的助手過來。所以今天,我不會跟走。”

    柳高陰沉著,看姜紅芍,已經猜到他這個表甥女方才的縝密心思,她方才之所以之前沒有過來,是壓根沒有擔心過程燃。她的不在場,正好可以讓程燃肆無忌憚對他這個名義上的表舅發難,而沒有后顧之憂。

    譬如避免若是后面說起來,她“胳臂肘往外拐”,“或者沒有半點阻止”的普世價值觀指責。然而卻并不影響,他今天在程燃這里等于是被扇了幾個耳光的事跡傳開。

    甚至只需要她輕描淡寫跟她那位小姑說上一句,柳高保管今天程燃的那些話,會在他所在的圈子里無人不曉。

    威信威望是一種無形的事物,但卻真實的存在于所在的階層,所在的圈子,所在的社會結構中。方才程燃對他一口一個的煞筆,不亞于一耳光又一耳光的扇在他的臉上,無論這件事情起因,乃至于最后的結果是什么,他柳高,都將成為別人私底下取笑的碼料,威望更將是岌岌可危搖搖欲墜。

    柳高看著眼前的這一男一女,才知道這兩人壓根就不是表面上的羔羊,而是兩條會咬人的狼崽子。

    柳高陰森著,說實話,他和背后的人的確有提及過怎么對程飛揚動刀,但眼前這個程燃超出他的預料,甚至把他們可能采取的手段都一語道破甚至存有化解之法有恃無恐。

    這個時候如果和程燃口頭較量,那就要準備好承受數以倍計反噬的可能,以他的身份而言,絕對不劃算。

    他看向程燃,“好,好得很……”然后同樣陰翳的看姜紅芍,“有人負責的安,這是的要求,我走了。好自為之。”

    他最后欲吃人的凝視程燃,意味著雙方是正式撕破臉皮。

    柳高轉身而去之后,那邊應該是姜紅芍小姑安排來接她的出現于廣場西畔的臨時停車區,只是遠遠站在那里,給他們時間。

    程燃簡短的把和柳高的對話告知了姜紅芍,說的也比較隨意“……然后我就罵他煞筆啊。”

    姜紅芍聽到后來漂亮的瞳眸大睜,不由自主握緊拳頭,又舒展開,深吸一口氣微笑,“罵得真是漂亮。他就是大傻逼一個。”

    程燃愕然看她,她又眨眨眼表示揭過。

    停頓一下,姜紅芍道,“但柳高既然是那些對手的代言人,那就意味著這些商業對手和買辦集團接下來會真的對家的公司和爸有不利,確定準備好了嗎?”

    “這是必然會發生的戰爭。之前我有所預料,當然,如果這個戰爭來得晚一點,能夠爭取一些發展的空間自然很好。但是沒有辦法,我爸到美國之行,觸動了一些人的神經,不要看似乎是因為我和柳高而起,其實這只是一個因素,當我爸在美國取得進展之后,會威脅到那部分人的根基之后,這場戰爭就必然不可避免了。”

    那些事情要發生,說不定已經開始了。

    “不說這些了……”程燃看她,“剛才跟媽打電話,怎么樣?”

    姜紅芍輕聲道,“我連累小姑被罵了一頓,知道我媽的,我來美國的真正原因讓她大動肝火……她這個人,會覺得是串通了欺瞞她,我明天回去再跟她解釋。”

    “能理解,而且有這個必要,”程燃點點頭,“她必然也是擔心在這邊會吃虧。”

    姜紅芍瞥他一眼,“不就是吃了虧嗎。”

    程燃恬不知恥道,“這樣的虧,我就是吃再多,也心甘情愿。”

    姜紅芍眸眼睜大,像是發現怎么還有這樣厚顏無恥之徒,她作勢欲打,程燃順帶握住她的手,攬住腰過來抱住了。

    又是那樣難離難舍的心情。

    良久分開,姜紅芍面容嬌艷欲滴,“回見。程先生。”

    程燃點頭,“回見。姜姑娘。”

    詩畫江山。不及青衣紅裳,眉眼無間。

    異國下的清風都像是沒有了滋味。

    只空悠悠目送姜紅芍走向那位來接她的陳姐的車輛離開。

    ……

    柳高坐在加長轎車的后排座上面,前排副駕駛上面的秘書察言觀色,早看到他臉色陰云密布,知道今時今日,最好噤聲說話夾著尾巴埋頭做人,否則就要倒血霉,然而沒辦法,手頭上是的確有緊要的事情讓柳高批復。

    這個平時在外圍活動頗有手腕,曾經甚至貫徹柳高意志,把一個走投無路的三產公司老總活生生逼到從十八層縱身躍下,之后還把對方那個漂亮女兒收入囊中作為養在外禁臠之一的左右手秘書,把手頭上的資料遞給柳高,“柳總,經緯設備公司我們完成控股,他們那個趙杰成說只要再三千萬缺口補足,一定能攻克他們的一號車組牽引傳動系統,拍胸脯加老淚縱橫,我看要是有心欣賞一下這之前倔著骨氣對抗如今膝蓋骨都軟了的這老不死,只要要求,他保證能給跪下叩頭求網開一面。”

    看完后,柳高把資料丟一邊,陰沉道,“我沒有興趣看他給我磕頭,磕頭值多少錢?我腦子瓦特了?啟動拆分,經緯設備現在的資產,可以核算一下變賣了,我記得捷克有家公司對他們四號項目感興趣,主要肯出高價,這上面給我掙多一筆……三千萬?我吃飽了撐著放著眼前的錢不掙,拿給他投進去耗時耗力打水漂。趙杰成他要怪,就怪那小雜種,惹得老子今天就要見血沖喜。而他好死不死自己撞槍口!”

    回到在華府的辦事中心,關乎于伏龍公司的各項調查情報也出來了,匯總在柳高的手上,同樣也有他所在的那個圈子一些視伏龍眼中釘肉中刺的人手里。

    “不好應付。沒想到真給他們打開局面,光是那場肯尼迪藝術中心的慈善之夜和上面所宣布的相關慈善項目,美國人會監督要求伏龍公司履行,他們不履行違背諾言就會引發非常嚴重的后果,調查下來若是因為我們的原因,我們也會吃不了兜著走。”

    “他把慈善做得越是風生水起,那么他程飛揚就越有可能打通更多環節。而這上面確實是如此,《華盛頓郵報》要專訪他,《時代周刊》也要刊登他,他在上面確實可以大加發布他的理論,從而產生影響力,那時候再對付他,會很吃力。”

    “最重要的是的確商務部放松他們的準入了,有些專利互授上面,他們談判的進程正在加快,正在拿到那些東西……”

    交頭接耳,私下會晤,這段時間柳高的奔走和與人的交涉中,和伏龍在國內的競爭者,還有美國的競爭方,都放棄幻想,正視這家公司的麻煩之所在,如果真放任他這么發展下去,那么往后確實是如此,不光國內的競爭者,在伏龍恐怖攫取市場的能力面前,沒有還手之力,而那些世界布局的跨國公司,將很快發現他們一直以來所霸占的領域,將可能面臨紅海的局面。

    伏龍若是在美國真的如魚得水,如期獲得了他們想獲得的技術支持甚至研發支持,那么對于這些對手而言,災難就要降臨了。

    但其實伏龍的那些對手,明里暗里,都在布置行動了,美國政府和政策層面的戰場里,兩邊的說客和議員都在發力,以期爭取各自的影響力,推動局勢往有利自身的地方發展。

    在程飛揚接受華盛頓郵報采訪,引發正面效果,眼看著對伏龍就要漸漸突圍之后,柳高再度撥通了那個電話。

    在和電話那頭的通話中,柳高說明了眼下美國這邊所面對伏龍的情況,伏龍已經有不被遏制之勢,他們的游說能力極其驚人,在飛速的侵蝕相關環節的部分官員和議員。

    電話那頭的陸姓男子在沉吟之后,道,“美國的戰場只是一部分,如果美國的戰場失利,何妨不轉向國內的戰場。那位表姐手頭上,不是正焦頭爛額,我們這個時候,送她一份大禮如何……那么也等同于把發令槍,交給她。”

    柳高怔了怔后,旋即露出笑容,道,“是說,讓我那位表姐,打響這一槍。”

    “我相信,她會很樂意。”

    柳高微笑起來,“恐怕伏龍怎么都想不到,最凌厲的一刀,是從自己背后劈過來的。”請大家關注威信“小 說  搜”
农村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