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 >

    如果是正常情況,楚扉月在巫女培訓班上的經歷也是可以展開寫個好幾章的,甚至可能還可以帶出來好幾個可愛的龍套女角色。但是很遺憾,咱們的故事已經夠長了,這種并不是很重要的情節還是適當的刪減一下比較好。

    反正楚扉月也不會把巫女當做正式的職業做下去,等到通過祭神儀式重新將世界意志喚醒,楚扉月最近學習的知識就全都可以還給老師了。至于那些注定不會和楚扉月再有什么交集的應屆畢業生巫女,斟酌詞句去刻畫她們的形象是一種典型的浪費行為。

    不過這段時間其實還是有一些小插曲的,那就是楚扉月其實已經找到解決自己的音感缺失的辦法。

    既然要當巫女,要去跳神楽舞,那么就連音節都聽不明白肯定是不行的。雖然楚扉月在這方面完全沒轍,但別忘了他還有一個在這方面已經可以說是登峰造極的妹妹呢。

    于是楚扉月找到了沁月,把自己此時所面對的問題告訴了她。聽到楚扉月竟然跑去當什么巫女,沁月立馬新奇的追問起了更多的細節。在沁月面前楚扉月可沒什么放不開的,畢竟就連身子都相互看過了,還有什么需要隱瞞的?楚扉月當著沁月的面把自己從巫女培訓班學到的神楽舞跳了一遍,有法師之手在旁邊輔助,楚扉月的每一個動作都無比的標準,就像用尺子量過一樣,誤差絕對不會超過一厘米。

    楚扉月自己的運動能力很差,這一點是毋庸置疑的。但是在跳神楽舞的時候,楚扉月其實完全不需要自己活動。法師之手的無形力量將楚扉月的身體包裹,他自己則渾身肌肉完全放松,就像一個提線人偶一樣,只需要被法師之手拉動著做出那些標準的動作就可以了。

    沁月真的被楚扉月的神楽舞驚艷到了,這種專門用來請神與祭神的舞蹈兼顧了優雅與莊嚴,觀賞性本來就很強。再加上楚扉月在跳神楽舞的時候情緒完全就是一片沉寂,大腦空空什么都沒有,這一點反而貼合了神楽舞的意境,反而成了其中的加分項,讓楚扉月的神楽舞更加的傳神。

    所以說啊,在需要嚴肅的時候,其實面癱臉就是一個很好的表情。

    但是當楚扉月把音樂放出來的時候,再重新又跳了一遍。這一次,雖然財富都動作和之前完全沒有區別,一如既往的無可挑剔,但沁月的眉頭卻逐漸皺了起來。

    “哥哥,你的每一個動作,全都沒有踩住節拍嘛。”

    沒錯,這就是楚扉月最大的問題。神楽舞為什么要配合樂曲使用?就是因為舞步和節拍是對應起來的。但是楚扉月的音感可以說是基本沒有,他跳出來的神楽舞和配樂就像是字幕和畫面無法對上時間軸的視頻,會給人一種很明顯的錯位感。

    而這一點,在祭神儀式上絕對可以算得上是一個致命的缺陷。這就意味著楚扉月的神楽舞不光不能取悅“神靈”,反而可能會讓“神靈”認為這是對它的侮辱,從而降下神怒,引發一些不好的事情。

    事到如今,再去解釋“神靈”這個概念似乎已經有些晚了,但還是需要說明一下。

    在藍月星,也就是游戲世界那邊的世界觀里,唯一的真神就是夢幻女神。當然,以楚扉月掌握的情況來看,其實藍月星的真神應該是輪回女神,而夢幻女神則是一個不知道從什么地方跑過來的外星人。只不過這個外星人太迪奧了,剛一出場就解決了雙狐亂世的大難題,捎帶著就把還沒有覺醒自我意識的藍月星本土神也就是輪回女神給收拾收拾打包扔進了地下深處,從而為日后地上世界與地下世界之間長久的沖突埋下了禍根。

    真神說完了,就該說一說“神靈”了。藍月星的“神靈”體系其實超復雜的,甚至可以說和霓虹那邊的八百萬神明有些類似。這邊的世界觀就是萬物皆有靈,萬物皆可溝通,只要你選對了方式又有足夠強大的靈力,別說是已經死去的親人,就算是一座山的靈魂或者說一片區域的天氣都是可以溝通的存在。

    所以說,巫女其實是一條和魔法師并不相交的職業體系,甚至可以說是稀有度很高的職業。除了極其稀少的遇到了在外面執行任務的高級巫女,否則玩家只有在夢幻女神殿中進行巫女這個職業的轉職。但問題是各個城市的夢幻女神殿除了前殿之外的其他區域對玩家深度開放可是游戲開服差不多一年以后的事情了,這個時候幾乎所有的玩具都已經選擇完了自己的職業,并且已經在自己所選擇的道路上取得了一部分的成就。更何況巫女可以說是一個全新的職業,玩家們對這個職業的成長潛力一無所知,誰又能毫不猶豫的舍棄掉已經獲得的一切,轉而去成為一位新晉的巫女呢?

    而且巫女也不是誰想當就能當得上的,前面也提過了,成為一名巫女需要大量的知識儲備、對樂理的了解以及強大的靈力。作為一個倚靠與“神靈”進行溝通來獲取力量的職業,巫女還對轉職者的顏值、形體有著比較高的要求。說明白點,就是如果你長得實在對不起觀眾,就算你的靈力再怎么強大,人家神殿也不會把你當做巫女來培養。

    不過這方面說實在的,楚扉月并沒有什么發言權,因為時間關系,楚扉月只學習了祭神儀式的那一部分。巫女可是有著一條完善的技能體系的,甚至還有薙刀巫女這種暴力型的近戰分類,魔法那方面就更不用說了。哪怕只是稍微翻一下楚扉月這段時間所學的祭神儀式,也能發現巫女這個職業的輔助能力真的不比牧師差到哪里去。這就足夠了,因為不同職業的增益buff是可以疊加的,多一個不同的輔助職業,就意味著這個團隊的整體實力將更上一層樓,這對于那些團隊而言無疑是十分重要的。

    至于巫女的戰斗力嘛,那些巫女們確實需要上實戰課,但楚扉月卻沒有這個必要。他又不是專門學習巫女課程準備以后當巫女的,祭神儀式這部分他學的差不多就行了,所以巫女的實際戰斗能力到底怎么樣楚扉月也不清楚。不過看巫女甚至還有專門戰斗的分支,如果這個職業確實很拉稀的話,應該也不會有職業流傳下來吧?

    也幸好楚扉月不需要去上實戰課,聽說巫女們在戰斗的時候是使用符咒的,要是楚扉月在課上把符卡給掏出來,場面恐怕就控制不住了。

    只是學霸的話其實還不是那么難以接觸,畢竟又不是全科制霸,楚扉月的聲樂課就是一個巨大的悲劇。只要不是完美的人,就給了別人接近的機會,交往起來就不會很難。可如果楚扉月在實戰課上也大殺四方的話,那他恐怕就要徹底的被當成怪物孤立起來了。楚扉月確實是懶得和人交往,但他絕對不愿意讓自己被別人當成怪物看待,和別人把關系搞得那么僵,又是何必呢。

    說完了巫女這個本身,還是回歸到巫女們所對應的“神靈”這個體系。這個世界觀中的真神是唯一的,但“神靈”卻是遍地都是。小到死去的亡魂和家中的良禽,大到山川河流和下雨下雪,“神靈”就隱藏在這些隨處可見但沒有人會特別在意的東西當中。萬物有靈,不管什么都是可以溝通和交流的,這就是正式巫女們眼中的世界。

    巫女這個職業其實和精靈族中比較流行的德魯伊比較類似,都是可以和萬物進行溝通。但巫女溝通的對象似乎又比德魯伊更廣闊一些,畢竟德魯伊只能和腳下的大地、身邊的自然進行溝通,而巫女則可以直接溝通天地萬物,除了空氣之外,好像就沒有她們不能溝通的對象。

    哦不對,可能就連空氣她們都可以溝通,畢竟空氣元素這種元素生物也是確實存在的。

    但由于巫女只是溝通,并不是馭使,所以巫女和她所溝通的“神靈”之間的感情就變得十分的重要。巫女可以借用“神靈”的力量,而這同樣需要經過“神靈”本身的同意,所以對巫女來說,如何取悅“神靈”就變成了十分重要的一個問題。

    神楽舞,配合著神祝曲,就是取悅“神靈”的那塊敲門磚。只有在通過神楽舞引起“神靈”的興趣,與“神靈”建立起溝通的渠道后,巫女就可以通過與“神靈”進行溝通來增加與“神靈”之間的感情。只要感情處到位了,“神靈”很愿意將自己的力量借給巫女。溝通的“神靈”越多,力量的形式越多樣,巫女的綜合力量自然也就越強。

    因此,神楽舞和神樂的契合是相當重要的。楚扉月沒有辦法找準鼓點,他就沒有辦法勝任巫女這個職業。眼瞅著夢幻女神殿的祭壇建設工作越來越接近尾聲,楚扉月也難免著急了起來。
农村小说 广东十一选五走势表 设计网站 赚钱吗 秒速飞艇压小能玩吗 正规棋牌游戏平台 三国志13城市怎么赚钱 河南十一选五遗漏数据 qq彩票自动赚钱 黑金团队快乐8下载地址 正规提现腾讯棋牌游戏 pk10牛牛算法 内蒙古11选5遗漏top 澳洲幸运5号码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