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異世無冕邪皇 >

    穩了?

    什么穩了?

    班琮帶隊,一行數十人,在虛空中停了下來。

    銀老疑惑道:“夫人,什么事讓夫人如此高興?”

    浣碧輕輕一笑道:“青瑤幻墟那邊傳來消息,風先生在黑泉山斬殺了羅煞鬼王,提了半個腦袋,給諸葛逾下了贖人的最后期限,目前諸葛氏和鳳氏正在籌集元石。”

    “什么?你說誰?羅煞鬼王?”班琮聽的打了個機靈,用著不可置信的目光看向了浣碧。

    “沒錯,就是羅煞鬼王。”

    “就是那個煉制了七尊鬼主,在魂域號稱無人敢惹的羅煞鬼王嗎?”

    “就是他。”

    “你沒聽錯?”

    “這怎么錯的了?”

    連續三問,可見班琮有多么的震驚了,而且到最后,他還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無上境的羅煞鬼王,身邊有七尊幽泉鬼主,這么一個人物,死在風絕羽手上了?

    開玩笑嗎?

    銀老萬年平靜的老臉上終于蕩起了一層驚駭的浪花:“這……這怎么可能,那羅煞鬼王可不止是無上境的修為,便是那七尊幽泉鬼主,便能殺了多少精通境的強者,是,風先生當初在授天殿的確擊敗了八岐大蛇,可那畢竟是惡靈,沒有肉身啊,羅煞鬼王可不一樣,他可是貨真價實的無上境,這樣一個人,真的就這么死了?”

    “確實是死了!其實賤妾也覺得匪夷所思,風先生的實力固然深不可測,可他畢竟只有初窺境,真不清楚,他是怎么辦到的。”

    “去了就知道了,哈哈,諸葛逾,這次恐怕是啞巴吃黃蓮,有苦也說不出了,最有趣的是,他居然為了針對風先生,故意放出《八指錄》的謠言,惹的風先生大怒,抬高了贖人的價格,這簡直是在給自己挖坑。走,快走,本公子已經迫不急待的要看諸葛逾的臉色了,哈哈,這可是本公子被忽略多年,最值得高興的一件事了。”

    走!

    班琮一聲令下,紫光閣眾人皆是興奮狂熱了起來。

    是的,自從跟風絕羽搭上了關系,班琮這一路行來就跟開了掛似的,運氣好的爆棚。

    不僅打壓了老對手天水宮,更是在明爭暗斗之間,讓他在氏族中的地位不斷提高,現在因為黑泉山一事,又拿下了天水宮掌握的六處礦脈和三處藥林,如此豐厚的收獲,在以前,班琮想都不敢想。

    話說他剛上任的時候,還琢磨著怎樣維持紫光閣的發展,而沒有進取突破的心態。

    可現在,莫名其妙的,自己就上來了。

    說完之后,眾人全速飛掠了起來,不過沒走出多遠,班琮的傳訊玉符就響了起來。

    他將傳訊玉符拿出來一看,臉上頓時布滿了激動的喜色:“是父親。”

    “快聽聽,父親大人說了什么?”浣碧也是欣喜的有些動容。

    班琮直接開了傳訊玉符,讓眾人都能聽到,里面云霧之氣翻滾,漸漸露出一張剛毅不凡的面孔,正是班琮的父親班通盧。

    “琮兒,紫陽星域那邊的情勢進行的怎么樣了?為何你送來了大量的靈晶、寶礦和藥材,這些東西都是從哪弄到的?”

    班琮拿下了天水宮的礦脈和藥林之后,就把東西匯總,分有幾批運往氏族族地,現在的班氏族地都被這些材料驚呆了。

    “父親,事出緊急,還未來的及向您稟報,是這樣的……”

    聽到班通盧問起,班琮連忙將自己遇到風絕羽進而合作的事用最快的速度復述了一遍,并將風絕羽和諸葛氏結緣一事以致于最后引發的種種后果和目前的情勢,一個細節都沒落下的全部說了一遍。

    說完之后,班琮道:“……兒子見天水宮無暇分身,便決定在他們于紫陽星域最大的幾處礦脈和藥林中動一些手腳,沒想到果然無人看管,現在諸葛逾的注意力全都放在黑泉山那邊,根本無暇顧及其他,而且就目前的情況來看,諸葛錦那邊在族地也是倍受壓制,不然不會一直無動于衷。”

    班通盧聽完,立馬回道:“你猜對了,為父聯系于你,便是因為近日收到消息,諸葛錦于月余前被諸葛氏的族長罰跪于祖廟之中,為時七七四十九日,這諸葛錦素來行事沉穩、深得族地族老的心,不知為何,受此巨大責備,看來是因為鳳氏的事,嗯,這件事你做的非常好,及時打壓了諸葛錦,如果能讓諸葛錦再行差踏錯,這個人日后就不足為慮了。對了,諸葛錦如此庇護鳳氏,必有原由,你可打聽到了什么?”

    聽到此話,班琮驚訝道:“風先生當初也是讓兒子四處打探關于諸葛錦和鳳鳴溪的事,難道父親也覺得不對勁兒?”

    “呵呵,這個風絕羽的確有趣,他僅憑著諸葛錦沒有放棄鳳鳴溪,便能聯想到其間一二,讓你費心打探,想來此人聰明絕頂,那你究竟打聽到了什么嗎?”

    “什么都沒有,只是諸葛錦和鳳鳴溪在舉弘門初識時的一些往事,也不知道風先生是否查到了什么。”

    班通盧沉吟了片刻,才說道:“嗯,此事你接著打聽,當中原由必是轟動一時的大秘密,若能打聽到,對打壓諸葛錦絕對有巨大臂助,還有那位風先生,他幫了如此大的忙,行前還讓你我父子走進族老們的眼中,看來此人的確是你我父子的福星,你先去青瑤幻墟吧,倘若此役他能活著出來,為父要親自見他一面。”

    “好,父親,我知道了。”

    “嗯,好好干,千萬別出錯,此事過后,你大伯和你三叔,怕是要盯上我們了,不過有為父在,你盡可放開手腳。”

    班通盧說完,收了傳訊,而班琮得到數次夸獎,也是激動的有些熱淚盈眶。

    對面的浣碧和銀老相視一笑,同時躬身道:“恭喜公子,賀喜公子了。”

    “哈哈,碧兒,銀老,你們二人也同喜,父親多久沒有這樣高興了,看來他老人家也非常重視風先生啊,走,我們也去湊湊熱鬧,替風先生掠掠陣。”

    班琮說完,眾紫光閣修行者歡呼一聲,電射而出。

    世間爭端,多是幾家歡喜幾家愁。

    班琮當日無可奈何與風絕羽暗中聯手,不料想的是打開了一路暢通、事事順心的局面。

    而諸葛逾昔日一步行差踏錯,迎來的卻是風絕羽的全面報復,如今面臨滿盤皆輸的局面。

    所謂世事無常,當是如此。

    同樣的道理,在諸葛錦父子身上體現的特別清楚、感受異常強烈。

    班琮暗中偷襲了天水宮藏在紫陽星域的六處大型靈晶礦脈和三處大片的藥林之后大勝而歸,最終這個消息還是被天水宮的人獲悉了,當消息傳到諸葛族地的耳中之時,整個諸葛氏都被驚呆了。

    他們的目光一直在黑泉山,在風絕羽身上,所以不會去想紫陽星域那邊該如何如何止損,而這個責任也不歸他們去管,該管的是諸葛逾,然而鳳鳴溪出事之后,諸葛逾的心思就亂了,一天到晚想的是如何救人、如何湊齊元石、如何得到諸葛氏支持,但他卻忽略了自己的責任,忽略了自己是怎么來到紫陽星域,又是怎樣做上總掌事的位置的。

    紫陽星域的事發生之后,諸葛氏族地一片嘩然,當族老們聽說紫陽星域霸占了多年的多處資源被人數日之內全部搗毀之后,一個個氣的臉紅脖子粗,而當年曾經謀劃過資源霸占的兩名族老,更是氣到直接吐血。

    諸葛氏祖廟,十幾個族老再次聚在了一起,指著跪在地上已有四十余日的諸葛錦道:“諸葛錦,你生的好兒子,你看看他都干了些什么?”

    一名族老從寶椅上走了下來,將紫陽星域那邊傳來的消息玉簡扔在了諸葛錦的面前。

    諸葛錦錯愕的撿起玉簡,打開來一瞧,頓時氣的臉色一白、雙手哆嗦了起來。

    “這個逆子,蠢貨、白癡……”諸葛錦用力掐碎了玉簡。

    一名族老渾身氣的直哆嗦,顫顫巍巍的走到近前,背著手喝斥道:“紫陽星域六大礦脈,每年盛產的靈晶寶礦無數,這六大礦脈,在我們諸葛氏手里延續了一百三十年,有兩條礦脈更是三十年發掘的,至少還能開彩兩百年,兩百年啊,就這么沒了,我問你,礦脈出事的時候,諸葛逾在哪里?”

    “……”諸葛錦被訓的一聲不吭,咬著牙跪在地上連頭都不敢抬。

    他不敢正視族老的目光,他有點后悔把諸葛逾從鳳氏族地叫回來了。

    “還有那三處藥林,種的都是奇珍異寶,一夜之間,三處藥林毀了兩處半,超過三百萬株名貴的藥材被一掃而空,這是多大的損失。”

    聽著族老的訓斥,諸葛錦死死的攥著拳頭,忍不住道:“這個過錯,我來擔,族內損失了多少靈晶、多少藥材,我負責找回來?”

    “找?怎么找?事情很明顯就是班琮干的,那班通盧跟你明爭間斗了多年,但你看看,人家生了什么兒子,關鍵時刻幫班氏獲取了大量的利益,可你的兒子呢,他在哪?他為了鳳氏那個賤人,連天水宮出了什么事都不知道。”
农村小说 苹果怎么下载科乐长春麻将 中国极速赛车节 贵州微乐麻将下载 山西十一选五的开奖结果走势图 杭州麻将能不能碰胡 安徽11选5基本走势走势图 山东十一选五最大遗 踢球者190kk即时指数 辽宁11选5任5走势图 20选5中奖 九星广西棋牌怎么装不了 青海快3十大走势